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8年5月24日 星期

“这是我们家里的事,自己能够承担的,就不愿意多给别人添麻烦”

拒绝更多援助,她带着瘫痪奶奶上大学


  代丽飞很珍惜和奶奶在一起的时光

  两周前的周三,下课的代丽飞刚打开门,就发现偏瘫失语的奶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轮椅上摔了下来,她赶紧把奶奶抱起来,当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但代丽飞不放心,周五天气放晴,她带奶奶去医院检查,果然,奶奶毫无知觉的左腿骨折了。这是代丽飞独自照顾奶奶4年,奶奶第一次受伤住院,代丽飞有些自责。

  代丽飞,是成都大学医学院(护理学院)护理专业2016级学生,今年20岁。4年前,81岁的奶奶突发脑溢血导致偏瘫,爸爸因疾病损伤智力,奶奶的其他子女也都已经年过花甲,从小被奶奶抚养长大的代丽飞不忍心奶奶被送到养老院,一个人孤孤单单,毅然决定,承担起照顾奶奶和爸爸的责任,这个担子一挑,就是4年。

  81岁奶奶突发疾病瘫痪 16岁孙女挑起照顾重担

  如果不是奶奶突然生病倒下,代丽飞或许还能安然地在象牙塔里度过一段纯粹的校园生活,和同学们一样,在教学楼上课、去图书馆看书,课余时间参加社团,也许还会和同学们聚餐、旅游。

  4年前的暑假,81岁的奶奶突发脑溢血,左半边身体瘫痪,生活不能自理,须得有人照顾。但奶奶的四个子女中,代丽飞的爸爸因为从小患病损伤了智力,勉强只能顾好自己,其他的叔伯也都年过花甲,没有能力亲自照顾老人。

  代丽飞从小跟在奶奶身边长大,虽然在农村,家庭条件不是很好,但奶奶一直很疼爱这个苦命的孙女。代丽飞记得,四五岁时,自己半夜生病,是奶奶背着自己走了好远去打针,再背着自己回家。邻居给的糖果,奶奶也会小心地裹在手帕里,留给小丽飞。“我能照顾她,为什么要送养老院?”代丽飞做了决定,向高中学校申请走读,回家照顾奶奶和爸爸,那一年,代丽飞16岁。

  早上五点半,代丽飞就要起床,先帮奶奶穿衣洗漱,做好饭,一边自己吃,一边还要扶着奶奶唯一能动的右手喂饭,实在来不及了,爸爸也能帮着喂一喂。“学校离家近,只要10分钟。”代丽飞说,中午十二点多放学,煮饭收拾的时间就很紧张。

  高中学习紧张,除了上课和照顾奶奶的时间,代丽飞其实并没有多少时间认真学习,“有空就看看书”。高三的“一诊”“二诊”考试,代丽飞都没能上本科线,但代丽飞说,自己并不在意,能不能考得上大学,考上哪个大学,都没有照顾奶奶来得重要。也许是心态轻松,代丽飞的高考成绩刚过“一本”线。“一直是想当老师,后来调剂到了护理专业。”代丽飞想,护理专业也不错,至少对自己照顾生病奶奶和爸爸会很好。

  带着奶奶上大学

  学习和奶奶成为生活的全部

  上大学,面临着要离开家,代丽飞刚刚拿到录取通知书,就早早地做起了计划。在新生群里,她联系上老师,申请走读。开学前,代丽飞在距离学校10多分钟路程的小区里,租下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小房子,月租900元。“有更近的,但是要1000多元,租不起。”代丽飞说。

  上了大学,代丽飞的生活与高中无异,仍然是早早地就要起床,给奶奶换换尿不湿,穿衣,洗脸擦手,做早饭。八点前要赶到学校上课,中午放学,匆匆骑着单车回到出租屋,两个小时的时间要买菜、做饭,还要给奶奶翻身拍痰。因为常年卧床,身体虚弱,奶奶总是容易出汗,代丽飞一天要给奶奶换好几次衣服,避免感冒……这样的生活,代丽飞说,“已经习惯了”。

  23日,成都商报记者在出租屋里,见到了代丽飞。奶奶坐在轮椅上,天气降温,她的腿上盖着一件毛呢大衣。脑溢血带来的后遗症,让奶奶没有办法和代丽飞交流。奶奶偏坐着朝着墙上的电视机,电视里播放着译制片,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在看。

  代丽飞把煮得软糯的稀饭和牛奶喂给奶奶后,端来了热水,细致地给奶奶擦脸。因为倒睫,一直闭眼睛的话会伤害角膜,几乎是每隔几分钟,代丽飞就要“语气严厉”地让奶奶睁开眼睛,但代丽飞望着奶奶的眼睛里,透露着宠溺,熟稔地用自己额头去碰奶奶的额头。听到奶奶喉咙里有痰,代丽飞从奶奶的后背熟练地由上往下拍,让奶奶用力咳嗽。“吐不出来。”代丽飞皱着眉头。

  收拾完,要去上课了。代丽飞把奶奶推回房间,抱上床,盖上被子,然后把电视节目调到热闹的京剧、四川方言节目,故意调大音量,“要让她听到声音。”代丽飞这才关上门,往教室赶去。

  忙碌中抽时间做家教 婉拒了更多的资助

  因为奶奶身边不能长时间没人照顾,代丽飞几乎是一下课就往家里赶,加上从小性格内向,刚开学时,代丽飞甚至很少和老师同学交流。“刚来的时候,可能我问她10句,她能回复一句。”代丽飞的班主任张勇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入校前,代丽飞的高中老师就联系过学校,告知了代丽飞家的特殊情况,学院也注意到了这个独立自强的女孩子。

  2017年上半年,通过学院的联系,一位在川大华西医院附近摆摊的爱心人士了解到代丽飞的情况,主动提出每个月为代丽飞提供资助。再后来,还有人联系帮助,但都被代丽飞拒绝了。

  “这是我们家里的事,自己能够承担的,就不愿意多给别人添麻烦。”代丽飞说,现在,奶奶每个月有1000多的社保金,加上低保和好心人每月1000元的资助,学校每学期的助学金,自己也找了家教的工作,能挣到一些钱,足够自己和奶奶、爸爸的生活,因此再有其他人的资助,自己都拒绝了。

  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但20岁的代丽飞总是衣着简单、素面朝天。身材纤瘦的代丽飞舍不得给自己买一件衣服,手机是花200元买的,但她却愿意给奶奶花钱买品质好的高钙奶粉,奶奶衣服几乎占据里整个衣柜,她说“奶奶用好的,我凑合就行。”

  代丽飞说,现在,爸爸一个人在家里,能照顾自己,小长假时,会把爸爸接到出租屋。但每周代丽飞都会独自回家一次,但每次停留不超过3个小时。每个周末,代丽飞都要去武侯区做家教,最多的时候,代丽飞带着三四个学生。做家教,让代丽飞觉得,自己离教师梦更近一些。“毕业了,如果有机会,还是想当老师。”代丽飞说。

  放学回家,代丽飞会和奶奶聊天,学校今天发生了什么,自己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虽然奶奶不能回应,但代丽飞说,自己已经习惯了,未来的生活可能也不会跟现在有太大的差别。一家人在一起,这对代丽飞来说,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

  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

  摄影记者 王红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