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1年9月14日 星期

《2021科幻网文新趋势报告》发布

读者和内容都呈年轻化趋势 90后创作者成中流砥柱

  当谈论科幻时,专家们会谈些什么?

  9月12日,在全国科普日到来之际,“阅见幻想·未来已来”科幻大咖跨界对谈暨科幻梦想启航计划启动仪式在上海举行。活动上发布了《2021科幻网文新趋势报告》,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研究所先进制造所副所长张文武、科幻世界杂志社副总编辑姚海军、人民文学出版社当代文学编辑部主任赵萍、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严锋、网络作家会说话的肘子等嘉宾,围绕“科幻IP助力产业联动,如何讲好‘新’科幻故事”展开讨论,共话中国科幻文学及科幻产业新未来。

  一组数据

  科幻网文新趋势报告发布

  创作者超51万 90后占比超7成

  当天的活动上发布了《2021科幻网文新趋势报告》(以下简称“《报告》”)。

  《报告》显示,科幻网文发展已经近20年,从2003年开始,玄雨《小兵传奇》开启了科幻网文的序幕,到2010年,现象级作品我吃西红柿的《吞噬星空》一举冲破平台纪录后,科幻类主题越来越丰富。截至2021年8月,起点平台的月票榜前十作品中,科幻题材占了四部。科幻类目前已有超级爆款诞生,白金作家会说话的肘子的作品《夜的命名术》阅读人数、收藏人数、均订数、付费人数、付费金额五项全能,打破起点平台多项历史纪录。单月吸引65万人阅读、15万人付费。

  电影《流浪地球》上映、“科幻十条”发布、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成功发射等行业大事件,带动了一波又一波科幻阅读热潮,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入坑”。2019年,电影《流浪地球》上映,一周内《流浪地球》阅读页面较之前一周增长近4倍,订阅金额和订阅人数增长约7倍,收藏人数增长6倍以上。2021年6月17日,神舟十二号载人飞船成功发射,科幻类别日均阅读人数相较前一周增长超过20%。

  《报告》还显示,科幻网文创作者、读者和内容类型都呈现出一种年轻化的趋势。截至2021年,累计有超过51.5万的创作者在阅文旗下平台创作科幻网文。科幻网文作家群体愈加年轻化,90后创作者成为科幻领域的中流砥柱,占比超7成,其中Z世代(95后、00后)创作者迅速崛起,占比超过58%。每月有超过四成的读者追更科幻作品,其中Z世代是最主要的阅读人群。

  大咖对谈

  姚海军:预见未来是科幻众多功能之一

  改编《三体》要对它的精神内核理解到位

  《科幻世界》是很多人梦开始的地方,主编姚海军对关于科幻和科技的关系,科技以怎样的方式构成科幻的元素,科幻又是怎样以它的脑洞去影响推动科技的传播和发展……进行了解释。

  姚海军认为,科幻和科技的关系非常紧密,科幻小说的开山之作、1818年玛丽·雪莱创作的《弗兰肯斯坦》使这种关系不断得到深化。现在有一个共识,当年玛丽·雪莱创作这部小说时,非常敏锐地感受到即将到来的工业时代的气息和脉搏。科幻在随后的过程当中和科技的关系越发紧密。科幻是科技时代的文学,这个定义是很准确的。如果没有科学,那就没有现代意义上的科幻小说。

  姚海军提到,很多人对科幻小说的预见性津津乐道,他也举出很多的例子,比如凡尔纳《潜水艇》《登月》。但是预见未来并不是科幻唯一的作用,它只是众多的功能之一。姚海军认为,科幻描述了很多种未来,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多的可能性,有一些探索成为了现实,但身处这样一个时代,往往没法去判断哪一种可能性会探索成现实。虽然不能了解庐山的全面目,但是可以知道哪一块可能会有危险,姚海军觉得这是科幻一个很大的作用:“它能够让我们避免一些坏的未来,选择一些好的未来。”

  看了《报告》后,姚海军提到,最近这几年网络科幻崛起,传统出版平台上科幻作品的发表量也是每年骤增。过去是科幻迷每天找书看,现在是线上线下结合,读不过来,可见科幻作品很繁荣。

  在《流浪地球》电影火了以后,IP改编就很热了。说到科幻改编,大家最关注的科幻IP就是《三体》。

  作为《三体》的伯乐,姚海军表示,科幻这一块是电影里面工业化特质最浓的一部分,科幻产业是一个系统工程,但我们现在几乎是从0起步。探索的过程风险很大,特别是像《三体》这样恢弘的作品,对它的精神内核要理解得很到位,要不然徒有其表,改编成电影后肯定会失败。姚海军和很多科幻迷都带着复杂的心情,但他还是希望它出来以后,能够火遍全球。

  张文武:全世界对科幻的定位偏低

  科幻应该登上主流文学的舞台

  对谈现场,张文武也发表了“改编难”的类似观点,他不仅是一线科学家,还是科幻作家,结合双重身份,张文武谈到了科幻与科技的关系:“首先,科幻对我来说是一个思维体操。人生下来都是充满好奇心的,但是人长着长着就不问问题了,工作苦兮兮。人要一直年轻,要保持童趣。”在他看来,科幻是最奔放的思维活动,严谨的科幻是具有前瞻性的科技创新活动。

  张文武认为,科幻是根据科学精神和科学知识,做一些预见,可以打破一切边界去想象,即使有一些错误、夸张也没有关系,提出来伟大的命题,就是一个了不起的贡献。科技从一定程度上来说,是人类能力的一种拓展,比如我们看到的显微镜、汽车。如果要创新,那就必须脑洞大开,要有做梦的能力,有集体行动的能力,要有所突破,从0到1,从无到有,我们急需提升核心竞争力、创新力。创新力的提升,实际上就是需要想象力,而科幻就是创新,所以,科幻和科技创新这两者密不可分,并且现在科幻对于科技创新的作用已经非常大了。

  “在当今的时代,科技创新的力量越来越大,如何快速发展科技创新?应该把科幻的地位进一步提升。科幻文学凭什么不能走到舞台的中心,成为主流的文学呢?”张文武说,我们生活在知识经济的时代,未来是智慧经济时代,任何一点科技的进步,科学的创新发展,都可能影响我们的新文化,我们的新制度,我们的新法律,所以说,科幻的作用在我们这个时代很重要,全世界对它的定位,目前仍然是偏低的。科幻至少应该是主流的一分子。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陈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