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8年6月30日 星期

夫妻情碎 病儿何辜?

儿子重病需骨髓移植配型——■爸爸:妈妈提出先签离婚协议,再配型 ■妈妈:不是不管娃娃,是丈夫让她恐惧


  旺成的婆婆在给他做按摩

  6月28日11点33分,成都总医院血液科移植无菌仓,钟世波给儿子旺成送饭,已晚了3分钟,其他家长隔着门对他说:“赶紧赶紧,就差你了。”这是9岁旺成做了骨髓移植后的第16天。

  2017年7月,8岁的旺成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L2型,经过11个疗程的化疗,旺成仍需要骨髓移植。为稳妥起见,钟世波找到分居两年多的妻子刘发兰,希望她能和自己一起为孩子做骨髓移植配型检查。不料,刘发兰提出,先签离婚协议,否则就不给孩子做配型。

  “我不是不管娃儿,是确实没办法和钟世波过下去了。”刘发兰说,结婚10多年,她一直生活在恐惧和忍耐之中,“争吵、打骂”,丈夫性格太容易走极端,已经让一家人成为了“仇人”。

  儿子重病需骨髓移植 妈妈:先签离婚协议再配型

  6月28日,距旺成住进移植无菌仓已近一个月。钟世波体内提取的造血干细胞半月前完成移植,初步在旺成体内存活了。

  尽管钟世波和旺成成功配型,顺利完成了骨髓移植,但他仍然没想明白——半年前,为什么在自己跪求妻子回成都为孩子做配型检查时,妻子却提出:先签离婚协议,并且注明自己不再负责孩子的治疗费和生活费用,才肯做配型。

  “我和他妈妈(离婚),我的错占主要(部分)。”钟世波说,孩子生病后,全靠亲友、同学筹了20万治疗费,(筹钱)能走的路都走完了。但妻子刘发兰除了从去年11月起,每月发来200元,以及中途回来给了旺成500元外,不仅没为孩子的治疗费想过办法,甚至都不曾回来看过孩子。

  夫妻感情破裂,曾因儿子抚养费未达成一致离婚未果

  钟世波是成都高新区人,刘发兰是德阳中江人。婚后夫妻感情一直都很好,直到2015年前后,由于厂里效益不好,钟世波沉溺打游戏,夫妻间开始有了争吵。后来,刘发兰回到德阳老家镇上开了店,便不常回家。

  2017年初,钟世波先提出离婚,同年6月,因儿子的抚养费没达成一致,两人没有在离婚协议上签字。8月3日,儿子旺成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L2型。

  “儿子怀疑患上白血病时,我打电话让她回来。”钟世波说,刘发兰回来后,问过医生治疗需要多少钱,得到的回复是一个疗程10万至20万。随后,妻子曾问他,治疗多少钱是底线(放弃)?“我当时心里很难受,怎么可能放弃,就说能筹好多是好多。”钟世波说,才让旺成住进了医院。

  妻子就回来过几次

  “同意离婚,但儿子是无辜的”

  就在钟世波为儿子的治疗忙得焦头烂额时,2017年9月,他却接到法院的应诉通知书,刘发兰起诉离婚。同年11月,刘发兰又撤诉了。“儿子生病这个状况,法院也不可能判(离婚)。”

  今年年初,医生说旺成需要骨髓移植。钟世波想让妻子回来一起做配型。2月14日,钟世波见到了久不露面的刘发兰,“我都给她跪下了,求她回来给娃儿做配型。”钟世波说,但刘发兰坚持,要先签离婚协议,并且注明自己不再负责孩子的治疗费和生活费用。双方争执了一个多小时,刘发兰还是拂袖而去。

  万幸的是,钟世波和旺成成功配型,并顺利做完了手术。“我同意离婚,但是儿子是无辜的。”钟世波说。

  妻子回应

  不是不管儿子 是无法再和丈夫生活下去

  6月28日记者拨通了刘发兰的电话,她证实旺成骨髓配型前自己提出了先离婚才做配型。但她说,旺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并不是真的不管,而是因为无法再和钟世波继续生活下去,自己10多年来一直生活在恐惧和忍耐中。这一切,都是因为旺成爸爸。

  婚后争吵打骂 让她觉得非常恐惧

  对于钟世波所说两人是在2015年之后才开始争吵,刘发兰却说,其实婚后生活说不出的苦,争吵、打骂,每次吵架钟世波总是说“离婚,你给我滚”,甚至威胁要杀人,这让她觉得非常恐惧。

  刘发兰说,孩子确诊前一个月,自己回成都住了几天,和钟世波又大吵一架。“我说要走,但衣服在他车上。”她说,其实是在试探,如果钟世波不是真心让自己走,他就不会去拿衣服。但钟世波把东西拿来了,又威胁她说,走了就弄死她。刘发兰说,从那天起,自己心就死了,下决心要离婚。

  旺成怀疑患上白血病那段时间,自己也回了成都,当着一家人的面说过,以前的事都过去不提了,好好过日子。但后来父亲生病,自己就回了德阳,钟世波又打电话来吵架,便没再回去。

  刘发兰说,自己没有说过不负责孩子的医疗费。现在,她帮姐姐看铺子,每月1300元。母亲去世,父亲又重病住院,没有办法(承担旺成医药费)。每个月给钟世波转200元,也知道是杯水车薪,但自己只有这么大的能力。

  没说不救儿子 只要他同意离婚就去做配型

  “我没有说不救(儿子),只要他同意离婚,就去做配型。”假设旺成万一因为没有合适的骨髓而离开,刘发兰说,只能安慰自己听天由命。

  对于钟世波所说,他下跪求自己给孩子配型,刘发兰说,当天很害怕,一直在闪避,没有注意到。记者联系到当天在场的刘发兰所在村的村干部吴姐,因为钟世波报警,派出所通过她联系到了刘发兰。“他有下跪的动作,被他同学拉起来了。”吴姐说。

  对于刘发兰所言对他的恐惧以及他的威胁,钟世波予以否认,“她在我们家,虽然很苦,但从没委屈过她,金银首饰,吃穿耍,一样都没少过,连饭都没要她做过一顿。”钟世波说,结婚10多年,只有两次吵架严重到差点动手。而威胁刘发兰的话,钟世波承认确实说过,但那是一气之下才说的。

  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 实习生 费英娜 摄影记者 张士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