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1年4月8日 星期

“纸面服刑”案28年水落石出:80余名党员干部折戟“人情”

  经内蒙古自治区党委政法委、纪委监委等多个部门联合调查,备受瞩目的巴图孟和“纸面服刑”案成因水落石出。目前纪检监察机关已认定84名责任人,其中厅级干部8人,处级干部24人,科级干部33人,其他干部9人,已故10人;已给予党纪政务处分54人,其中10人涉嫌违法犯罪移送司法机关调查处理,给予诫勉谈话等组织措施处理20人。

  回溯这一迟到28年的“公道”所暴露的层层监管漏洞,记者发现,80余名不作为、乱作为的党员干部,都折戟在“人情”上。

  巴图孟和,男,蒙古族,1974年10月31日出生,陈巴尔虎旗西乌珠尔苏木萨如拉塔拉嘎查人。

  1992年5月12日,巴图孟和因杀害同村村民白永春投案自首,被公安机关收容审查,关押于陈巴尔虎旗看守所。

  1993年6月9日,巴图孟和因故意杀人罪被原呼伦贝尔盟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1993年9月28日,巴图孟和违法保外就医出所并长期脱管漏管。

  2007年7月陈巴尔虎旗(以下简称陈旗)看守所违法开具《刑满释放证明书》,之后巴图孟和违规入党、违规当选嘎查达(村主任)、违法当选苏木、旗人大代表。

  2017年4月11日,公安机关经对群众举报核实,将巴图孟和依法收监。经检察机关侦查,巴图孟和在担任嘎查达期间涉嫌贪污29万余元。

  2018年6月14日,陈旗法院以贪污罪判处巴图孟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20万元,与原判故意杀人罪剩余刑期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四处请托“开绿灯”,违法办理保外就医

  内蒙古自治区巴图孟和案件工作组4月7日公布的《关于巴图孟和案调查和追责问责情况的通报》显示,1993年6月巴图孟和故意杀人案判决生效后,在待投送监狱执行刑罚期间,巴图孟和母亲——时任陈巴尔虎旗(下称“陈旗”)卫生局会计佟拉嘎,与巴图孟和姑父——时任陈旗人大教工委主任朝鲁门,依托人情关系,为巴图孟和办理保外就医。

  其中,通过时任陈旗医院院长韩某山、副院长吴某福开具虚假病情诊断书,先后请托时任陈旗看守所所长齐林、指导员卜玉贵、副所长张洪富,刚卸任的陈旗检察长拉某、时任陈旗政法委书记陈某、陈旗检察院负责人图某和时任陈旗旗委副书记塔某荣,塔某荣打电话要求时任陈旗公安局局长础古兰为巴图孟和办理“保外就医”,础古兰与时任陈旗公安局副政委天某商量后,在巴图孟和“保外就医”审批材料上签字。

  上述人员在明知巴图孟和不符合法定保外就医条件的情况下,违反1990年司法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罪犯保外就医执行办法》《罪犯保外就医疾病伤残范围》的规定,于1993年9月为巴图孟和违法办理保外就医出所。

  长期脱管漏管,违规入党当村官

  巴图孟和案件工作组通报说,巴图孟和1993年9月至2007年5月“保外就医”期间,在陈旗巴彦库仁镇等地居住、生活。陈旗看守所未按规定向相关司法机关送达保外就医相关法律文书,未履行保外就医考察、续保、收监等职责。属地派出所未履行重点人员管理职责,未采取监管、列管措施;陈旗检察院未履行检察监督职责;担保人佟拉嘎、朝鲁门未尽担保人义务,导致巴图孟和长期脱管漏管。

  不仅如此,巴图孟和还违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010年6月,巴图孟和请托时任陈旗西乌珠尔苏木党委书记陶道办理入党事宜。陶道授意时任苏木党委组宣委员石某、嘎查大学生村官李某代填代写有关入党材料,隐瞒巴图孟和曾受刑事处罚的事实,在未经党支部培养考察、大会讨论决议和苏木党委集体讨论表决的情况下,为巴图孟和违规办理入党手续。在陶道一手操纵下,巴图孟和于2009年4月、2011年8月,违法当选西乌珠尔苏木人大代表;2012年11月,违法当选陈旗人大代表。2009年10月、2012年7月、2015年7月巴图孟和违规当选陈旗西乌珠尔苏木萨如拉塔拉嘎查嘎查达(村主任)。

  为儿子鸣不平,母亲走上漫长上访路

  杀人犯巴图孟和“纸面服刑”案追责问责情况通报后,受害人白永春的母亲韩杰老人如释重负。这是她苦盼了28年,才终于等来的“公道”。

  1992年5月12日,因发生口角,陈巴尔虎旗西乌珠尔苏木萨如拉塔拉嘎查未满19周岁的白永春,被未满18周岁的巴图孟和捅了3刀,心脏破裂导致大出血,不治身亡。1993年6月9日,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巴图孟和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犯罪时系未成年人,有自首等情节)。

  然而,判决生效后,当年9月28日巴图孟和却被“保外就医”,回家过上“纸面服刑”的逍遥生活。

  从那时起,韩杰走上了漫长而艰难的上访路。她曾不知多少次到旗里、盟(市)里,以及呼和浩特、北京等地,找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为死去的儿子鸣不平。

  韩杰老人至今保留着几塑料袋的汽车票、火车票,这些大大小小各年代的旧车票,饱含着一位母亲无尽的辛酸苦痛。不仅如此,在给小儿子白永春讨公道过程中,丈夫与她离了婚。几年后,全力支持她上访的大儿子又因病去世。从此,这位无依无靠的母亲,咽下泪水,离开牧区,进城打工,继续四处上访为儿子讨公道。

  巴图孟和案件工作组通报说:2016年4月,韩某重新反映巴图孟和违法保外就医等问题,呼伦贝尔市和陈旗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并于2017年4月11日将巴图孟和依法收监,但未及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我就是要让那些放掉巴图孟和的人承担责任。”今年75岁的韩杰老人说,这是多少年来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也是作为一位母亲最后的期盼。

  已认定84名责任人,其中厅级干部8人

  巴图孟和案件工作组通报称,目前纪检监察机关已认定84名责任人,其中厅级干部8人,处级干部24人,科级干部33人,其他干部9人,已故10人。已给予党纪政务处分54人,其中10人涉嫌违法犯罪移送司法机关调查处理,给予诫勉谈话等组织措施处理20人。对涉嫌违法犯罪的人员,司法机关将依法严肃追究法律责任。

  2017年4月11日,公安机关经对群众举报核实,将巴图孟和依法收监。经检察机关侦查,巴图孟和在担任嘎查达期间涉嫌贪污29万余元。2018年6月14日,陈旗法院以贪污罪判处巴图孟和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20万元;与原判故意杀人罪剩余刑期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并处罚金20万元。

  “现在那些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的心愿了了。我希望以后正义能够来得及时一些。”韩杰说。

  回顾这一迟到28年的“公道”,数十名党员干部不作为、乱作为,甚至严重违纪违法、涉嫌犯罪等问题,“折戟”的源头都是“人情”二字。

  工作组通报指出:已查明在巴图孟和违法保外就医、长期脱管漏管、违法开具《刑满释放证明书》、违规入党、违规当选嘎查达、违法当选人大代表及有关部门受理韩某信访事项等环节中,多名党员干部、公职人员存在管党治党不力、失职失责、失管失察以及严重违纪违法、涉嫌犯罪问题。

  一些知情者说,受请托的公职人员心无党纪国法,轻易被“人情”击破了制度的笼子,最终把自己关进了法律的笼子。综合新华社、内蒙古政法

  新闻链接

  死者母亲:

  28年没白等

  要去坟头告知儿子

  “这28年我一直向上反映,等到现在终于有结果了。”通报公布后,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受害人白永春的母亲韩杰,她说:“我儿子当时不到20岁就被巴图孟和杀害了,可是谁知道这个杀人犯还能做村主任、当选人大代表呢?”

  韩杰老人昨日告诉记者,她还没有看到内蒙古政法委的通报,她要仔细研究一下被纪检监察机关认定的84名责任人,还要去坟头将这个调查结果告知儿子。她说,自己的生活还在继续,还在努力做针线活,目前身体健康。

  去年9月3日,半月谈刊发《杀人犯一天监狱都没进过!纸面服刑15年,真相待揭穿》一文引发社会关注;2020年9月6日,内蒙古两级政法部门回应,将依纪依法严肃追究,还被害人以公道;2021年3月8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提到纸面服刑,表示社会广泛关注的孙小果、郭文思、巴图孟和“纸面服刑”案中,检察监督流于形式,要深刻反思刑罚执行中的突出问题。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罗丹妮 综合半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