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1年10月12日 星期

96岁长津湖战役四川老兵

曾负伤未愈重回战场 不知经历已被拍成电影


  文玉祥手拿《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军抗美援朝英模纪念集》 杨建新摄

  “长津湖是个地名,那一战,我们团的一营二连100多个战士冻死在雪地里……”

  10月10日,在距眉山其中一家影院几公里之外的东坡岛一小区内,96岁的文玉祥老人摩挲着一本《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军抗美援朝英模纪念集》喃喃自语……

  71年前,文玉祥25岁,他的身份,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九兵团20军60师180团团部的一名秘书。

  如今,他是长津湖战役中的一名幸存者。若不是电影《长津湖》上映,许多同事和亲朋都还不知道,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文玉祥老人,还有长津湖战役这样一段惨烈的经历。

  回忆战场

  夜里行军 雪埋了半个身体 土豆冻得跟石头一样硬

  96岁的文玉祥,许多生活琐事忘却了,但一说起抗美援朝,一说起长津湖,他的记忆立马就清晰起来。

  文玉祥老人出生于浙江绍兴,家境贫寒,十几岁加入了新四军领导下的游击队,从此开启自己的抗日之路。1945年6月,他正式加入由陈毅元帅领导的新四军。后来,文玉祥所在部队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九兵团第20军60师180团,他被安排到团部担任秘书。

  1950年10月底,文玉祥所在的第九兵团奉命入朝参战,首战长津湖。部队出发时,战士们只穿着薄薄的单衣和胶鞋。冰天雪地中,战士们的单衣无法御寒,体感温度迅速下降,很多人撑不住,就被冻死在雪地里。他们白天躲避在山洞里,夜里行军,雪深及大腿,人走在里面就被埋了半个身体。

  文玉祥老人说,他作为团部秘书,除了传达,还要负责炊事班的工作,协助炊事班为前线战士煮“饭”——所谓的“饭”就是土豆,在挖出的地洞里将土豆煮熟送到战士手里。“一人一天两个土豆,冻得像石头一样硬。战士们饿得撑不住了,就把冻土豆放在胸口捂热,再一点点啃下来。”

  前线鏖战

  撼人心魄的“冰雕连” 带着长津湖精神在战场拼杀

  说起长津湖战役,在文玉祥老人口中,“冷”“残酷”“惨烈”“悲壮”是出现频率很高的几个关键词。而把这种残酷和悲壮书写到极致的,是一个极为撼人心魄的名字——“冰雕连”。文玉祥所在的180团,除了“冰雕连”,还涌现出杨根思这样的英雄人物,都让文玉祥和战友们心生敬佩。

  对于文玉祥等志愿军而言,需要与之抗争的不止是寒冷的天气。

  “每天都是飞机大炮,美国飞机见人就炸,掉下来多少炸弹,也搞不清楚了。”文玉祥回忆说,在一次为前线战士送饭的路上,美国飞机投下的炸弹落在队伍前方,走在前面的战友们都牺牲了,文玉祥的大腿被弹片击中。负伤以后,文玉祥被送到后方,在伤口尚未痊愈的情况下,他又主动提出回到前线继续参加战斗。结果又一次被炮弹的碎片击中同一条大腿脚后跟,至今仍留有弹片在大腿里面。

  “和那么多牺牲的战友比,我这点伤算什么。”文玉祥说,“我们(赢)就是靠长津湖这种精神,来了(战场),就拼嘛。”

  埋名闹市

  很少向外人提及长津湖经历 不知战役被拍成电影

  从部队退役后,文玉祥被分配在吉林长春一客车厂工作。1966年,响应祖国“三线建设”的号召,文玉祥携家小从东北来到了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的眉山车辆厂。

  工作期间,文玉祥极少向同事提及自己的往事,就连许多亲朋好友也并不知道文玉祥这段长津湖的经历。“我爸喜欢读书,现在老了没事就喜欢写。他说想把一生的经历回忆都记录下来,让大家记住历史,也更珍惜今天的和平。”文玉祥的儿媳戢红说。

  国庆期间电影《长津湖》上映后,文玉祥的家人第一时间去看了,才真正体会到老爷子经历的战事有多震撼人心。“尤其是影片中战士吃冻土豆的场景,老爷子曾经给孩子们讲过很多次,但他并不知道长津湖战役已被拍成电影。”

  眉山市东坡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文玉祥老人不但参加过长津湖战役,还是目前该区唯一获得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纪念章、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七十周年纪念章、抗美援朝志愿军出国作战七十周年纪念章、光荣在党五十周年纪念章,四枚章全有且健在的老兵。杜艳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蒋麟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