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9年5月9日 星期

眉山公安破获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案

假酒制造链条被揭穿 4个步骤 散装白酒变小瓶“名酒”


  一名造假者在卫生状况堪忧的造假酒窝点

  在村上的一假酒作坊内上一星期班后,四川女子贾佳就学到了造假酒的技术和工序,随即,她选择自立门户:自己抓生产,丈夫管采购和销售。利用旧空瓶子造假酒,只需4个步骤,一两元一斤的散装白酒就摇身变成了“小郎酒”、“江小白”、“泸州老窖二曲”等,每瓶成本不到1.5元。

  5月7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从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公安分局获悉,该局破获“1·16”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8人,摧毁制、销假窝点3个,扣押品牌假酒900件、散装白酒3吨,并扣押制假机具8台,假酒标识3万余枚。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梳理其造假链发现,贾佳的窝点是其中之一,三个窝点均以相差无几的手法造出一瓶瓶假酒,并将这些假酒售往湖南、湖北、四川宜宾等地,甚至直接送上了烧烤摊及乡下酒席的餐桌。

  被抓获后,贾佳后悔不已,不止一次地表示,要是当初不去村里老陈的假酒坊,或许就不会有今天这个下场。但在民警看来,即便贾佳没有走进老陈的假酒坊,她或许还会走进其他的假酒坊学习。因为在当地,制造假酒的作坊不少,造假酒的各个环节都应有尽有:生产散装酒的,生产包装的。办案民警透露,“这个地方造假成风,公安机关多次从该镇上抓到造假、售假者,有点类似沿海的假烟村。”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发现,在此次东坡警方挡获的假酒案中,散酒、及包装甚至瓶盖等大多来自当地,有了这些,一般而言,只需要四步,就能造出假酒。

  出租屋内假酒变名酒

  女子一星期学会造假酒 丈夫负责采购销售

  如果不是在假酒坊内的经历,这个五一节,47岁的贾佳至少还能和家人一起共度假期,如今,2019年4月,因为制造假酒,她和丈夫等人被东坡警方抓获。

  小学毕业后外出务工的她在2018年8月接触到了假酒行业。当时,她在同村老陈的假酒作坊上了一个星期的班,就学到了制造假酒的技术和工序。并不复杂的技术和工序,加上比较可观的利润,很快就诱惑了没有正式工作、经济上比较拮据的贾佳夫妇。

  2019年2月11日,贾佳找到亲戚阿芬,租用其乡下的房屋,仅仅用了两天时间,就完成了采购原料和招募工人。

  在贾佳所在的镇上,造假酒已是公开的秘密。在招募工人时,贾佳选择招本地人,并告诉他们是来装酒的,工人们心知肚明,贾佳也认为,自己做假酒,本地人知道了不会外传。

  很快,一切就绪,贾佳主要负责生产管理及望风,贾佳老公负责原材料采购和销售运输等,一两元一斤的散装白酒在这个出租屋内,摇身变成了“小郎酒”、“江小白”、“泸州老窖二曲”等,售往省内外等地。在生产过程中,贾佳还多次给工人强调:如果遇到警察或者听到屋外有很大的狗叫声及吵闹声,就要跑到屋后门的位置躲起来。

  2019年4月2日,突然出现的四川东坡警方,将出租屋内正在生产的贾佳等人一起挡获。

  弟弟被抓哥哥接力 弟妹妻子齐上阵造假

  就在贾佳被四川东坡警方挡获的同一天,远在百里之外的张波及妻子、弟妹等人也正在埋头造酒,突然一声巨响,出租屋的房屋被东坡警方打开,张波等人赃俱获。弟弟张亮被抓的情形,一下闪过张波的脑海。

  2017年,张波得知弟弟张亮在销售假酒,他和妻子还去劝过弟弟自首,但张亮并未听话,2018年下半年张亮因销售假酒被抓。弟弟被抓,原本该吸取教训,但34岁的张波却发现,弟弟被抓后,有个手机还在家里,手机上,有弟弟的一些客户联系方式。鉴于弟妹、妻姐等人没有收入,张波与几人开始商量制造假的“小郎酒”及“江小白”。

  一开始,张波既要负责技术,又要负责销售,后来,几人分工,张波负责采购销售,妻子负责生产,弟妹等人负责接单、财务等。利用张亮手机上的客户,张波将生产出来的假“小郎酒”及“江小白”售往四川宜宾、凉山及海南、湖北等地。

  自知制假犯法,张波等人不敢明目张胆销售,大多通过微信发物流,基本上采用货到付款的方式,遇到一些不付款的,张波也不敢声张。有一次,张波给四川凉山州的一位客户发了350件货,付了200件的钱,有150件酒钱对方不予支付,张波几番催讨,被对方拉黑,张波也无可奈何。

  尽管如此,造假利润依旧可观,张波自称,从2018年年底到被抓获,大约赚了3万元。

  起底造假链:

  制造假酒作坊 空瓶来自废品站

  销售利润空间巨大 每瓶酒售价1-3元

  除了上手快,利润可观,也是贾佳、张波等人从事造假的主要原因。在许多餐厅里,一般一瓶100ml的“小郎酒”、“江小白”价格在15至25元。而以张波生产的假“小郎酒”为例,一件酒(24瓶)售价在85元左右,每瓶约为3.5元,价格差距可达每瓶20元。

  销售利润空间巨大,造假者利润也不小。

  张波自己算了一笔账:一件假的“小郎酒”成本约在64元左右,每瓶酒成本不到3元。其中,包装箱成本约24元,酒瓶成本约15元,人工清洗费约4元,酒成本价约15元,外箱、物流6元左右,这样一算,一件酒利润约20元。

  民警介绍,一个十来人假酒窝点的日生产能力上百件假的“小郎酒”,一天的纯利润可达几千元。

  而贾佳生产的假酒,成本更低。她自称购买制造假的“小郎酒”、“江小白”等“小酒”的酒每斤1-2元,重新灌装包装后,每件(24瓶)卖出的价格是33元左右。折算下来,每瓶酒的售价连1.5元都不到。

  低廉白酒多用酒精勾兑 饮用过量可致失明昏迷

  川内多名酿酒人表示,一两元一斤的白酒,毋庸置疑不是粮食酒,多是食用酒精勾兑而成,饮用过量,可致失明、昏迷、呼吸衰竭甚至死亡。

  除了酒本身的安全隐患,还有酒瓶子。在这些案件中,除了造假窝点卫生状况不堪入目,用于制假的酒瓶大多来自废品收购站。这些从废品收购站购买来的旧空瓶子没有消毒,工人们一般只清洗三次,第1次用毛刷和含有洗洁精的水清洗酒瓶外部,第2次用清水和瓶刷清洗瓶身内部,第3次再用清水清洗瓶子,最后一步就灌装散装白酒。

  “你们哪个知道,这些空酒瓶子之前是装过什么的?”民警反问,众造假酒者一一低头不语。

  (文中涉案人员系化名)

  魏春明 李洋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首席记者 蒋麟 警方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