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导航加载中...

2014年9月3日 星期

首页 » 第09版:要闻05 » 一个老八路:我的好战友宫川英男 字号 [放大 默认 缩小]

侵华日军士兵变成抗日烈士的人生传奇

一个老八路:我的好战友宫川英男

  每个名字,都不应在记忆中缺席

  69年前,中国人民历经8年抗战后取得了伟大胜利,其中也包含了当年众多在华外籍人士的鼎力支持和援助。近年来,无论在官方还是民间,中国愈来愈重视这段一度鲜为人知的历史,并将其视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前日,民政部公布了第一批在抗日英烈名录。名录中列有8名外籍人士,其中一个日本名字引人注目:宫川英男。

  讲述者

  李洛夫 1944年任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敌工队副队长(已去世)

  喊话者

  主要工作是反战宣传

  夜里向日军据点喊话

  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县革命烈士陵园里长眠着近百位抗日英雄,在整个烈士陵园的最高处有一块墓碑静静地矗立在那里,墓碑上刻着这位烈士的名字:宫川英男。

  宫川英男显然是一个日本人的名字。一个日本人为什么会埋葬在中国的烈士陵园里呢?

  2006年一个打到日本的越洋电话或许能够解开这个谜团。

  打电话的人叫孙雁鸣,她是山东省淄博市城建档案馆的馆长,她手里有一本三十多年前的回忆录,回忆录的主人是她的父亲李洛夫。

  1917年李洛夫出生于山东省济南市长清县一个农民家庭,原名孟宪洲,1939年参加八路军后改名李洛夫。

  1944年李洛夫任冀鲁豫军区第一军分区敌工队副队长。就在这一年,延安“反战同盟会”派了一个25岁的青年来到长清县作敌伪工作,这个人就是宫川英男。

  在长青烈士陵园宫川英男的墓碑上,没有他的照片,没有他的墓志铭,也没有他的生辰年月和死亡时间,墓碑上只有他的名字:宫川英男,除此之外寻找不到任何关于他的有价值的信息。那么宫川英男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在李洛夫的记忆里,宫川英男个头不高,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现存的照片里,我们只能推断这个人有可能是宫川英男,这也许是他留在中国惟一的照片。

  李洛夫和宫川英男的主要工作是反战宣传。

  针对日军内部官兵之间的矛盾,宫川英男会在传单上写“对士兵不许打耳光”、“士兵不是牛马”等宣传口号。另外还会写一些动摇日军军心的话语,比如“家里老少盼望你回去”、“请千万保重身体”等内容。而李洛夫除了和宫川英男一起准备反战宣传品外,还要带他去日军据点喊话。为了安全,喊话一般都在夜里进行。

  侵略者

  此前曾是侵华日军士兵

  被俘后经教育加入共产党

  然而,宫川英男的喊话内容却向我们揭露了一个惊人的秘密,谁会想到李洛夫的这位日本战友竟然曾经是一位侵华日军呢?

  1939年,一位21岁的日本徒工被日军强征入伍,成为一名侵华日军。1941年7月29日他被我军俘虏,经过教育后,自愿参加了八路军,并加入了共产党。这个人就是在距离日军碉堡百米之遥进行反战宣传的宫川英男。

  他的喊话内容主要是以一个曾经的日本侵略军的身份告诫碉堡里的日军,这是一场非正义的战争,放下手中的武器,回到自己亲人身边。可对于那些深受武士道精神影响和军国主义思想毒化的日本官兵,仅仅用喊话和散发反战宣传品的办法能起到感化作用吗?

  济南万德车站日本警备队里有个名叫阪田的伍长,得到反战同盟的宣传品后,不但不上缴,反而经常拿出来给别人看,结果被关禁闭。1944年樱花节那天,他从禁闭室里逃出来,带着反战同盟印的宣传品向八路军敌工队投诚。敌工队的强大政治攻势引起日军的恐慌。

  随着苏联美国陆续参战,中国战场的形势也跟着世界反法西斯战场的大形势,有了明显的好转。可就在抗战进入最后阶段,黎明的曙光即将出现的时候,宫川英男却将自己年轻的生命定格在了抗战胜利的两个月前。

  自尽者

  被日军包围后英勇赴死

  大家用手挖出他的遗体

  1945年6月7日黎明,李洛夫和宫川英男转移到官庄。由于之前超负荷的工作,两人极度疲劳,秘密进村后竟一觉睡到天亮。突然,村长跑来通知大家,日军把村子包围了。大家迅速分头隐蔽。

  正隐蔽在麦秸垛里的宫川英男突然冲出麦秸垛,向日军和叛徒连发数枪后自尽。日军在宫川英男衣服内侧口袋里发现了一块胸牌,上面是他的名字,这才知道他就是日军一直高价悬赏捉拿的宫川英男。日军将这次战斗中牺牲的战士遗体埋在万德车站。

  6月21日深夜,大雨如注,几个黑乎乎的身影出现在日军看守严密的万德车站。大家用手挖出了宫川英男的遗体。

  在孙家土村大峰山烈士陵园里,大家为宫川英男举行了安葬仪式。冀鲁豫边区各界也为宫川英男举行了追悼会。1983年,宫川英男的坟墓从孙家土村迁入了长清革命烈士陵园。宫川英男牺牲两个月后,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持续八年的抗日战争宣告结束。宫川英男就在离胜利仅仅两个月的时候离开了这个世界,年仅27岁。

  民政部公布的8名外籍抗日英烈

  一座日本人的墓碑矗立在中国的革命烈士陵园里,这座墓碑牵动着一个中国家庭四代人的心。

  

  墓碑下的长眠者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中国家庭和他之间又有怎样的关联?

  宫川英男(1918—1945)日本人民解放同盟冀鲁豫边区协议会副委员长兼冀鲁豫边区参议员

  罗伯特·肖特(1905—1932)

  军政部航空学校美籍飞行教官

  汉斯·希伯(1897—1941)波兰记者

  格里戈里·阿里莫维奇·库里申科(1903—1939)苏联空军志愿队大队长

  诺尔曼·白求恩(1890—1939)

  加美援华医疗队医生

  马尔克·尼古拉耶维奇·马尔琴科夫(1914—1938)苏联空军志愿队队员

  柯棣华(1910—1942)

  印度援华医疗队医生

  威廉·瑞德

  (?—1944)

  美国志愿援华

  航空队飞行员

  半世战友情:扫墓从儿子传到孙子

  也许连李洛夫本人都没有想到,从1944年7月与宫川英男相识开始,他之后的一生以及他的家人后代都与这个相处还不到一年的日本人紧紧联系在一起了。

  再没有说日语

  李洛夫在宫川英男牺牲后写了大量关于宫川英男的回忆文章。有时夜不能眠,凌晨三点就起床写稿。在他的回忆录里,字里行间都渗透了一个中国八路军战士和一个日本八路军战士之间的战友深情。

  自从宫川英男牺牲后,李洛夫几乎再也没有说过日语,一说日语他就会陷入对宫川英男的深深思念之中。

  晚年时,年迈体弱的李洛夫不断把自己写回忆文章的所得稿费转交给一个叫赵明刚的人。赵明刚在中共长清县委办公室工作,他经常帮李洛夫查找关于宫川英男的资料,然后抄写下来寄给李老。李洛夫委托赵明刚把自己所有的稿费都买了花圈放到宫川英男的墓碑前。

  50多年来,李洛夫日夜怀念曾经一起浴血奋战过的战友宫川英男。他从来没有放弃寻找宫川英男远在日本的亲人。每当有日本人来扫墓时,他都急切地询问是否知道宫川英男的家人,可惜一直没有消息。

  李洛夫调到淄博市工作后,他将大儿子孟庆祥留在济南长清县,让他经常去宫川英男坟上打扫。

  如今,大儿子孟庆祥也已是七十来岁的老人,扫墓的工作主要交给他的长子孟向明一家。

  八十岁高龄的李洛夫有两个心愿:一是找到宫川英男的家人,把他的遗骨送回故乡,向他的亲人表达中国人民深深的谢意;二是如果这个心愿不能实现,自己身后的骨灰要埋在宫川英男的墓旁,与亲密战友永远相伴相依。2002年李洛夫因病去世,弥留之际,他反复叮嘱家人一定要找到宫川英男的亲人,把他的遗骨送回日本。60多年没有宫川英男家人的消息,李洛夫先生的子女能完成父亲未了的心愿吗?

  就这样,2006年,孙雁鸣拨通了打到日本的那个越洋电话。

  魂归富士山

  日本椰子会是由抗日战争中参加中国八路军、新四军的日本反战人士组成的,小林宽澄是会长。当年,他和宫川英男一起在延安接受反战教育,后来都加入了八路军。他被李洛夫全家四代人六十多年照看宫川英男墓地的事迹深深感动了。也许,他更能理解李洛夫对宫川英男的这份感情。年近90岁的小林宽澄立刻着手寻找宫川英男的家人。时隔60多年,小林宽澄能够实现九泉之下的李洛夫多年来的愿望吗?

  当时找到两个宫川家,都有孩子战死在中国。小林宽澄和小林阳吉反复核查后确定了宫川英男的家人。

  宫川英男原名宫川启吉,当时为了避免远在日本的家属受到迫害,参加共产党后改名为宫川英男。1918年他出生在日本山梨县笛吹市御板町,是家里六个孩子中最小的。他的二姐如今健在,已经94岁了。其他兄长均已亡故,三哥宫川发造1944年10月18日战死在中国。当年,宫川英男的家人在日本政府公报上得知宫川英男于1941年7月29日战死,那恰好是宫川英男被八路军俘虏的时间。日本政府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情况下,草率地把一份死亡通知发给了宫川英男的家属。在他家属悲痛欲绝的同时,宫川英男却在接受八路军的反战教育。

  2008年4月20日上午,在淅沥的春雨中,李洛夫的小女儿孙雁鸣挽扶着89岁的小林宽澄来到宫川英男的墓碑前。

  2009年4月2日,孙雁鸣和家人把宫川英男的墓土小心翼翼的用红绸巾包裹好,放进骨灰盒,这一捧墓土负载着宫川英男烈士的英灵。孙雁鸣于4月5日把宫川英男的墓土撒在了日本富士山下。

  本版稿件据央视、人民网、东方早报

  除了白求恩、柯棣华,

  我们还应该记住他们

  肖特义士

  以一敌三 击落日机

  肖特1905年生于美国华盛顿州泰科玛,毕业于寇蒂施民用航空学校,曾为美国陆军航空兵飞行员,退役后任盖尔飞机公司驾驶员。因技术精湛,1931年6月,国民党军政部航空学校聘他为飞行教官。

  此后不久,日寇制造“九一八”事变,陆续侵占了东北三省,并频频轰炸我国各地。肖特看到这一情况后,义愤填膺,投入了对日寇作战。他对亲属表示:“我是中立国人,无所偏袒其间,但作为人类的一分子,看到日军做出这种不像人的野蛮残杀行为,我怎能忍受!为了人道主义,我与之誓不两立!倘若为此而献身,我亦心甘情愿。一旦我牺牲了,请告知我父母,我没有什么遗憾。”

  眼看局势越来越紧张,中国政府购买了一批飞机,准备用于抵抗日寇的进攻。为避免它们遭到日机的轰炸,1932年2月21日,肖特奉命将其中一架飞机从上海转场到南京去。可飞机刚飞到吴淞口上方,就遇到了三架日机,带队的飞行员叫所茂。在1比3的劣势下,肖特凭着高超的飞行技术,与敌人进行了近20分钟的激战,最后击落、击伤飞机各一架,而肖特和他所驾的飞机却安然无恙,最后安全降落在南京。

  2月22日16时许,日军小谷大尉、生田大尉就分别指挥三架侦察机、战斗机赴葑门机场一带侦察、轰炸,想把这一机场扼杀在襁褓中。这时,从南京返回的肖特驾一架旧飞机经过苏州上空。发现这一情况后,肖特立即向日机发起了进攻。在短暂而惊心动魄的空战中,肖特先后发动了三次攻击,小谷所驾日机被三发炮弹击中,炮手、一等航空兵佐佐木左腿负伤,飞机在逃往上海杨树浦机场时坠毁,小谷第二天因伤重而毙命。

  那场空战持续近十分钟后,日军机群转向东南逃跑,肖特紧追不放。但因寡不敌众,他所驾飞机不幸被日机炮弹击中,后坠落在苏州东郊的高垫镇镬底潭边、浮漕港口(原属吴县车坊,今属园区斜塘街道),年仅27岁的肖特壮烈牺牲,成为我国对日战斗中第一名捐躯的外籍飞行员。

  记者希伯

  拒绝转移 血染沂蒙

  汉斯·希伯1897年6月13日诞生于原属奥匈帝国的克拉科夫(现属波兰),1941年9月中旬,希伯在新四军和八路军战士的掩护下,冒着极大的危险通过日寇严密封锁的古运河和陇海铁路线,安全到达山东鲁南抗日革命根据地。

  1941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日本侵略者妄图打破僵局,对我抗日根据地进行重点“扫荡”。为了粉碎日军的“大扫荡”,我八路军115师领导决定从滨海区挺进沂蒙山区,与山东纵队的领导机关会合,共同组成一个统一的反“扫荡”领导机构。由于当时形势十分险恶,为了希伯的安全,部队首长决定请他暂时转移到较安全的地方。希伯婉言谢绝了,他说:“这正是最需要我的时候,我要和战士们在一起,把这一斗争的神圣事迹,报道给全世界反法西斯的人们。”他还坚决表示,只要一息尚存,就要留下,和八路军战士一道参加反“扫荡”。

  留田突围以后,为了更有效地打击日寇,保卫抗日根据地,115师和中共山东分局领导决定将部队、机关和抗大学员组成许多工作组,分赴各地发动群众开展游击战争。希伯随山东省战时工作委员会进入沂南县西梭庄。

  1941年11月30日清晨,在大青山与敌人遭遇。敌人以一个混成旅团的兵力将我部团团围困。当时我部只有一个特务连和一些抗大学员,敌众我寡,战斗异常激烈。为了掩护机关转移,部队首长决定将所有人员组成三个分队,分批向南突围。希伯谢绝随第一、第二两分队先走,毅然拔出手枪加入最后突围的第三分队。敌人以密集的炮火,从四面八方压过来,将突破口封锁了。希伯的战友—————翻译和警卫员,为了掩护他而先后英勇牺牲了。希伯看着倒在自己身边的中国战友,无比悲痛,他拿过牺牲同志遗留下的武器,向敌人猛烈射击。突然,一发子弹打中他的臀部,鲜血沿着大腿流淌下来。他顾不上包扎,顽强地向敌人继续射击。又一颗子弹打中了他,希伯胸前涌出了鲜血。他咬紧牙关,挣扎着要继续战斗,一发炮弹又落在了他的附近……全身五处受伤的希伯终于倒下了。

  希伯为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时年只有44岁。

  数据

  143:87

  在民政部公布的英烈名录中,属于共产党领导的人数是143人,占总人数48%;而国民党方面共有国民革命军陆军87人,占总人数的29%。

  16名女性

  名录中共有8名女性:赵一曼、王根英、茅丽瑛、李林、白文冠、辛锐、陈若克、林心平。还包括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第5军妇女团八名女战士。

  8名外籍

  名录中共有8名外籍抗日英烈。其中有2名美国人,2名苏联人,1名加拿大援华医生,1名印度援华医生,1名波兰记者以及1名日本共产党党员。

  1942年

  牺牲最多

  在公布的抗日英烈名录中,牺牲于1942年的人数最多,达47人。

  5个团体

  此次公布的名录还包含5个英雄群体,他们分别是谢晋元等八百壮士、冷云等八名女战士、狼牙山五壮士、马石山十勇士和刘老庄连八十二烈士。

  师级英烈

  最多40人

  青壮年英烈

  最多135人

  平民13人

  其中普通村民1人、教师2人,中国职业妇女俱乐部1人,医护人员2人(均为外籍),文艺界3人、金融界1人、新闻界3人,包括著名记者邹韬奋、作家郁达夫和音乐家任光。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最新跟帖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