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9年1月11日 星期

一本蜀都家谱开启寻根之旅,追溯成都人两千年传奇历史

入蜀余姓有一支是成吉思汗后人? 流沙河到江苏泰州寻根



  流沙河回老家金堂寻根

  彭雄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爱书如命,过去30余年除了淘书,还收藏有数十种清代等时期的四川旧家谱。在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面前,他从箱子里小心翼翼拿出这些旧家谱,翻开发黄的页面,密密麻麻的文字有如“天书”。

  他说,这批四川旧家谱所录的姓氏渊源,大多非常古老,甚至追溯到曾子后裔,刘邦、刘备后裔,还记录有春申君黄歇后裔明末清初入蜀的故事,以及成都郫县何武家族历时两千多年的繁衍记录等。一个简单的姓氏背后所蕴藏的东西,比我们想象中更深远与博大。

  彭雄还将这些年的研究写成了一本书《蜀都家谱》。

  探秘者

  【在家谱中找寻历史的真相】

  铁木真子孙来到了四川?

  有一支“余”姓确实改自“铁”

  多年前,彭雄的徒弟在古玩市场买了一册清光绪年间的《余氏族谱》抄本,彭雄一看,大吃一惊,上面记载了铁木真(成吉思汗)的家族谱系及大量子孙的故事。其中提到铁木真的五世孙铁木健,他的九个儿子和一个女婿在元朝末年为避杀身之祸隐居四川,分开前每人吟诗一句,作为以后认亲的凭证,其中一句是“余姓更无三两姓,一家分作百千家”。后来,业内有一种说法是“铁”因此改为了“余”姓。

  由此,还牵扯出了成都著名学者流沙河,流沙河原名余勋坦。彭雄当年就这个问题咨询过,流沙河未能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只是回忆自己小时候的情形,小孩起床,大人要扯着小孩耳朵大叫三声他们是蒙古人后裔。几年前,彭雄还陪流沙河回了一趟老家金堂(现青白江城厢镇)寻根。

  彭雄在《蜀都家谱》中写到:2017年的一天,流沙河告诉他,2016年自己和弟弟去了一趟江苏泰州市,找到余家湾余氏祖地,还找到了余家祠堂、余家庙。又找来当地明代编修的余氏老家谱,终于搞清楚了他们的这支余姓不是“铁改余”姓。当地的文史专家考证到的余家湾,原来住着几千余姓。“或许是我们入蜀先祖没有老谱,在修族谱时,就以‘铁改余’的资料,作了自己先祖的资料。”流沙河告诉彭雄。

  专家解读

  成吉思汗的后代确实有入蜀

  并非所有“余”姓都来自“铁”

  “铁”改“余”到底是怎么回事?记者又联系到研究四川历史的专家、79岁的谭继和教授。谭继和现为天府文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四川省历史学会会长。他说,成吉思汗的后代子孙确实有入蜀,这一说法是有史料支撑的。铁木真的一个后代叫铁木健,元朝灭亡的时候,其子孙有一支往南方逃走,隐姓埋名,确实来到了四川。根据余氏族谱记载,改为“余”姓入川后,这部分“铁改余”作为移民,同四川人融合在了一起。

  他记忆中,成都某县还有一个余家的房子,记载了其祖先是“铁改余”,比如房子装饰、宫殿形的吊瓜柱等等。但并不是所有“余”姓都来自“铁”。

  收藏者

  【家谱中窥历史、辨真伪】

  地道老成都人何武的家谱

  记录成都何氏两千年传奇

  彭雄还收藏了一本清代同治十二年刻本的郫县《何氏宗谱》,记录了成都郫县何氏两千年传奇。

  汉代成都出了九位先贤,司马相如、扬雄等,其中还有何武。彭雄说,这一本记录汉代名臣何武的家谱,是目前自己见过的唯一一本记载了自西汉以来两千多年宗族传承的老成都人的家谱。现在四川旧家谱中记录的家族,绝大多数是从外地迁徙来蜀的,有元末明初迁蜀的,有明末清初“湖广填四川”迁来的,土生土长的成都人的家谱非常罕见。

  从宗谱看出,至少从西汉宣帝时起,何家就祖祖辈辈居住在“蜀郡郫县杨柳树何家碾”(今成都市郫都区)。除了记载何氏家族成员,还记载了何武秉公执法的故事等。

  小时候,彭雄一直对彭氏祖先充满好奇,想搞清楚“自己从哪里来”,所以他收藏了四种彭氏老族谱,时间最早是嘉庆年间。他还有记录张大千祖先入蜀的《张氏家乘》手稿复印本,记载有张大千的父母以及兄弟姐妹的情况。

  彭雄特别提到一本虫蛀斑斑的族谱,来自四川安岳的《陈氏族谱》,这个家族中最传奇的人物是彪炳史册的陈离将军。

  2015年热播电视剧《芈月传》,剧中芈月与战国四公子之一的春申君黄歇青梅竹马。彭雄表示,黄歇与芈月的初恋纯属虚构,历史并非如此,他收藏的两种清代钞本《黄氏族谱》,讲述了黄氏先祖春申君黄歇的真实故事。

  专家解读

  家谱有被美化的情况

  专业人士才能辨别真伪

  谭继和谈到家谱的作用很多,如同一个资料库,记录姓氏来源、家规族训、家族变迁,可以承宗追远、纪念祖先、传承族脉,对当下的乡村振兴、乡下文化恢复大有帮助。靠族谱可以保存下大量地方文化和地域文化的特质。

  当然,家谱不足之处也很明显。目前遗留下来的家谱以明清居多,宋代之前的大多流失,往远追溯就更少。很多家谱族谱都选择记载美好的事情,为美化自己家族,甚至还有将历史上同姓的人物写入自己家谱,虽非恶意,但容易出现不符合历史真实的情况。很多真伪问题是普通人不容易发现的,只有专门研究族谱者可以看出破绽。普通人读家谱也没必要钻牛角尖,非要考察出一个真假,现在来看家谱族谱,主要是找文化代表人物,看当时的家规家风,在祖先那个时代起了什么作用,将优秀的文化基因运用到新时代来传承。

  谭继和最后说,族谱家谱纵使有其不足,但它们对历史学、社会学等学科都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陈谋 照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