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9年3月15日 星期

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副主席高小玫:

0~3岁托育服务缺乏 消减家庭美好生活


  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高小玫代表民革中央发言

  “0~3岁婴幼儿养育支持是当下备受关注的民生短板。”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副主席、上海市委会主委高小玫表示。在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她代表民革中央作了题为《实现幼有所育关系国家未来》的大会发言,引发了社会,特别是0~3岁婴幼儿家庭的关注。

  3岁以下托育服务是影响生育率的重要因素,所以建立育幼服务支持体系是对幼儿群体和育儿家庭的国家责任。”

  “目前我国养老服务体系已初步建立,3岁以下群体也应纳入国家公共服务支持范畴,形成贯穿一生的基本生存与发展需求的公共服务体系。”

  “应逐步构建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育幼制度体系,提出合理的财政支持方式,研究如家庭育儿个税抵扣、隔代养育财政补贴等综合政策的支持。”

  不容忽视

  关系到未来人口结构

  高小玫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自己关注“幼有所育”这一问题已经有相当长时间了,“这个事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关乎服务的问题,而是关系到国家未来人口结构的问题。”发言中,她援引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的一组数据,表明家庭福利投入与生育率正相关。“其中0~2岁入托率越高,生育水平越高。”

  高小玫认为,“3岁以下托育服务是影响生育率的重要因素,所以建立育幼服务支持体系是对幼儿群体和育儿家庭的国家责任。”缺乏3岁以下的托育服务除了会影响生育率,还消减着家庭的美好生活。高小玫在发言中指出,社会育儿服务已成为家庭的一项基本需要。由于机构育幼服务供给严重不足,沉重的育儿照护重任牵制着女性的职业发展,普遍的隔代养育则以祖父母巨大的付出为代价。

  “现在的家庭结构也变了,不太可能家家都有条件让父母过来给子女带孩子。即使是孩子由父母来带,也存在因隔代人观念、生活方式不同而带来的矛盾。”高小玫说。而且现在的育儿要求也提高了,“独生子女的独生子女,你想想看得怎样去养?”她补充道。

  个人建议

  隔代养育财政补贴

  高小玫表示,从国际经验看,多数国家在具备我国当前经济发展水平时,已开始建设从幼至老的终生公共服务体系。“目前我国养老服务体系已初步建立,3岁以下群体也应纳入国家公共服务支持范畴,形成贯穿一生的基本生存与发展需求的公共服务体系。”

  她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日前国家发改委等18个部门联合印发了《加大力度推动社会领域公共服务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 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行动方案》,切实加大了对包括育幼在内的非基本公共服务补短板力度。但育幼领域仍存在没有明确责任部门、无法定支出预算、缺乏优惠政策支持、标准体系不健全、服务监管不规范的问题。

  高小玫坦言,由于育幼领域存在的这些问题,“将3岁以下群体纳入国家公共服务支持范畴需要一个过程,不是那么容易。”她建议,应从建设3岁以下托育服务入手,逐步构建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育幼制度体系,提出合理的财政支持方式,研究如家庭育儿个税抵扣、隔代养育财政补贴等综合政策的支持。

  政府引导

  建立专职管理机构

  高小玫建议,在开展托育服务方面要强调政府支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增加优质普惠托育服务供给,鼓励公助民办、企业自办、社区托育、邻里帮托等各类机构,为育儿家庭提供不同档次的服务。对于托育机构稀少,专业化育儿服务、师资缺乏等问题,高小玫表示,“我不觉得这是一个无解的事,如果服务优质,就能够优价,从而会有更多的人,素质更高的人愿意进入,这个职业也会更尊荣,更有吸引力,最后就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高小玫指出,在0-3岁托育服务中,教育并不在首要位置,而是护育、营养、安全三个方面最为重要。相关规范、监管标准、责任部门职能的设定,均需充分关照托育的保育特性。她建议,加快研究建立我国育幼专职管理机构,逐步实现儿童福利的部门专管。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全国两会报道组记者 张炎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