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8年4月12日 星期

“她就是一个普通人,终有一天她需要独自面对未来”

馨懿的监护人是叔叔宋岗 他对哥哥,对关心馨懿的人说 馨懿很好 上初中了

自己走路上学回家 总爱“咯咯”地笑

  ___满目疮痍已重回葱绿;悲伤哀恸化作生的动力。

  ___当年,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感动和激励着成千上万人收起悲伤,重建家园。

  ___10年里,这些闪亮的名字,已化为一个共同的符号,成为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的一部分。

  ___他们的经历就是我们的经历,他们的成长就是我们的成长,他们的收获就是我们的收获,

  他们的意志就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人物名片

  “总理让路女孩”

  宋馨懿

  2008年5月14日9时40分,北川的一片废墟上,几名战士抬着一个受伤的小女孩一路飞奔,两旁的人迅速让出了生命通道。人群中,一位老人只来得及匆匆看了一眼小女孩,就赶紧让到路边。这位老人就是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他为这个小女孩让路的瞬间被记录。随后,人们把小馨懿叫做“总理让路女孩”。

  受过的伤,都是我的勋章

  “独立”

  前几年,宋岗会特别要求馨懿每天戴着假肢进行走路锻炼,特别是走路的姿势,也会让馨懿学会做家务,自己洗衣物。如今,馨懿已经能够自己上下学,自己整理书桌打理床铺,自己去补习班,自己出门与小伙伴逛街看电影。

  “力量”

  她最喜欢鹿晗的《勋章》。“故事开始在最初的那个梦中,漫天星光只因我而闪烁,我看到平凡的我也会有一刻不普通……当我需要独自站在远方的沙场,武器就是我紧握的梦想,而我受过的伤,都是我的勋章……”歌词里似乎唱的就是自己,给自己力量。

  “开朗”

  在馨懿的成长中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她的笑脸。不管什么话题,她总会“咯咯”地笑。即便是遭到了叔叔的“教训”,她也能很快在另一话题中把“不愉快”抛得老远。就像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可爱一样。

  还记得十年前的“总理让路女孩”宋馨懿吗?13岁的她上初中了。

  她爱动漫、爱看书、追鹿晗,爱打王者荣耀,也有自己的小小“烦恼”。她思维跳跃,爱开玩笑,当你说“年轻人思维活跃”,她会说“是老年人思维古板”,然后“咯咯”地眯眼一笑。

  2008年地震,年仅3岁的馨懿被埋废墟40个小时后成功获救。送医急救途中,包括当时正在灾区指挥救援的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内的多人,主动为其让开了一条道路。小馨懿也因此被称为“总理让路女孩”。

  十年过去,她更加开朗爱笑,家里的各类奖状甚至贴满了墙壁,除了假肢,她跟普通人没什么不同,“我也一样可以行走”。

  奖状一堆

  “最佳班干部”“少年小作家”“爱心小天使……

  棕南西街5号院,馨懿在这里住了7年。2011年,长期关注馨懿的一个陕西爱心单位买下了这套位于2楼的三居室,并将其提供给馨懿以及照顾她的叔叔宋岗居住。不足百平方米,就是她曾就读6年的棕北小学。楼层低是为了她上下楼方便,学校近也为了家人能方便照管。

  去年6月,馨懿小学毕业,之后进入到同样离家不远的棕北中学上初中。“最佳班干部”“少年小作家”“优秀小助手”“爱心小天使”……家里满墙的各类奖状见证了馨懿的小学成长。当年那个小萌妹如今已是个身高1米6的中学生了。

  除了墙上的奖状,客厅里用她4岁时的艺术照制成的几个沙发抱枕也格外引人注目。照片中的馨懿留着小短发,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暖暖的笑容,可爱极了。照片中,丝毫看不出地震曾给她带来的伤痛。

  小学时,尽管离家的距离不足百米,但宋岗和爱人都会轮着接送馨懿。“年纪小,戴着假肢走路不太方便,距离再近也会有车来往,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宋岗说,“但现在要好些了,她渐渐长大了,我们也能稍稍放心了,现在已经能够独自去学校上课,然后回家。”

  独立,一直是宋岗着重培养馨懿的一个方面。他觉得,自己不可能永远照顾她,终究有一天,馨懿需要独自面对未来。前几年,他会特别要求馨懿每天戴着假肢进行走路锻炼,特别是走路的姿势,也会让馨懿学会做家务,自己洗衣物,“从不把她当做一个有残疾的人,她就是一个普通人,而这些就该是她自己需要做的事情。”

  如今,馨懿已经能够自己上下学,自己整理书桌打理床铺,自己去补习班,自己出门与小伙伴逛街看电影。

  萌妹一个

  喜欢Angelababy和鹿晗,总会“咯咯”地笑

  馨懿的房间里贴了不少关于Angelababy以及鹿晗的照片,她是他们的粉丝,她觉得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跟大部分追星的人一样,她喜欢他们的电影、歌曲,渴望去听一场演唱会,想要得到对方的一个签名,也收集他们的明信片,把它们装在书桌的小盒子里。

  她最喜欢鹿晗的《勋章》。“故事开始在最初的那个梦中,漫天星光只因我而闪烁,我看到平凡的我也会有一刻不普通……当我需要独自站在远方的沙场,武器就是我紧握的梦想,而我受过的伤,都是我的勋章……”歌词里似乎唱的就是自己,给自己力量。

  她也爱玩游戏,“荒野求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大逃杀”等等。最擅长王者荣耀,喜欢游戏中的“李白”“后羿”,会给记者炫耀“我是黄金段位了,在同学中都算高的”。不过最近,为了不影响学习,叔叔宋岗暂时没收了馨懿的手机,需要用手机的话还需要提前打招呼。这也成了馨懿的一个小小烦恼。

  不过,在馨懿的成长中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她的笑脸。不管什么话题,她总会“咯咯”地笑。即便是遭到了叔叔的“教训”,她也能很快在另一话题中把“不愉快”抛得老远。就像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可爱一样。

  她会主动地拿出班级毕业相册,给成都商报记者翻看她的好友,指着照片介绍谁是“班帅”,谁是颜值最高的“美女”,谁是班里长得最高的,谁是长得最胖的,谁游戏玩得最棒,谁成绩最好……也会不时地跟成都商报记者开着玩笑,“你年龄好大哦,大我十五岁,但看着咋像三十多四十的人呢”。也会戏谑“曾经帅帅”的叔叔现在“长残了”,说完,一阵大笑。

  宋岗觉得,馨懿骨子里就是一个乐观开朗的人,笑,已经成为她的习惯了。

  也有烦恼

  做作业补习练琴 很想抽一天好好“浪”一盘

  馨懿也有自己的烦恼。她把成都商报记者叫进了她的小房间,小声说,“我可能比你还忙,都没有时间出去玩。”

  “平时白天上课,晚上做作业,还要练钢琴,要晚上10点半才能睡觉,周末也要做作业,上补习班,练钢琴……”馨懿细数着自己的“繁忙”生活,“其实没作业该多好,不练钢琴该多好,抽一天时间出去自己好好浪一盘。”但这些话她可不敢当着叔叔的面讲。

  因为数学成绩不太理想,为了让馨懿能够跟上节奏,叔叔为她报了一个数学补习班,周末时会定时前去上课。此外,每周还会有老师到家里来为她上两个小时的钢琴课。

  宋岗介绍,馨懿四岁起就开始学钢琴了,一直至今。而馨懿的钢琴水平也已经接近十级了。宋岗为馨懿定下的练习任务是,平常必须每天练习至少一个小时,周末则要两小时。“这也是为了她好,不好好学习,没有独特技能的话,以后肯定就会面临很多困难。”

  因为练钢琴,馨懿还曾当过班级里的音乐委员,曾经还想要考到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去,但现在她又有些不想了,“当成爱好要好些,不指望做职业演奏家了。”馨懿觉得自己可能更想成为一个游戏方面的职业玩家或者从业者,但这些她也并未在叔叔面前表现出来。

  另一个烦恼则来自生活中。宋岗常常会直言,馨懿太懒了,“其他都好,勤快点就更好了,我们一天也忙,我要跑车养家,她幺妈要带小孩,她再懒的话,我们就恼火了。”

  陪伴馨懿成长的人们

  监护人叔叔

  “我总是梦到哥哥问,馨懿怎么样了”

  宋岗曾一度担心过馨懿的心理问题。多年来几乎很少在家谈及馨懿已故的父母,做事说话也不会对馨懿有特殊之处,“让过去淡却,用常人眼光对待她的一切。”但馨懿的个性真是天生的,她的世界里除了少了一只腿,似乎没什么不一样。她觉得假肢也能让自己站起来,过去已是过去,即便父母不在了,也没必要因此而自卑,她说:“我就是我”。

  感触最深的还是宋岗。这些年来,宋岗成了馨懿的监护人,也担起了一份责任。他时常做梦,梦里哥哥的身影常常出现,像是要问自己,馨懿现在怎么样了。每一次,他都在心里回答,“很好”。也对自己这些年来的这份责任给出了好评,“我可以坦然地说我做得很好了,馨懿也很好,她的乐观胜过一切。”

  宋岗说,当年地震后曾犹豫要不要接下馨懿,“那时有很多人想领养她,我们也考虑过,但家里已经失去了两个人,还要失去一个小娃娃吗?但我当时也才二十五六岁,正是年轻人最想出去、想法最多的时候,一场地震全打乱了,人生都不一样了。”

  但宋岗不后悔,尽管为生活奔波的日子充满艰辛,但仍然很有成就感。“曾经我们受到了太多关注,其实内心里我们更向往平静,好在这几年已经逐渐好转了,更好的,则是馨懿长大了。”

  因为馨懿身体的快速成长,以及走路姿势不好,去年的一次检查中,馨懿的脊柱出现了侧歪。如果不能及时矫正好,很可能影响到她今后的生活。提到这个问题,宋岗很头疼,他只能把X光片放在馨懿的书桌前,希望她一抬头就能看见,然后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写字姿势。

  小学班主任

  “‘特殊’的关心,会尽量不让馨懿觉察”

  提到宋馨懿,曾相处了6年的小学班主任李芳燕和刚刚带班一学期多的初中班主任张楠,都不约而同地用了“开朗”“善良”“真诚”“乐于助人”等词语,来形容小馨懿这些年来的成长。

  在李芳燕眼中,当初入读棕北小学时那个被众多媒体关注和报道的“明星学生”,现在早已如自己的女儿一样了。即便是上了初中,她也时常关心着馨懿的近况。刚上初中时,李芳燕还专门去到棕北中学,与馨懿的新班主任张楠做了详细的“交接”,而这些“特殊”的关心,她们都会尽量不让馨懿觉察到。

  李芳燕说,馨懿虽有一些特殊的人生经历,但老师们对馨懿和其他同学,都会做到一视同仁,不让她感觉到自己被区别对待,就算上体育课,部分项目馨懿可能没办法参加,体育老师也会给她安排别的训练项目,“只有这样,馨懿才能够慢慢淡忘伤口,健康成长。”

  小学六年,馨懿不仅阳光开朗,还担任了班干部,协助老师管理班级事务,与同学们也相处融洽。

  进入初中以后,随着学业的繁忙,馨懿也更加努力。

  不仅如此,馨懿还十分乐于助人,班级搞活动时,她也积极地出谋划策,也积极参与各种节目排练。

  成都商报记者 杜玉全 张瑾

  摄影记者 王勤 实习生 王瑞琪

  同/步/播/报

  10年之约

  10年前,举着双胞胎过河 10年后,退役战士来看望

  11日11点,来自云南临沧的王磊和来自贵州贵阳的朱大飞,一前一后走进绵竹城区的一个居民小区,两人将赴一个10年之约。

  “干爹好!”双胞胎吕乌蒙、吕铁军快步迎了上去,王磊抱起吕铁军,朱大飞抱起吕乌蒙。“长重了,都快抱不动你了!”王磊说。朱大飞感叹,10年变化太大,昔日襁褓中的婴儿如今已经读小学四年级了。

  2008年5月16日,解放军驻云南曲靖某部的“乌蒙铁军”部队官兵开赴绵竹清平磷矿搜救,遇上磷矿职工家属李承凤。地震后,李承凤带着4个月大的双胞胎儿女在惊恐和绝望中煎熬了4天4夜。战士王磊、朱大飞爬塌方体、躲泥石流、渡堰塞湖,途中翻越5座大山,历经9小时将龙凤婴

  儿毫发无损地送到了安全地带。

  “我们把自己用的床单撕成刚好包得下一个孩子的布条,打一个结挎在肩上,孩子兜在我们胸前。”王磊介绍,当时过一个堰塞湖,水已经齐他们脖子了。王磊和朱大飞把孩子从胸前取下来,举过头顶,“两个战士扶住我们,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一步步走过堰塞湖。”

  为了表达感恩之情,姐弟取名“乌蒙” 和“铁军”。李承凤说,“按我们的风俗,救命恩人就是孩子的干爹了。”

  10年过去,两名战士已退伍转业,但和干儿女一家一直保持联系。他们约定只要有时间,一定会回来看这对双胞胎。如今,十年之约兑现。成都商报记者 王明平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