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8年6月28日 星期

新都民警带病妻上班

这边,他忙着办证 隔壁,她静静陪伴



  吴凤权和妻子在单位

  今年年初,新都区办证中心新繁派出所分中心民警吴凤权的妻子因神经性头部感染,从一个正常人变成了如今生活不能自理,无法正常与人交流的病人。因妻子无人照顾,又考虑到离开派出所户籍办理的岗位,会给单位工作带来不便,吴凤权在经得派出所同意之后,开始每天带上妻子,到派出所办证中心上班,如今已经坚持三个月。在人来人往的办证中心,吴凤权的同事和办证的群众,见证着这位老民警对工作和爱人的担当与责任。

  1

  “这是我的妻子”

  好端端的她,连亲人朋友都认不清了

  接过一位群众递交的资料,54岁的吴凤权开始挪动着鼠标,进行信息的输入和核对,不到20分钟,他就完成了一次新生儿入户的办理流程。见暂时没有办理户口的人,老吴喝了一口水,走进了10米外的一间办公室,牵着一位短头发的中年女士走了出来。两分钟后,这位女士又进了办公室,老吴也回到了户口办理的岗位。在办证中心办居住证的刘月兰有些好奇,“这位女士怎么了,也是来办证的吗?是不是突然不舒服?”刘月兰问吴凤权。老吴说:“这是我的妻子。”

  在新都区办证中心新繁派出所分中心大厅内,没有人在意老吴和他的妻子。这天是6月25日,周一的办证中心,比往常要繁忙一些。早上9点,吴凤权开始在柜台前,接待前来办理户口和咨询的群众。上厕所的间隙,他又到旁边的小办公室,将妻子扶了出来,一同前往。

  整个上午,老吴的妻子都待在办证大厅一角的办公室里,等着他下班。办证中心的民警说,这样的陪伴已经持续了3个多月,对老吴夫妻来说,实属迫不得已。

  原来,今年年初的一天,吴凤权的妻子突然感觉不适,次日一早,竟然躺在床上不能动身,大小便失禁。“好端端的一个人,一下子就变了。”生活中,幸福与不幸,总会出其不意地降临,妻子被诊断出神经性头部感染,经过两个月的入院治疗,出院后,原先还每天在家洗衣做饭的妻子,变得生活不能自理,甚至认不清身边的亲人、朋友。

  2

  “她出院后怎么办?”

  单位安排,妻子成办公室新“成员”

  在妻子住院期间,吴凤权的姐姐抽空到医院照顾,吴凤权只有每天下了班才赶到医院。妻子出院之后,怎么办?“我姐姐也有工作在身。”在带妻子上班之前,老吴本想请个人专门照看妻子,他有些委屈地说:“我们打算每个月给3000元,但对方听到我妻子的状况,不愿意来。”无奈之下,吴凤权找到了派出所领导,表达了想带着妻子上班的诉求。这位基层老民警的遭遇,也得到了派出所上下的理解。从今年3月初开始,每天老吴和妻子一同出门,他在柜台帮群众办证,派出所就将他的妻子安排在大厅一角的一间办公室里。

  老吴的妻子,是新都区文管所的一名退休职工,为了帮妻子打发时间,吴凤权买了一本字帖,让妻子在办公室里写字。但已经不太清醒的妻子,多数时间只是望着面前的字帖,长久地坐在那里,对记者的到访没有任何的反应。“座位不是固定的,哪位工作人员不在,就坐哪里。”新繁派出所所长罗铿说。

  和老吴妻子同在一间办公室的,是派出所负责人口管理的辅警,一位辅警告诉记者,大姐在办公室几乎不怎么说话,只有过一次,她拿着字帖问他,“你看我这个字写对没有?”

  如果办户口的群众较多,吴凤权就不能保证每隔一两个小时带妻子上洗手间,办公室里的女同事就承担起了这项任务。“上个洗手间花不了多长时间,作为同事,我们只能尽这点绵薄之力。”一位辅警这样说。

  3月底的一天下午,因为临时通知有事,正和妻子在食堂吃饭的吴凤权去了派出所大厅,20分钟之后回食堂,妻子就不见了。当着派出所一众年轻同事的面,老吴哭得涕泗横流,当天,民警经过两个小时的寻找,终于在新繁街头把他的妻子找到。

  3

  “不愿给大家添麻烦”

  事实上,他没给单位添任何麻烦

  背着老吴,派出所所长罗铿坦言,分局和所上在看到老吴的处境后,都帮他卸包袱,“你如果需要照顾妻子,或者家里有走不开的事,请假就是。”罗铿皱了皱眉头:“他不愿意,所以提出要带着妻子上班。”事实上,3个多月来,因老吴认真的工作状态,加上妻子在派出所上班期间并未有任何异常的举动,老吴带妻上班,并未给派出所工作带来不便。相反,老吴如果离开,办证中心的工作会受到一些影响。

  罗铿告诉记者,在办证中心,户口的办理必须由民警来操刀,而吴凤权就担任着这项职务,同时还统管办证中心其他证件办理事宜,“每天他还要给下属的14名辅警开会、总结。”如果老吴离开,只能让分局重新调派相应的人员顶替,这需要一个过程,如果选派一位新人,还要涉及培训,会给群众办理户口带来一些不便。

  其实,吴凤权深知这一点,他说,自己原本是在新都区办证中心上班,但单位考虑他年龄较大了,于是在新繁派出所成立办证分中心之后,又把他调回了所上,“我家就住在派出所附近,单位很照顾我,目前办证中心只有我一位民警在办户口,我不愿给大家添麻烦。”

  25日下午5点过,吴凤权为当天最后一位办户口的群众办理完毕,便牵着妻子的手一同离开了派出所。3个月来重复出现的一幕,同事们已经习以为常,不过老吴说,妻子如果没有好转,他打算提前退休,陪伴她度过今后的生活。

  成都商报记者 逯望一 摄影记者 王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