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9年5月9日 星期

新物种

巴朗山雪莲 稀缺堪比大熊猫

成熟植株小于500株,发现的学者呼吁保护


  巴朗山雪莲和它的生长环境

  巴朗山雪莲

  “希望下次故地重游,这些冰缘带上顽强的生命依然在茁壮成长。”

  起初不经意采集到的标本,研究后被发现是新种,刚刚过去的五一里论文发表,新种被命名为“巴朗山雪莲”。

  巴朗山雪莲被论文第一作者张亚洲比作“植物界的大熊猫”。考虑到其生长的环境在巴朗山垭口附近,是繁忙的旅游线路,加上当地放牧牛羊,张亚洲呼吁保护新物种,“希望下次故地重游,这些冰缘带上顽强的生命依然在茁壮成长。”

  发现

  巴朗山上野外调查 偶然采到雪莲新种

  张亚洲是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高山生物多样性研究组的在读博士。2017年8月,高山组团队去青藏高原地区做野外调查,途经巴朗山。他印象里,那天天气不错,“大家就准备去巴朗山垭口附近的流石滩调查一下。”

  所谓流石滩,张亚洲解释,即高原上的石头风化后形成的流动的碎石生境,“位置在草甸以上、积雪以下,我们学术上称为冰缘带。”在那里,他们采集了多种雪莲的标本,其中便有一种苞片为黑色的雪莲。“当时没有注意,因为它跟巴朗山上一种褐花雪莲很像。”

  不过回去分析中,张亚洲注意到,这种雪莲与已知的其他种类雪莲差异较大。“它的苞片是黑色的,不像天山雪莲的乳白色;苞片的边缘还有流苏状的齿,这在褐花雪莲上也是不存在的。”此外,这种雪莲还有腺毛,“散发出刺鼻的芳香性气味。”

  除了观察形态,他们还对这种雪莲做了系统发育学分析。“测定它的DNA片段,比较在系统发育树上与其‘亲戚’的基因差异。”结果显示,尽管形态上这种雪莲与褐花雪莲很像,“但在分子层面两者差异很大,支持它是一个新种。”

  考察

  成熟植株小于500株

  命名“巴朗山雪莲”

  确认这是一个新种后,张亚洲他们又去了发现地——巴朗山,“补充调查野外的状况。”张亚洲介绍,调查中发现,这种雪莲分布的区域非常狭窄,大约就在方圆10公里以内。“成熟个体小于100株。”他表示,考虑到可能调查不完全,因此保守估计小于500株。他补充到,根据对川西的广泛调查,巴朗山应为其目前唯一的产地。

  新种认定的论文今年5月1日于《北欧植物学报》在线发表,这种雪莲被命名为“巴朗山雪莲”(学名为Saussurea balangshanensis Zhang Y.Z & Sun H)。

  呼吁

  保护“植物界大熊猫”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张亚洲表示,如果一个物种的居群很小的话,对其繁衍影响很大,“基因的多样性较小,居群会很脆弱。”根据调查结果,他们参照了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的标准。“我们认为巴朗山雪莲为极度濒危。”张亚洲说:“它相当于植物界的大熊猫了,甚至说,比大熊猫还要稀少。”而其所在的高原冰缘带生态系统也很脆弱。

  另一方面,张亚洲说,由于巴朗山雪莲生长的位置距离巴朗山垭口很近,“那里是繁忙的旅游线路,不少游客会停下来观光休息,存在攀折高原花卉的情况。”加上当地牛羊放牧,“也会破坏其生存环境。”

  张亚洲提到,人们对雪莲的药效有一定误解,“没有影视作品里的‘奇效’。”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咨询了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曹栀,她介绍,雪莲花的主要功效是清热解毒、祛风湿、消肿止痛,“很多其他中药都有这个效果。”她表示,不敢说雪莲花的药效更好,“有时候也是个心理问题。”

  “希望大家不要破坏这些高原上的精灵,也请不要购买。”张亚洲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呼吁当地的自然教育机构、植物爱好者、科研工作者以及相关主管部门积极宣传保护这个濒危物种。”5月3日,张亚洲在微博中写道:“希望下次故地重游,这些冰缘带上顽强的生命依然在茁壮成长。”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彭亮 图据受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