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9年5月3日 星期

暴风巨亏10亿,老员工还原始末:和小米对标是“以卵击石”

  一边是欠薪情况还未解决,另一边集团年报却曝出更多问题——4月26日暴风集团发布的2018年报数据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收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亿元。年报的数据中解释,暴风集团亏损的主要原因来自于暴风TV的亏损。

  暴风集团已经自顾不暇,暴风TV的处境更加艰难。近日有该公司员工向记者爆料,公司内部已经开始甩卖测试机……

  变化来得太突然。去年4月时,暴风集团CEO冯鑫公开为暴风TV站台,认为其重要程度超过了此前暴风“铁三角”。但仅过了一年,不光是暴风TV,集团也是负面频出。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此前持续关注暴风TV的情况,但暴风集团及暴风TV一直未就相关问题予以回复。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老员工们普遍认为暴风TV走下坡路的主要原因在于策略问题:既有盲目扩张的失误,也有资金不够却烧钱的失策,而近几年彩电行业的整体下跌更是成了压垮暴风TV的稻草。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王田 北京报道

  打补贴战: 靠亏损抢占市场

  曾计划三年内销量达1000万台,但最终仅卖出235万台

  时间回到2016年,成立一年的暴风TV正是当下投资者关注的焦点。

  当年8月,暴风TV获得了成立后的首轮融资2亿人民币,融资后公司估值为20亿人民币,创下了一年时间估值增至4倍的互联网电视融资和估值增长速度新纪录。

  2016集团年报显示,硬件销售(主要是暴风TV)收入过9亿,占营业收入的55.68%,同比增长597.18%。表面看确实是高速增长,但高速成长却是以亏损为代价。

  当年也有媒体对暴风TV的模式在竞争中能否获得优势存疑,特别是在当年国内彩电销量逐年下滑、彩电均价仍在下降等背景下。有业内人士曾认为,即使暴风TV持续打补贴战,其前景并不乐观。

  尽管如此,暴风集团CEO冯鑫认为“仍有机会”,他曾表示暴风TV对标品牌就是乐视和小米。

  翻看暴风集团2016年-2018年财报,销售商品的毛利率分别为-15.29%、-7.15%、

  -31.97%。暴风TV依然逃不开卖一台亏一台的困局。

  超出他们预计的还有销售总量。暴风TV曾计划三年内实现1000万台的电视销量,但这个数字最后实现的只有235万左右。

  无解难题:

  出厂成本始终比别家高

  同样的开模费,暴风TV销量却不够,而且没有自己的生产线

  亏损是暴风TV一直无解的难题。尽管暴风TV在业内普遍被认为“售价不低”,很多型号同一尺寸比创维海信等售价更高,但仍无法缓解亏损困局。售价高却仍亏损,意味着成本比别家也要高出不少。暴风TV CEO刘耀平曾透露,暴风TV刚起步的时候曾将平均获客成本定在了240元,结果2016年由于核心部件特别是屏幕成本的上涨,最后没有达到预期目标。

  老员工江和告诉记者,暴风TV的电视出厂成本比其他品牌都要高几百块,原因是,同样的开模费,暴风TV销量却不够。江和表示,不同型号的彩电开模费在几百万到上千万元不等,但暴风TV每个型号最多卖个8万、10万台,均摊下来成本就是几百块。这个成本与老彩电品牌完全无法抗衡。

  另一方面,由于暴风TV没有自己的生产线,代工厂每生产一台暴风TV,都要收取百余元的代工费。而其他品牌因为有自己的生产线,不但产量高,成本也跟着拉低。

  与同为互联网品牌的小米相比,暴风的差距也很明显。“主要还是销量,小米销量大,模具费成本拉低到跟传统品牌差不多了。”

  暴风和小米对标是“以卵击石”

  品牌溢价能力相对更弱,又没有造血能力,一句话就是“小米电视亏得起,暴风电视亏不起”

  不断亏损的现状也在透支着投资人与合作方的耐心。老员工小夕透露其中一个明显变化就是,此前暴风TV可以从工厂欠钱提货,但2018年以来必须先打款,工厂才会投入生产,提货要更往后拖。

  记者此前报道,缺货是暴风TV的现状。背后直指产能问题。根据2018年集团年报数据显示,其生产量较17年出现了高达48.12%的缩减。同时库存量缩减86.24%,意味着在没有增量的情况下,暴风TV只能不断清出自己的库存。这也说明了很难有资金融入投向生产。

  2018年暴风TV更是“殊死一搏”。频频用价格战主打“极致性价比”,同时强调“最大的对手还是小米”,意欲死磕小米电视。

  多数员工认为,暴风和小米对标是“以卵击石”。小米此前未做线下也成了节省成本的方式。“我们运营成本亏二三十个点,人家没有这个亏损,就可以把这部分成本摊到电视上。”江和表示。

  2018年冯鑫宣布“all for TV”,围绕电视进行转型。资深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认为这一步没错,只可惜“时运不济”,“电视行业在2017年、2018年全行业出现下跌,2019年仍在下跌,在这种彩电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暴风转型很艰难。”

  电视的利润太低、竞争又非常激烈,而暴风TV品牌溢价能力相对更弱,又没有造血能力,一旦资金链断裂,很难继续生存。除非有一个强大的母公司做支撑。

  但暴风集团显然无法肩起这一重任。梁振鹏表示,一句话就是“小米电视亏得起,暴风电视亏不起”。

  (文中江和、小夕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