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1年4月8日 星期

奇 保险公司核定肇事车更换21个配件 4S店只换13个,工时费还更高

律师:4S店构成欺诈,应该退一赔三

  一起普通的追尾事故,两涉事车受损,保险公司核定肇事车辆需要更换21个配件,合计价款金额10100元;核定工时费为3500元。

  然而,当车主郑先生从建国汽车宜宾别克4S店取回自己的别克汽车时,却发现只有13个配件被更换,比保险公司核定需要更换的配件少了8个。更让郑先生难以接受的是:更换的配件少了三分之一多,但4S店收取的“工时费”却高达7582元,比更换21个配件的工时费还多出了4000余元。

  蹊跷\

  更换配件少了,工时费反而多了

  宜宾的郑先生是别克汽车川QZ91**的车主,2021年2月26日,郑先生将汽车借给姐姐驾驶,没想到在宜宾长江大桥桥头发生追尾,导致两车受损。

  驾驶员郑女士回忆,事发后她通知承保汽车险的人保财险公司出险,但保险公司并无人员到场。此后,4S店救援车赶来,将事故车拖至临港建国汽车宜宾别克4S店进行维修。驾驶员郑女士并未当场看到定损清单,只是在一份维修委托书上签了字。

  记者在保险公司加盖公章的《车辆损失情况确认书》上看到,保险公司核定的车损为13880元,其中需要更换配件21个,价金10100元、辅料费280元、工时费3500元,扣除残值350元,实际损失13530元。3月15日,郑先生接到通知后,从建国汽车宜宾别克4S店取回了自己的别克汽车,而保险公司则将修车费13530元直接支付给了建国汽车宜宾别克4S店。

  经人提醒,郑先生开始核对维修清单,发现原本应该被更换的21个配件,4S店只换了13个,其中涉及冷凝器等主要大件共8个,少更换的配件价值4000余元。更让郑先生难以接受的是:更换的配件少了三分之一多,但4S店收取的“工时费”却高达7582元,比更换21个配件的工时费还多出了4000余元。此外,郑先生仔细检查发现,经维修出厂的汽车还存在风机固定不稳、引擎盖撑杆损坏等情况。

  车主\

  4S店 欺诈消费者

  发现问题后,郑先生及时向人保财险宜宾分公司反映了相关情况。经保险公司核查,再次确认了郑先生的车损情况,并于3月18日向郑先生提供了加盖保险公司公章的《车辆损失情况确认书》。

  一位该保险公司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建国汽车宜宾4S店偶尔都有维修“扯皮”事件发生,令保险公司也非常头疼。“如果只换了6000元配件,却收10000多元配件的价款,这是导致保险公司损失了4000元。”

  车主郑先生则认为4S店是对车主进行欺诈,受损的是车主而不是保险公司。“我们花钱买保险,保险公司应该对客户进行足额赔偿(此保险案核定金额13530元),然后才是车主和4S店发生维修合同关系。”郑先生认为,保险公司在支付修理费前,至少应该向客户确认车辆维修情况,确认修好了再支付维修价款。

  但此纠纷中,人保财险宜宾分公司未经向客户确认,在客户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将修车费全额支付给了修理厂。郑先生认为,建国汽车宜宾别克4S店的行为违反《民法典》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构成对消费者的欺诈行为。

  对于此事,建国汽车宜宾别克4S店售后服务负责人张经理表示,公司拒绝就此接受媒体采访,并建议车主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纠纷。不过,张经理称可以继续对涉事车辆进行维修,将没有更换的配件进行更换,或者退还未更换的配件价金。

  律师\

  违反相关法律, 应该退一赔三

  四川纵目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英占表示,郑先生将车子交给4S店维修,双方建立的是维修服务法律关系。4S店在提供维修服务的过程中擅自调整维修费用13530元的各个组成部分,少维修了多个项目,增加了工时费,在表面上维修费没有变化,但实际上对郑先生来说,4S提供的维修未付违反了约定。4S店在提供服务的过程中明知维修项目及工时费的情况,偷工减料,隐瞒了真实情况,而此时双方的交易已完成,4S店提供维修服务的过程存在欺诈行为。根据相关法律,郑先生可以向4S店主张退一赔三,退还13530元,并要求其赔偿40590元。

  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郭刚律师认为,本案事故发生后,4S店维修车辆与车主建立修理合同关系,现4S店未按约进行维修,少更换零件,未及时告知车主,却仍然收取全部理赔费用,已构成欺诈。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四十八条规定:一方以欺诈手段,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受欺诈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该法第五百六十六条第一款规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终止履行;已经履行的,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请求恢复原状或者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请求赔偿损失。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