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9年4月16日 星期

86岁新中国首位女空降兵捐千万后:

除了赞誉 “麻烦”也登门了……


  马旭夫妇年轻时

  马旭夫妇日常生活照

  2月18日,央视播出的“感动中国2018年度人物”中,武汉黄陂的86岁老人马旭和老伴颜学庸备受关注。据颁奖词所述,马旭是湖北军区某部队的离休干部,生活清贫、一生省吃俭用,将1000万元的积蓄全部捐回老家——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木兰县,帮助发展那里的教育事业。

  据记者了解,这1000万元捐款已分两期全部捐出。2018年9月13日上午,马旭夫妇于中国工商银行武汉机场河支行,将第一期300万元捐款转至黑龙江哈尔滨市木兰县。2019年4月8日下午,马旭夫妇又来到中国工商银行武汉市机场河支行,将第二期700万元分两次汇出。至此,他们完成了捐款1000万元的心愿。

  捐款事迹轰动全国,赞誉如潮水般涌向这对老夫妻,马旭夫妇接受成都商报-红星新闻专访时说,生活意外地有了一些“麻烦”。

  捐款后的麻烦

  骗子登门,陌生信件包裹“骚扰”

  陌生人的登门拜访让马旭有些警惕,没有预约,她可能不会开门。每一位到访者,尤其是媒体记者,都需出示身份证明,还要在马旭的笔记本上登记姓名、电话、工作单位等。“你别想太多,我只是比较担心。因为家里已经进过7个坏人了,他们都想来骗我的钱。”马旭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马旭夫妇的家在武汉黄陂区郊区,对外人来说并不好找。《感动中国》播出之后,1000万捐款的事情轰动全国,马旭家门槛都几乎要被踏破,其中不乏来意不善者,老太太将其称为“坏人”。

  前段时间,一位男子来到马旭家中,说自己在海南某所学校读博士,由于家境贫寒无力支撑学费,所以来到武汉,希望马旭能资助其读书。

  对于这种说辞,马旭是不信的。这名男子遭到拒绝后不愿离去,一直待在马旭家中。“电话也不让我打,对讲机也不让我用,门也不让我出,后来我找了个借口出门,才把这个人赶出去。”老太太说,类似的情况还发生过好几次。

  除了骗子登门拜访,意味不明的陌生信件也让马旭夫妇颇为头疼。最近,马旭频繁收到一位李姓男子的信件。男子在信中称,自己是马旭的老乡,被马旭夫妇的事迹感动,又了解到马旭夫妇没有子女,希望能认干爹干妈,赡养他们并养老送终。但该男子在多封信件中提到自己经济条件不佳,希望得到帮助。

  “其实就是想从我这里骗钱。我托人在老家调查过,根本就没有这号人。”马旭告诉记者,该名男子还曾寄过“特产”以表心意,包裹里是4块糍粑。她又让快递员把包裹原路退回去了。老伴颜学庸说,自己和马旭现在收到任何来路不明的包裹都会快递退回。

  当然,更多的拜访者是全国各地的新闻媒体和社会机构。自《感动中国》播出以后,马旭每天都得接待好几拨的客人,同样的话得对着来往的人讲述一遍又一遍。反复如此,让马旭身体颇有些吃不消。

  差点没当成空降兵?

  身材矮小、体重不达标

  在外面,马旭呈现出和在家中截然不同的性格,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她,总是双手攥住老伴的胳膊,眼神有些怯懦。颜学庸不能离开她的视线,不然她便会急切地询问旁人老伴的去向。

  在家里,马旭只用坐着动动嘴,说两句自己的诉求,颜学庸便会很快收拾好一切。“在家一般都是我做饭。”颜学庸说。

  在可以查询到的媒体报道中,关于颜学庸的信息几乎都是只言片语。一位经常帮助马旭夫妇的志愿者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寡言少语的颜学庸为马旭付出了很多,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一样伟大。

  马旭夫妇一生未生育子嗣,其背后的细节却鲜为人知。颜学庸说,“不要孩子”是他和马旭的共同决定。当年,马旭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批空降兵部队的一员,更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名女空降兵。跳伞那年,马旭已29岁了,剩下能够跳伞的时间本就不多,她不希望因为怀孕生子耽误训练,甚至提前退役;另一方面,由于马旭体质的问题,怀孕本身也极具风险。经过反复考虑,颜学庸不愿意妻子冒险,便去做了绝育手术。

  马旭告诉记者,现在年纪大了,依然不后悔当初不生孩子的决定。

  马旭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女空降兵,当年她却差点没能得到这个资格。

  1961年,马旭以军医身份入选空降兵部队,负责跳伞训练的卫生保障工作。“所谓空降兵部队,就是说除非身体素质很差,否则原则上整个部队都要学会跳伞技能。”马旭当年的教官曲少华告诉记者。

  “马旭身材很瘦小,无论身高还是体重,都达不到空降兵标准,她原本是没资格成为空降兵的。”颜学庸说,为了能当上伞兵,身材矮小、29岁的马旭在宿舍挖个坑,垫上细沙,椅子叠到桌子上,每晚在“简易跳台”上反复练次。

  除了深夜练习,马旭还向领导表达自己的强烈意愿。后经过严格考核,她最终如愿考上,成为新中国第一批空降兵成员。

  20多年间,马旭累计跳伞140多次。曲少华回忆,当年马旭由于体重过轻,跳伞后总是飘到比一般战士更远的地方。除此之外,马旭的跳伞生涯几乎没有出过差错。直到1984年,年过半百的马旭还跳伞两次,此后部队从安全角度考虑,不再允许她上天。

  1000万从何而来

  一部分是专利转让费

  1983年4月,颜学庸和马旭研制出“充气护踝”,于1989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该设计可使跳伞着陆时的冲击力减半,当年推广使用后空降部队扭伤率大幅下降。此后,马旭夫妇又研制出“单兵高原供氧背心”,并于1996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至今,这两款专利的改良产品仍在部队中被广泛使用。

  从1983年开始,马旭夫妇将重心转向科研工作,着手把多年医务工作结合跳伞经验总结出来,在军内外报刊发表了100多篇学术论文,包括《空降兵生理病理学》《空降兵体能心理训练依据》等。

  随着科研工作的进一步深入,马旭夫妇还申请到了不少专利,其中一些已经得到转让。

  马旭告诉记者:“很多人不是好奇我哪儿来的1000万吗?其中有一部分就是我的专利转让费。”

  捐款1000万元,颜学庸说,这是他和马旭共同商议的结果。马旭目前的人生经历可以认为是“成功”的,但当年如果不是乡亲们做出这个决定,马旭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所以反哺故乡本身就是有必要的,“这叫感恩”。

  为什么全部捐给黑龙江木兰县?“因为木兰县更穷。”马旭告诉记者,为了木兰县的教育事业,他们决定先将1000万捐给这里。据多家媒体报道,木兰县政府决定用这笔款建设“马旭文博艺术中心”,用于开展教育、文化活动。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严雨程 发自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