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导航加载中...

2014年8月5日 星期

首页 » 第14版:社会·四川 » 摩托交给无照朋友开 20岁车主被刑拘 下一篇 字号 [放大 默认 缩小]

摩托交给无照朋友开 20岁车主被刑拘

车主:曾无照驾驶3年 资深车友:如今爱好者里鱼龙混杂

  肇事摩托上的大学生

  驾驶人

  ■身份 24岁的在校大学生

  ■驾照 还没拿到

  ■回忆那晚 (车主)说我身高比较高, 骑起来比较方便

  ■对事故 我恨不得让他们(受害者家属)把我打死!

  ■说将来 马上就毕业了,本来打算毕业之后直接就业的

  车主

  ■身份 开学将是大二学生

  ■驾照 年初前没有驾照,曾无证驾驶3年多

  ■回忆那晚 他说(驾驶人)李平骑车有些“好胜”,喜欢超车,车速也很快。

  ■对事故 “我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学校,对不起所有人。”

  ■说将来 “出来之后,我还是要遵守交通规则”,他表示届时还会骑摩托车

  ■摩托车 无牌照,因为车主觉得上牌“麻烦”

  成都商报记者 桑田 唐奇 实习生 范亚男 摄影记者 刘海韵

  核心

  提示

  夜晚的轰鸣

  他们叫“炸街”

  “炸街”就是夜深人静时让摩托车引擎轰鸣,这种扰民行为,在一些车手眼里却是博关注

  有没有驾照

  一半对一半

  资深人士介绍,本来无可厚非的运动,现在参与者越来越杂,“没有驾照和有驾照的,几乎一样一半”。而不给摩托上牌,更为普遍

  中学生也玩

  穿着校服被挡

  资深人士介绍,现在不少车手是中学生。年龄上不可能有驾照,开得震天响,还在公路上玩,很危险。甚至有高中生被挡下时还身穿校服

  “你们看今天的报纸了吗?有个大学生车友出事被抓了。”昨日清晨,在名为“成都摩托发烧友”的QQ群中,一位车友发言后显得有些冷场。5分钟后,有了第一条回复:一根红色的蜡烛……他们提到的“事”,发生在7月2日。成都某大学大三学生李平(化名)驾驶摩托,不慎撞上两名正在过马路的行人,导致一死一伤。事后,驾驶员李平和车主王永(化名)选择了逃离现场。前天下午,刚回成都的李平在学校寝室内被抓获,并被刑事拘留。

  昨日下午,年仅20岁的车主王永,也因涉嫌交通肇事罪被刑拘。

  车主也曾无证驾驶:3年多

  20岁的王永戴着银亮的手铐,假如没有这场意外,开学的他将是大二学生。戴着眼镜,面容斯文的他道着歉,“我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学校,对不起所有人。”

  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第22条第3款:“任何人不得强迫、指使、纵容驾驶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和机动车安全驾驶要求驾驶机动车。”身为车主的王永,将摩托车交给没有驾照的李平驾驶,并最终发生交通事故。由于涉嫌触犯刑法,涉嫌交通肇事罪,王永已被刑事拘留。

  在交警二分局门前,王永的父亲重重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留下提前为儿子买好的面包和矿泉水,离开了问询室……“既然事情都发生了,他们就不应该事发之后离开现场。”这位满脸皱纹、皮肤黝黑的父亲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虽然只有20岁,王永已经玩了4年车。刚上高中,他便开始骑摩托。“刚开始是一辆踏板车。”王永说,那时候他更多骑山地自行车,摩托车只是偶尔骑,家人虽然反对,但他却始终保持了这个爱好。涉事的这辆铃木GSX-600摩托车,是今年2月买的。谈起摩托车的来源,王永有些含糊其辞。而在今年年初前,王永甚至没有驾照———他无证驾驶了3年多。

  摩托为什么不上牌?怕麻烦

  “他(李平)是通过一个朋友认识的,人家说他人还可以。”王永说,他跟李平认识也不到半年,“他以前也是骑踏板,我们都是刚开始骑这样的街跑。”王永说,没有给爱车上牌照,只是因为上牌“麻烦”。

  除了李平,王永还有几位同好。“我们有一个群,一共只有5个人,都是喜欢摩托车的,大家平时经常聚在一起。”王永说,这是一个温江当地的爱好者群,大家都是很熟的朋友。王永在郫县上学,家在温江。5个人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除了李平和王永两名在校大学生,其他人都有工作。

  “那天晚上,我一直跟他说慢点、慢点。”回忆起那场悲剧,王永有些后悔,“他(李平)此前几次问我借车,我都没有借,那天我想着自己一起,才让他骑……”王永说,李平骑车有些“好胜”,喜欢超车,车速也很快。

  “出来之后,我还是要遵守交通规则。”王永说,有朝一日恢复自由,他还会骑摩托车,“毕竟是自己的爱”。

  赛摩江湖

  “我认识耍摩托那帮人 死得差不多了”

  行话·翘头:前轮离地,一轮高速前进。一些发烧友以此秀技术、秀性能

  行话·炸街:夜深人静时引擎轰鸣。摩托车排气筒拆掉改直排即可。这扰民行为,对一些人却是博关注

  行话·压弯:过弯时,骑车人身体挂在摩托车一侧让车辆侧倾,一些爱好者喜在危险路段练这个

  “我认识得最早的耍摩托车那帮家伙,现在都死得差不多了。”再有两年,杨师傅就快满50岁了。回忆起20多年前,工厂里那帮骑摩托的弟兄,他很唏嘘,“我开了几十年汽车,路上见过太多摩托车出事了,惨!”

  “肉包铁”、“要想死得快,就买一脚踹”———在摩托车爱好者的江湖,“摩托”是一个既富有魅力、又伴随着风险的名词,多少人为它风魔。然而近年来,摩托车在学生中越来越普遍,甚至从大学生蔓延到中学生团体。其中不少学生属无证驾驶,隐藏着极大的事故隐患。

  高危 不少中学生在玩摩托

  李平和王永的摩托圈子,在成都的摩托“江湖”中,可以说是小得不能再小。已过而立之年的“程哥”,是成都摩托爱好者圈子中的资深人士。“现在玩摩托的人太多了,什么人都有。”他告诉记者,QQ、微信、陌陌,就可以搜索到不少摩托圈子。

  “不定期摩托骑游,随时街头耍特技:翘头、炸街……”这是一个名为“极限越野摩托车队”的自我介绍词。

  “其实摩托车是很正常的爱好,只要车辆来源正规,证照齐全,不危险驾驶,不扰民。”说起“摩托族”现状,“程哥”也有些无奈。“现在越来越多‘娃娃’骑车,甚至不少是中学生。年龄上不可能有驾照,经济上又有限制,通常是买辆一两千元的山寨摩托,改装消音筒,开得震天响。还在公路上玩,很危险。”

  今年5月15日傍晚,一辆无牌摩托车在府青路一环路口被成都交警五分局民警拦下,骑摩托的小伙子年龄还不到16岁。其实,交警五分局曾多次在辖区内发现并挡获在校高中、职校生无证驾驶摩托,甚至有高中生被挡下时还身穿校服。

  交警表示,学生缺乏交通安全意识,每到放学时间又是车流高峰期,他们骑摩托车危险性很大。

  “没驾照的,几乎占一半”

  除此外,车辆的来源,无牌无照等情况也让人触目惊心。“程哥”告诉记者,摩托车中有“水车”一说,其中还分为“一水”、“二水”———分别指的是全新的走私车,和二手、三手甚至盗抢、拼装走私车。这些走私的“水车”通常来自广东。车行可以买车,订车,近年来,甚至还可以通过网络购买。李平无证驾驶的那辆GSX-600,正规进口价格约七八万元,而“水车”价格要少一半。“这样的车只能算入门级。”程哥说。

  “我认识的人里面,没有驾照和有驾照的,几乎一样一半。”王永说,而不给摩托上牌,更为普遍。“程哥”说,如果是正规进口的摩托,是可以上牌的,但是大排量摩托无法办理入城证。

  探访受害者家属

  上百人上门吊唁受害人 包括一些老顾客

  遭遇车祸离去的邓建明,经营一家兔头店,开在西北桥附近,店面异常窄小,毫不引人注意———只有个长宽均一米左右的小窗,小窗上扎一顶蓝色小雨棚,窗旁钉个褪色的红招牌“邓氏兔头”,窗里则摆着两个装满兔头的白铁大盆,邓建明和表妹李女士夫妇每天临街售卖,在20多年里,在成都小吃圈攒下不错的口碑。

  每天来店里买兔头的食客虽未排起长龙,但也算是络绎不绝。在网上,关于这家店有很多评价,除了说兔头鲜辣味美,也有很多夸赞邓建明诚实的,因为“他每次都给一大勺花生”,从评价中不难看出,其中不少食客都是回头客。

  邓建明姐姐唐女士介绍,邓建明刚搬进新房住一年多,那天出事,他正是在从店里回新房的路上。出事之后,亲戚朋友,邻里顾客,数以百计的人上门吊唁。“他这人咋样?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我们本来只准备摆两天灵堂,后来摆了五天,花圈接到200多个,来吊唁的人实在太多。”唐女士说。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最新跟帖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