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导航加载中...

2017年8月25日 星期

首页 » 第14版: » “徐玉玉案”川籍黑客获刑6年 罚金6万 下一篇 字号 [放大 默认 缩小]

黑客, 法律之网难渗透

“徐玉玉案”川籍黑客获刑6年 罚金6万


  庭审现场 图据法制日报

  犯下罪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64万余条,出售10万余条,获利14000元。

  当庭宣判: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羁押期间:为同监舍人员讲授电脑知识,协助看守所维修、维护计算机设备。

  昨日上午,备受关注的“徐玉玉案”中川籍黑客杜天禹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案,在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人民法庭公开开庭审理。法院当庭宣判:被告人杜天禹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万元。

  庭审自上午9时开始,11时,合议庭宣布判决结果。杜天禹继父陈先生在法庭宣判后表示,尊重事实、尊重法律判决,家属不考虑提出上诉。

  审判

  身着黑色短袖T恤衫,留小平头,被法警带进审判庭的杜天禹,看上去比较清瘦。时隔一年多没有见到儿子,继父老陈不自觉地往前探了探身子。

  盗取信息 14次64万余条

  庭审过程披露的杜天禹作案细节显示,杜天禹在北京、成都从事的两份工作,都是“电脑技术安全漏洞渗透测试”。早在去年三四月份,后来被杜天禹攻克的系统漏洞,就已经在“黑客”圈引发了关注和讨论,很多人尝试对其进行测试。杜天禹也利用手术手段进行了测试,发现2016年山东省高考考生信息平台存在漏洞后,当即植入木马程序,非法取得了进入该平台的权限,分14次下载了考生信息64万余条。

  出售信息

  11次10万余条

  杜天禹交代,他将非法获取的山东考生信息,加密储存于自己的银色移动硬盘中,放了两个多月。去年7月份,杜天禹无意中看到一篇博客文章,介绍电脑技术行业内的“黑产业”,其中提到有大量的培训机构、职业学校,需要购买考生信息。受此启发,杜天禹在QQ上检索“山东高考信息交流”,加入一些QQ聊天群,在群里打了出售山东高考信息的广告。

  据杜天禹交代,此后不久,网名为“努力”的网友(事后警方查明为“徐玉玉案”主犯陈文辉)加他洽谈“生意”。“我问了购买考生信息的用途,对方回答说是做眼睛保护液推销。”杜天禹说,他未加怀疑,就把信息卖给了“努力”。法庭调查显示,杜天禹在“努力”第四次与之联系时,怀疑对方利用考生信息从事违法犯罪活动,因此他删除了“努力”。

  然而很快,又有网名叫“高招”网友加了杜天禹,此后的交易,杜天禹没再怀疑。徐玉玉案发生后,警方查明,“高招”与此前的“努力”,均是陈文辉。案发前,陈文辉共通过支付宝转账,先后分11次从杜天禹手中购买考生信息10万余条,主要分布地为临沂和菏泽地区。陈文辉及团伙利用这些信息进行电话诈骗,涉案金额20余万元。

  律师说法:

  符合“情节特别严重”

  公诉机关指控杜天禹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64万余条,出售10万余条,获利14000元。对于检方指控的罪名和犯罪事实,杜天禹当庭认可,没有异议,并表示认罪悔罪。最后陈述时,杜天禹对于徐玉玉之死非常后悔,向受害人及家属表示歉意,表示将在监狱中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徐玉玉案”发生后,引发社会强烈关注。今年5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意见的解释》(简称《解释》)。《解释》认定,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入罪要件为“情节严重”,同时规定“情节特别严重”者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对于杜天禹案,辩护律师殷学妮认为其符合《解释》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况。同时,《解释》认为“造成被害人死亡、重伤、精神失常或者被绑架等严重后果”“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或者恶劣社会影响”的情形也属于“情节特别严重”。

  背后

  19岁的杜天禹出生于河北,三岁时父母离异,他跟随母亲吴女士回四川宜宾生活。

  继父老陈回忆,杜天禹性格内向,人比较文静,话不多。“但是如果是非常熟识的人,也喜欢与之交流。”

  继父痛心 从未想过他会走上歧途

  老陈说,杜天禹虽然不是个调皮的孩子,但因为不想上学,经常被母亲打。“每次都往死里打,背上打得全是血痕。”老陈说,因此杜天禹喜欢和他在一起。杜天禹读小学时,老陈每天送他上学,带他去江边玩耍。杜天禹小时候喜欢和继父一起睡,摸着继父的脸睡觉。

  老陈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杜天禹退学后,先后进入成都两家电脑培训学校学习电脑技术,至少获得三个国家级计算机技术工程师证书。十七岁进入中关村一家电脑信息技术公司工作,并代表公司参加过全国性电脑技术技能比赛,获得过好成绩。

  老陈说,杜天禹初一的时候,获得了第一台家用电脑,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自学电脑技术。初二退学后,母亲被杜天禹气得不行,坚决反对他去成都学电脑技术。但正是在老陈的支持下,杜天禹两次进入成都的电脑学校。案发前,杜天禹在四川无声科技有限公司,从事电脑技术渗透测试工作。

  “过去一年里,杜天禹曾经的小学、初中同学,很多刚考上了大学。”老陈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因为性格方面的原因,杜天禹退学后基本与原来的同学、老师中断了联系。“要是杜天禹不退学,读完高中念大学,多学点法律知识,多参与社会实践活动,很可能不会出现今天的局面。”老陈痛心不已,他从未想过如此斯文的孩子会走上歧途。

  过去一年 给同监人员讲电脑知识

  去年案发前,老陈生日,杜天禹赶回四川宜宾为继父过生。此后在看守所羁押的一年多,父母与杜天禹无法联系,唯有通过律师会见,了解彼此情况。

  在羁押期间,辩护律师殷学妮、张赛先后六次依法会见杜天禹,“一方面是谈案情,一方面是了解他的情况,传递家里和他之间的信息。”殷学妮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一年多来,杜天禹从刚刚被抓时的紧张焦虑,慢慢变得平和安静。“刚开始见律师,像个小学生见老师,你问一句、他答一句。”此后,慢慢和律师熟悉,话就要多些。

  殷学妮告诉家属,杜天禹在看守所听话守规矩,准时参加看守所组织的法律学习,这让他长进了不少,也深刻认识到了其行为的后果和危害性。

  殷学妮说,一年来,杜天禹远离了他所熟悉的网络环境,没有地方练机、练手,他担心自己的电脑技术会受到影响;此外,就是比较担心他妈妈的身体,担心妈妈受不了他犯罪的打击;还比较关心案情进展,希望了解案件。在看守所,杜天禹也多次表达了歉意和悔意。

  据了解,杜天禹在看守所还利用他的技术,为同监舍人员讲授电脑知识,甚至协助看守所维修、维护计算机设备。“存在看守所的钱,也没有乱花,截至开庭前,杜天禹还有1000元钱没花完。”律师说。

  成都商报记者 罗敏 山东临沂报道

  个人信息泄露咋避免、咋维权?律师:

  减少个人信息曝光

  收集、固定好证据

  自此,“徐玉玉案”已经告一段落,但对公民个人信息安全的追问却不应停止。成都商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成都市律协刑专委秘书长、律师蒋健。

  蒋健认为,黑客非法获取信息只是一方面,如果没有买家,没有信息利益链,那么电信诈骗也就不会发生。“司法部门只是消防队员,这个问题需要各个部门合力解决。”他说。

  蒋健表示,购买方获取了信息之后,可能会有几种目的:第一种是在不影响他人隐私的情况下妥善利用,有权力的市场主体或者国家机关在法律法规的范围内获取个人信息,并且友善合理地使用,这是受法律保护的。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出现了很多现象,比如购买了房子,有很多装修商的电话打过来,再比如一天之内可能会接到许多询问要不要办贷款的电话,这些事情的发生,实际上就是手机号和财产等个人信息受到了不正当的、非法的披露。他认为,这种披露会给我们带来诸多危害,一是对个人生活的骚扰,二是个人隐私的外泄,三是可能导致其他违法犯罪行为,比如本案中出现的电信诈骗。

  目前,公民信息泄露问题比较严重,维权难度较大。如果公民遭遇个人信息被泄露,可以从哪些方面维权?蒋健认为,第一要尽量收集和固定好证据。“比如来电记录、短信、微信,固定下来以后形成一个清单,并向公安机关提出控告,提供相应的线索,公安机关可以把各种证据组合起来,利用侦查手段在第一时间发现犯罪嫌疑人或组织,从而有利于确定涉案人员。”他说。第二是个人信息的泄露有多重渠道,比如问卷调查、扫描二维码等,防不胜防,应当尽量减少这些信息的曝光。第三就是个人财务方面,捆绑卡之类的,也需要注意。

  成都商报记者 周茂梅 实习记者 祝浩杰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最新跟帖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