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导航加载中...

2017年4月20日 星期

首页 » 第08版:综合 » 松毛虫来袭 农家小院上演“斗虫大战” 上一篇  下一篇 字号 [放大 默认 缩小]

松毛虫来袭 农家小院上演“斗虫大战”

  连日来,自贡市富顺县青山岭林区出现局部性、集中式马尾松毛虫虫害,目前以不同程度在4000亩马尾松林地发生,并影响到林区10余农户的生产生活,一场“斗虫大战”正在进行……

  毛毛虫爬满农家院

  富顺县琵琶镇楼阴村位于青山岭林区脚下。近一周时间以来,楼阴村13组村民杨吉慧每天除了要完成的农活之外,还有一项重要任务——清扫院坝内、围墙上、屋后阳沟里四处爬行的松毛虫,最后统一焚烧。

  “每天要清扫三四次,一次有好几百条。”杨吉慧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大约是13日,房前屋后便出现了四处爬行的松毛虫,而且越来越多,以至于不敢开门开窗户。对于无孔不入的松毛虫,杨吉慧一家人进出家门总是小心翼翼,生怕突然从哪儿掉下一条松毛虫粘在身上;就连每天睡觉前,也得把床铺好好清理一遍,以免“与虫共眠”。

  杨吉慧称,因为房屋后面是一片马尾松林,所以每到四五月份,都会发现一些少量的松毛虫,算是司空见惯。可是,今年的松毛虫特别多,满院子都是,怎么清扫都处理不完,看得人毛骨悚然,全身起鸡皮疙瘩。

  村民沈吉田与杨吉慧是邻居。19日10时许,成都商报记者来到沈吉田家中,一进院子就能在地上随处见到松毛虫,有的已经死掉,有的在地上或墙上缓慢爬行。这些松毛虫个头均匀,每只大约三四公分长,黑、白、黄三色相间,身上长满了毛。

  “前天打了药,全部死在阳沟里”,沈家后面有一条长约4米、宽20多公分的阳沟,沟里遍布着松毛虫,大部分已经死亡。与此同时,还有无法计数的松毛虫从山坡上往下爬,在阳沟周边游荡。

  富顺县林业局护林员袁盛会介绍,在他所管护的辖区,松毛虫泛滥的区域集中在楼阴村9组、13组和清风村6组,主要影响了这里10余户依山建房的农户。

  清风村6组村民唐丁芳的家位于半山腰,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她家的时候,她正在用火钳捡拾爬在墙上的松毛虫,并逐一地将它们放在撮箕里。唐丁芳捡拾松毛虫的时候很是小心,生怕碰到,每次捡拾,她的脸上总会流露出害怕的表情。

  根据唐丁芳的经验,人的皮肤一旦接触到松毛虫,就会出现瘙痒症状,不得不用手去挠,但只要挠痒,接触面便会发红甚至肿胀。

  进林区要打伞戴帽

  19日11时许,成都商报记者跟随袁盛会进入林区探访松毛虫虫害情况。进林区之前,袁盛会专门到农户家中借来几把雨伞和草帽,“进去必须要戴帽打伞,不然随时可能掉一只在你身上”。

  袁盛会介绍,目前正值松毛虫幼虫觅食和结茧的时期,它们沿着马尾松树干往上爬,觅食松针,吃饱了以后,或自由落体,或慢慢爬下来,寻找阴凉处,等待结茧。最近一周,气温回升较快,温度高,松毛虫受不了树上的高温了,所以纷纷朝山下阴凉处转移,来到了农户家。

  “其实,松毛虫虫害是一个比较常见的虫害,属于正常现象;大规模暴发周期为5到10年。”袁盛会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青山岭林区,上一次出现大规模松毛虫虫害还是在2002年,正是由于少见,所以个别村民有些惊慌,现已解释清楚,让大家得到了了解。

  在林区,随处可见松毛虫,它们大多是三三两两散落在草丛里、树干上,偶尔能见到一堆、成百上千只地躲在有植物遮挡的低洼处。“头两天中午进林子,光听到稀里哗啦地往下落,像是在下雨。”袁盛会说,因为中午、下午时候的气温高,多数松毛虫受不了,所以都朝低处躲。

  成都商报记者 袁伟 摄影报道

  为何出现?

  富顺县林业局森林病虫防治检疫站站长罗志接受采访时介绍,由于去年冬季属于暖冬,没有冻死潜伏在松针丛、树皮缝隙里越冬的松毛虫幼虫,加之最近气温升高和持续少雨天气,故而引发了此次局部性、集中式松毛虫虫害。

  松毛虫身上的毛具有一定毒性,接触人体皮肤后会引发瘙痒、红肿等轻微不适症状,可用肥皂水清洗、也可选择外用消炎药涂抹;对松树来说,松毛虫以松针为食,会影响松树正常生长,不会致树木死亡。

  如何防治?

  罗志称, 根据松毛虫生长周期,只要4个步骤便可成功消除虫害。

  第一招,化学控制。即使用乐果、敌敌畏、灭害灵等杀虫药剂,对影响村民生产生活的,已进入老熟幼虫阶段的松毛虫进行喷洒、杀死。

  第二招,人工焚烧。即在4月底,收集结茧而成的虫蛹,统一焚烧处置。

  第三招,物理诱杀。即在4月底5月初,在重、中度发生林区安置黑光灯,收集诱杀松毛虫成虫(飞蛾)。

  第四招,生物防治。即在5月下旬,采取喷洒白僵菌的方式,对下一代松毛虫幼虫进行生物防治。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最新跟帖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