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7年11月9日 星期

无主金毛犬被撞伤后 一群人对生命的尊重

滴滴师傅发现后主动送医,并支付医疗费用 热心业主众筹医药费:“不能让他一人承担”

  7日晚上,正在跑滴滴快车的林师傅在桂溪立交下的快车道上发现一只金毛犬,被车碾压后动弹不得。因为找不到主人,林师傅赶紧将金毛狗送到宠物医院,并主动支付了1000多元的费用。

  在发现受伤金毛犬地点附近的半岛城邦小区,一个爱狗业主群的业主们得知后,也赶到医院照顾,得知林师傅出了大部分医疗费后,业主们坚持要众筹,并退还了林师傅一部分费用,“不能让你一个人承担。”

  因为伤势严重,多处粉碎性骨折和脏器出血,受伤的金毛犬最后接受安乐死。而业主们也众筹了2000多元的费用,为这条狗支付医疗费和后期丧葬费。

  的哥路遇被撞金毛犬

  主动送医并支付费用

  “谁知道这是哪家的狗?在小区外被车撞了,伤得很严重。”7日晚上9时许,在半岛城邦小区业主的“半岛狗狗麻昵群”里,突然跳出一条信息,贴出的照片上,一只受伤的金毛犬嘴巴里全是血迹,看上去伤得不轻。群里都是爱狗养狗的业主,一看照片,都“炸开了锅”。

  原来,晚上8点多,林师傅从桂溪立交往琉璃立交方向行驶,突然看到天桥下有一只狗趴在快车道上,靠边停车后回头查看,这才发现,这是一只成年的金毛犬,大概是被车撞倒了,后肢瘫在地上无法动弹,嘴巴里还有血。

  林师傅想把金毛犬抱到一边,无奈太重,一个人抱不动。半岛城邦一位业主正好开车外出,和林师傅一起发现了受伤的金毛犬,“当时,我和林师傅同时发现这条受伤的狗,他看到有狗受伤后,就停下车,准备将狗抱到一边。”两人合力把金毛犬抱到路边草丛上,着急办事的业主拍了一张金毛犬的照片发到群里后就离开了,希望能找到主人,但并没有人认领。

  在群里看到信息后,家住三期的刘辰寒决定下楼看看,正在家看电视的赵女士也立即响应,但下楼后,从后门找到前门,并没有看到受伤的金毛犬。“滴滴师傅(把金毛犬)送到动物医院去了。”新的消息跳了出来,两人立即往一街之隔的华西动物医院赶去,果然,在这里,他们看到了受伤严重的金毛犬和送它来的滴滴师傅。“前前后后来了5个业主吧。”刘辰寒说。

  金毛犬情况很不乐观,检查发现,它后肢多处骨折、骨盆粉碎性骨折,膀胱破裂,多处脏器出血,下颌粉碎性骨折……因为嘴巴里全是血,无法准确得知金毛犬的年龄,刘辰寒推测大概有5岁,脖子上还有红色的项圈,应该不是流浪狗。

  “太痛苦了,医生说伤得太严重了。”赵女士说,摸着金毛犬的脑袋,能感受得到它无助的眼神,但实在是没有办法。征求了医生、林师傅和其他业主的意见,大家决定,让金毛犬接受安乐死,不要再这么痛苦。林师傅主动支付了动物医院的费用,一共1075元。

  金毛犬伤势严重无法救治

  爱心业主众筹分担医药费

  “先打止痛针,真的,它会痛死的。”“安乐死之前,先打个止痛针吧。”快到晚上10时,但群里一直没有安静下来,虽然只能无奈地选择安乐死,热心的业主们仍旧想各种办法,尽量减少金毛犬的痛苦。

  “送它到医院的那个好心人把医院的钱给了,1075元。”@吉尔妈妈向群里牵挂着金毛犬的业主报告信息,@抱抱熊小姐提出,自己要转100元钱给刘辰寒,“你帮我转交给他,这种事如果不分担,谁也不敢轻易救第二次。”随即,得到了群里其他业主响应:“我也转。”

  不到一个小时,群里就众筹了2654元钱,除了支付金毛犬的火化丧葬费用,业主们一致同意,退还林师傅500元,“不能让他一个人承担。”刘辰寒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一开始,林师傅坚决不收,在现场的业主劝说了很久,才把钱转到了林师傅女友的微信上。

  “我们联系了专门给宠物做殡葬的公司,把它拉走了。”赵女士告诉记者,他们给金毛犬临时取了一个名字,叫做“丢丢”。直到晚上11时,守着殡葬公司的人把丢丢带走,业主们才回到家中。

  8日一早,殡葬公司的工作人员给业主发来视频,工作人员给丢丢擦干血迹、清洗身体,然后才送去火化。“殡葬公司知道是大家众筹的费用,还打了折。”赵女士说,算下来,大家众筹的钱刚好够支付医院和殡葬公司的费用。

  他曾想把手表卖了救狗

  第二天难过得没去上班

  8日早上,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林师傅女友税女士,她告诉记者,从宠物医院回到家中,男友一晚上都没睡好,起床后心里还是很难受,不想出门开车上班。

  “晚上我还没下班,他给我说看到有只狗被撞了。”税女士说,因为找不到狗主人,林师傅征求女朋友意见,想把金毛犬送到动物医院,如果治好了真的找不到主人,能不能自己养?税女士让他赶紧把狗送到医院,虽然两人之前有养狗的打算,但并没有养过,不清楚哪里有宠物医院,税女士的顾客提供了附近的一家宠物医院电话,“当时天晚了,我赶紧给医院打电话,怕下班了。”但当林师傅开了十多分钟的车把狗送到三圣花乡附近的动物医院,医生却说伤得太严重了,收不了。

  “后来我又给他打电话,他说要送到华西动物医院。”税女士让林师傅赶紧回来接自己一起去。打开车的后备箱,税女士看到受伤的金毛犬,“眼巴巴地望到,很想你把它救活,好造孽哦。”税女士说,自己当场就哭了,还一个劲地问林师傅,后备箱会不会闷起。在路上,又一次经过了桂溪立交,林师傅还特意给女友指了发现金毛犬的那个地方。

  在华西动物医院,得知金毛犬伤得很重,如果治疗的话,费用不低。林师傅偷偷问女友,想把戴了好几年的手表卖了,不知道能卖多少。“我说他,哪个会买嘛?”虽然泼了男友冷水,但税女士心里也很着急。税女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林师傅的车每个月要还近3000元的按揭费用,除了租房、生活等日常花销,加上之前的一些债务,没存下多少钱。

  后来要给金毛犬注射安乐死药物,红了眼睛的林师傅一直站在外面不忍心进去再看一眼,在税女士的坚持下,林师傅才又一次摸了摸金毛犬。

  心里难受的林师傅不愿意和记者对话,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但税女士说,如果(媒体报道)能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以后开车的人能够多一点小心,养狗的人也会知道要给狗狗戴好牵引绳,更好地照顾它们,也是一件好事。

  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