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导航加载中...

2015年9月29日 星期

首页 » 第12版:岷江评论·要闻08 » 南京虐童案难浇群情激愤之块垒 上一篇  下一篇 字号 [放大 默认 缩小]

南京虐童案难浇群情激愤之块垒

  □付克友 成都

  今年4月,一组伤痕累累的南京虐童照片在网络疯传,一时舆论沸腾。昨日,该案在南京庭审,检方指控男童小宝的养母李女士涉嫌故意伤害罪,而被告辩称自己虽然有过错,但并没有犯罪,还认为警方伤情鉴定程序违法。

  可想而知,当事女主角认错不认罪,又引发了网友们的群情激愤。这种激愤,一方面基于对个案本身的关注,即希望看到法律保护弱者、惩罚恶行——“孩子好可怜,后妈太狠毒”;另一方面则恐怕是更多地期待该案的某种标本价值和社会效应,即寄望通过法律当头棒喝,树立某种保护儿童权益、杜绝家暴的现代理念。

  然而,南京虐童案能否浇群情激愤之胸中块垒呢?不管该案最终如何判决,恐怕都只能作为一个个案存在,而难以承担加诸其身的某种标本价值和示范效应,更难以改变令众多网友激愤之现实。

  植根于中国的现实,南京虐童案的确存在某种“情与法”的争议。该案中,因为当事女主角是一个养母,很容易给人以“儿不亲娘不爱”的成见。如果是亲妈,恐怕大家的愤怒就没有那么强烈。毕竟在家庭教育中打骂孩子,是太多中国父母的常规手段,往往还振振有词。这种“情与法”的争议,岂止是“错与罪”之别,在很多父母那里还“虐与爱”一体呢。群情激愤之中,有多少“以虐为爱”的父母呢?他们对李女士的愤怒,难免不是自身理念错乱的一种投射——既然不能反对自己,就只好谴责别人。

  如果当事女主角触犯刑律,那么处以刑罚,自不待言。但推而广之,的确还有“罪与罚”的争议。很大程度上,南京虐童案东窗事发具有偶然性,太多虐童事件淹没在我们的见惯不惊中,也许程度有别,但性质未必有异。如果太多的父母都把打骂孩子作为一种教育方式,如果太多人看到别的父母虐待孩子被视为“家庭内政”高高挂起,法自然很难责众。在这种情况下,南京虐童案能有什么社会效应呢?

  何况,还有“理与利”的考量。关爱儿童、反对家暴的现代理念当然毋庸置疑,然而任何理念施行都需要有现实支撑。就南京虐童案而言,必须考虑的一个现实问题是,如果剥夺李女士抚养权,小宝何去何从?这是他的亲生父母为什么一直强调“养母做得没错”,并且反而控告发帖网友的原因——在贫穷的他们看来,孩子被家境富裕的李女士收养是最好结局。这恐怕也是公诉机关恳请法庭“根据被告人案发后的表现,并充分考虑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的原因——假定公共部门或整个社会并没有为孩子健康成长提供更好的保障机制及平台,法律也只能退而求其次。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最新跟帖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