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9年1月31日 星期

乘客醉酒失物 出租司机一眼未看上交公司

  失物

  1万多现金,加银行卡、手包本身,总价值在3万元左右

  乘客喝了酒打车,开到半路突然要求停车呕吐,出租车司机转过来头发现乘客不见了,却把装有一万多现金的手包落在了车上,1月23日晚,成都金马出租车公司驾驶员徐成德就遇到了这样的事,发现乘客遗失的包后,徐成德没有打开过包看上一眼,直接联系了公司,24日早上,几经确认,遗失手包的乘客终于到出租车公司取回了手包。

  乘客半路下车手包落车上

  徐成德回忆,1月23日晚上8点多,一位男性乘客独自打车要从温江南浦路到成都市区的省人民医院附近,“当时看上去喝得也不多,但是上车就开始打瞌睡了。”徐成德说,刚出温江城区,坐在副驾驶的乘客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当车辆行驶到二环路西二段的仁和春天广场附近时,乘客突然要求停车呕吐,“当时车还在路中间,他就要打开门下车,我赶紧喊‘慢点慢点’。”徐成德说,因当时停车地点在主干道,不能停车,在车上,徐成德看到乘客有些晃地往路另一边走,自己赶紧往前开了一段掉头回来接,可是,开回来后,乘客却不见了身影。“车钱还没有给呢。”

  徐成德看了一圈,仍然不见乘客,徐成德想着“算了”,开车回温江,都已经到了珠江广场,徐成德这才发现,副驾驶座位下方,有一个黄色的包。“也不大,就是一个手提包。”徐成德将包放到副驾驶座上,没有打开,随即联系了公司,“就是说乘客丢了包,要是有人找,公司好知道。”

  “核对”照片证实失主身份

  “当时他报告完之后,手机就没电了。”金马出租车公司服质科科长周利华告诉记者,当晚10点多,乘客就通过报警联系到了出租车公司,但因为当晚徐成德在报告给公司后,手机就没有电了,乘客所说的信息又对不上,暂时没有联系到。

  周利华告诉记者,据乘客回忆说,回家后他妻子发现他手机上只有一个20元左右的支付记录,但是从温江打车到省医院附近,应该不止这个价格。乘客这才发现,自己的包丢了。

  “但是查记录,他说的时间地点又对不上。”周利华说,因为记不到出租车的号牌,公司确认乘客打车信息,只能根据上下车时间、地点进行筛选,但乘客所说的自己在省医院附近下车的,与实际不符。“我给他说,我们司机确实捡到一个包,我又根据这个车的车载视频来查。”周利华说,自己加上乘客微信,请他发来照片,再根据车载视频的图片对比,这才确定是该乘客的乘车信息,丢的包也确实是他的。

  24日上午11点,乘客来到出租车公司,晚班交班后的徐成德也将手包交回公司,经过清点,包内大约有1万多现金,加上银行卡、手包本身价值,在3万元左右。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