全搜索导航加载中...

2013年8月6日 星期

首页 » 第09版:国内 » 她从5月开始计划,曾失败两次 上一篇 字号 [放大 默认 缩小]

还原“黑龙江孕妇装肚子痛骗17岁女孩送其回家让丈夫性侵”事件

她从5月开始计划,曾失败两次

  成都商报记者 蓝婧 发自黑龙江桦南

  核心提示

  7月24日,黑龙江桦南县,已怀孕九个月的孕妇谭蓓蓓假装肚子疼,将17岁女孩胡伊萱骗回家,帮助其丈夫实施强奸,以补偿自己曾经出轨的不平衡。最后胡伊萱惨遭二人杀害,弃尸荒野。7月底,被抓捕归案的谭蓓蓓因怀孕被监视居住,住进了胡伊萱生前实习的桦南县人民医院。

  7月31日傍晚,一个自发的祭奠活动,在黑龙江桦南县桦西湖广场上举行。“天使女孩一路走好”的黑色条幅高悬在广场中央,广场上摆满了心形蜡烛,还有徐徐升起的孔明灯,点亮了这座小城的夜空。

  就在这一天,桦南县人民医院的妇产科也被人们围得严严实实。一名孕妇突然肚子疼痛,有早产的迹象。医护人员忙作一团,旁边还有多名警察在场。但孕妇的痛苦表情并未让人同情,没有“善罢甘休”的人们大声骂着这个孕妇,甚至说着希望她难产的话。

  人们都忘不了,就在一周前,这个即将身为人母的孕妇,为了一个荒唐的理由,和她的丈夫一起,将好心帮助她的女孩残忍杀害。成都商报记者赶赴事发现场,通过采访受害人亲友、警察,和犯罪嫌疑人面对面,还原一个将为人母的女人,和即将走上社会的女孩生命交错的悲情。

  致命的相遇

  受害者胡伊萱 那天她穿着五彩的亮片T恤和短裤

  7月24日淅淅沥沥下着小雨,天气凉爽。

  在几天白班后,终于轮到休息,胡伊萱睡了一个大懒觉。原本在佳木斯林业卫校读护理专业的她,马上就要毕业了。今年3月,胡伊萱回到自己老家的桦南县人民医院实习。

  护士的工作琐碎而辛苦,面对各种各样的病人,常常还要倒夜班,母亲孙红波觉得有些心疼。这是她唯一的宝贝女儿,当初小萱去佳木斯上学,她因为担心,陪读了整整一个月,看到女儿完全能够独立,才依依不舍地回来。

  不过孙红波慢慢就放下心来。女儿每次从医院回来都兴高采烈的,给她讲着各种各样的新鲜事儿:今天又能给病人拆针啦,又认识了新朋友啦……

  以前,孙红波觉得女儿贪玩、不好学,不像表姐那样能考大学。所以她一直希望,女儿卫校毕业以后能够继续深造,将来找个好工作。小萱开始在医院实习后,孙红波的想法有了些许转变。一次小萱在脑外科照顾一个病人,回来后便跟她絮叨,说病人生病很可怜,医护人员要对他们更好才行。

  下午两点多,胡伊萱出门,准备给好朋友送糖蒜。这是她的初中同学,外出念书后不能经常见面。但知道闺蜜爱吃糖蒜,她就每年这个时候,都把她妈妈腌的糖蒜专程送去。送糖蒜的这条路胡伊萱再熟悉不过了,就在前往医院那条道上,要经过自己以前的中学和林业大院。

  下午3点多,胡伊萱撑着一把蓝色的雨伞,走到了林业大院附近。她穿着五彩的亮片T恤和短裤,挎着一个小黑包。

  对自己这身打扮,小萱颇为满意。头一天,她就在QQ空间里发了一组这样的自拍照。小萱的姑姑对她侄女的最后印象,也停留在那一刻。那天,她正在跟朋友在街上聊天,忽然听见一声脆生生的“姑姑”,回头一看,一个花儿似的小姑娘朝她笑着,1米73的个子“像模特一样”,一双修长的腿“真漂亮”。姑姑让她改天到家里和表姐一起玩,她爽快地答应了。

  嫌疑人谭蓓蓓 曾给丈夫前妻的女儿的同学下迷药

  虽然当天下着雨,在林业大院四单元住的谭蓓蓓,当天还是挺着大肚子走下5楼,到街上为丈夫寻找“猎物”。她不是第一次这样出来了。

  有着大专学历和韩国留学经历的谭蓓蓓,在烟台的打工者中收入是不错的。做着文职工作的她,称得上是白领阶层。跟从小未曾离开过家的胡伊萱不同,谭蓓蓓在社会上一路打拼,见过不少世面,但最后她嫁给了一个农村出生的司机白云江。而且这个司机已经结过两次婚,还有一个女儿,跟她想帮他物色的女孩儿差不多年纪。

  但白云江的中学同学觉得这也不难理解,白长得眉清目秀,文质彬彬。林业大院保安对他的印象也是“说话有条理,像个文化人”。更何况在谭蓓蓓看来,是她对不起白云江,因为在两人恋爱时,她曾出过轨。

  不幸就从这时候开始。去年两人结婚不久,白云江得知了妻子曾出轨的消息。据看守谭蓓蓓的警察透露,谭没有提及当时为何会出轨,她只说,自己此后经常被白云江打骂,甚至遭到性暴力。

  说到这些,谭蓓蓓没有愤怒,而是有种无奈,似乎最困扰她的不是家暴,而是怎么才能补偿丈夫。今年7月初,已怀孕9个月的谭蓓蓓买了一盒迷药,开始在家附近的大街上找机会。她曾用孕妇的身份取得附近一个中学女孩儿的信任,当时女孩已经把她送到家楼下,但却突然接了一个电话,说是有急事,最后没有送她上楼。

  据谭蓓蓓向看守警察所说,白云江知道她出轨之事后,曾要求她说出奸夫的名字,扬言要把给他戴绿帽子的男人杀了,但她始终没说出那个男人是谁。提出给丈夫找个小姑娘之后,丈夫前妻的女儿曾带自己的同学回家住过,当时给女儿同学也下了迷药,但最后没有实施。

  7月24日下午3点15分左右,就在林业大院旁,胡伊萱看见了一个挺着大肚子在雨中行走的孕妇。谭蓓蓓也看见了这个高挑可人的女孩儿。这一次,这个女孩儿把假装肚子疼的谭蓓蓓一直送到家里。下午3点18分,朋友收到胡伊萱发来的微信“送一个孕妇阿姨,到他(她)家了。”但等了整整一天,闺蜜也没等到她送来的糖蒜。

  8月2日中午,胡伊萱的母亲孙红波坐在胡伊萱的姑姑家的沙发上发呆。胡伊萱的姑姑说,孙红波除了在看到林业大院的监控时大哭了一场,之后都没怎么掉过眼泪。“那女的还在217病房吗?我想去看看。”孙红波的提议被胡伊萱的姑姑否决了。她说,孙红波平时看起来还好,但一看见和女儿有关的东西,眼睛就发直。按照当地的习俗,未满18岁的胡伊萱,火化后连骨灰也没有留下。

  在医院,大多数医护人员不愿意多谈这个孕妇,但提到胡伊萱,总忍不住要多说两句。胡伊萱实习过的外科的一名护士说,这些实习的小女孩儿年纪都不大,有时候喜欢相互使使懒。胡伊萱常常就一马当先,帮别人把事儿做了,特别勤快。

  居民小王前几天跟单位来医院体检,正好是胡伊萱给他检查视力。看到这个护士妹妹笑嘻嘻的,他还忍不住逗她,故意把字母的方向说错,但胡伊萱一点也不生气。

  探访病房

  谭蓓蓓看电视还会笑起来

  听到“孩子咋办”终于哭了

  8月1日,见到谭蓓蓓时,她在桦南县人民医院保胎,因怀孕被监视居住。这正是胡伊萱生前实习的医院。

  谭蓓蓓所在的妇产科217病房门紧闭,因为自从她住进来以后,慕名来“瞻仰”她的人就络绎不绝。除了医院的医护人员和病人,还有他们的亲戚朋友,甚至是从网上得知她住院的各种陌生人。每天从早到晚,一拨接一拨地围在病房外面指指点点。新来的病人还以为是体检,得知真相后也加入其中。

  一位医护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前两天房门半开着,就有不少人在门口骂这个孕妇,有的骂得非常难听,但她“就像个没事人似的”。后来警察把门关上了,还有好事者找了几桶水往门里泼。打扫清洁的阿姨说,当时屋里屋外到处淌水,她清扫了好一阵子。

  7月31日谭蓓蓓引起公愤后,病房门上本有一小块可以看进去的玻璃,也已经被报纸贴上了。有几个中学生便拿着手机,踮着脚从门上的窗口往里拍,说是“看看这恶妇长什么样子”。再后来,上面的窗口也被封上了。

  在看守警察的默许下,成都商报记者在桦南县人民医院妇产科看见了谭蓓蓓。她躺靠在病床上盯着墙上的电视,有时会看着节目呵呵笑起来,有时又把头扭向窗外发呆,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偶尔会回答一下警察的问话。

  成都商报记者几经周折,请警察带进去了几个问题。对于为什么要害一个帮助她的好心人,谭蓓蓓说,那时就想着给丈夫找个平衡,其他的没有多想。而看着自己的丈夫强奸一个女孩儿,作为妻子心里会好受吗?她表示,丈夫白云江把女孩抱进屋后,她留在了客厅。至于如何面对自己和死去女孩的父母,即将为人母的谭蓓蓓没有说话。

  当天晚上,一对中年夫妇进了217病房,男的高高的,穿着深色衣服,拎着一袋东西。后经看守警察证实,这是谭蓓蓓的父母。谭的父母走后,有护士说了一句“这孩子生下来以后可怎么办呢”。谭蓓蓓终于嘤嘤地哭了。

  妇产科的值班护士告诉记者,虽说谭蓓蓓的预产期在10天以后,但8月5日,她怀孕就38周了,随时有可能生产。在这么大的压力下,会不会一激动就动了胎气?“我看她不怎么激动。”这位护士说,她看见给谭蓓蓓送去的饭菜,每次都吃得挺干净的。唯一一次情绪激动,是一位医生在谭蓓蓓面前指着骂她,把她骂哭了。这也是这位护士在谭蓓蓓住院以后,第一次看到她哭。

  据另一名看守谭蓓蓓的警察说,在记者来之前,谭蓓蓓从来没谈过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她说得最多的是和白云江之间的事。谭蓓蓓说,为了弥补两人之间的感情,给丈夫找女孩的事从今年5月就开始计划了,也得到了丈夫的认同。

  但根据公开的视频资料,白云江在看守所里交代,整件事是妻子促成的,他是临时起意,“等于把责任都往她身上推”,但谭蓓蓓并不怪他,只是不断重复着“是我对不起他”。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最新跟帖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