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2年8月10日 星期

电捕地龙之痛

野生蚯蚓遭“灭绝式”电捕 地下藏着完整产业链


  电击土地后,不到两分钟,野生蚯蚓顶着烈日爬了出来

  玉林中药港某商家在仓库储存了很多吨野生蚯蚓干

  从前

  遍地都是蚯蚓,搬块石头下面就有好几条

  上世纪九十年代,干地龙卖1元钱/公斤

  现在

  周边田里的蚯蚓越来越少,每次都要骑车到远处的山上才能见到

  干地龙的收购价格每公斤涨到了200多元

  近段时间,全国多地出现的电击蚯蚓现象引发关注。记者近日在广西玉林相关县城、村镇走访时,多人告诉记者,野生蚯蚓经过多年捕捉,已经变得稀少,尤其是电击蚯蚓的工具“地龙仪”出现后,野生蚯蚓的数量急剧下降。而地龙的收购价格,从上世纪90年代每公斤1元钱,涨到七八年前的每公斤40、50元,再涨到现在的每公斤200多元。

  根据《中国药典》记录,在我国几百种蚯蚓品种中,具有药用价值的有4种,分别是:钜蚓科动物参环毛蚓、通俗环毛蚓、威廉环毛蚓和栉盲环毛蚓。前一种蚯蚓干被称为“广地龙”,后三种被称为“沪地龙”。广西玉林生产的蚯蚓属于广地龙,药用价值高,主要用于缓解惊痫抽搐、半身不遂、高血压等症状,是心脑血管疾病用药的原材料之一。

  不仅在广西,据媒体报道,河南、云南、贵州、福建等其他地方也存在电击蚯蚓的现象。专家担心,照这样发展下去,某些种类的野生蚯蚓未来几年可能面临灭绝,这对生态的破坏或许是不可逆的。

  蚯蚓的价值

  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

  收购价格普遍在200元/公斤以上

  据了解,我国有600多种蚯蚓,其中被收录进《中国药典》的只有四种,即钜蚓科动物参环毛蚓、通俗环毛蚓、威廉环毛蚓和栉盲环毛蚓。前一种蚯蚓干燥体习称“广地龙” ,后三种干燥体习称“沪地龙”。广地龙春季至秋季捕捉,沪地龙夏季捕捉。

  根据《中国药典》介绍,地龙主要用于缓解高热神昏,惊痫抽搐,肢体麻木,半身不遂,肺热喘咳,高血压等症状。广地龙主要分布在广东、广西和福建、海南等地,沪地龙主产区在上海、浙江、江苏、安徽一带。

  在玉林市最大的地龙批发地——银丰国际中药港,专业收购地龙的商家有十多户,收购价格普遍在200元/公斤以上。除了当地生长的广地龙外,还有海南运输过来的。

  商户王勇告诉记者,这里的地龙多是周边乡镇用地龙仪电击出来的,收购回来后拿到中药港做批发。“地龙可以随便去打,也没有人管,因为这个东西不是保护动物。”王勇说,经过这几年电击,陆川县和博白县已经捉得差不多了,现在电击地龙要开车走到很远的地方,“原来一天捉100多斤,现在捉20斤就已经很不错了。”

  另外一家商户刘聪说,现在地龙销售风险很大,还有部分广地龙是从外省养殖后收购回来的。刘聪告诉记者,广东现在已经不让电击野生蚯蚓了,“但广西目前没有这样的规定,农户去电击蚯蚓的时候,把大的小的都抓了,太小的不能开肚,就直接晒干做饲料了。”

  一条产业链

  在玉林,捕捉蚯蚓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不少收购商骑着摩托车到农村走街串巷进行收购,然后贩卖到玉林中药港,再经物流发往全国各地。

  捕捉方

  野生蚯蚓数量越来越少

  现在要到很远的山上才能电到

  近年来,随着地龙仪的使用,多地掀起了电击蚯蚓的热潮。这种随处可见的“公共资源”,成为一些人积累财富的手段。在广西,作为中药材的“广地龙”遭遇尤甚。

  7月底,记者来到广西玉林市陆川县。在当地农户指引下,记者在大桥镇找到一家木匠铺,女主人小青是电击、倒卖地龙的小商贩。小青介绍,她已经“入行”七八年了,每到大雨过后,都会拿着地龙仪到很远的地方搜寻蚯蚓踪迹,特别是清晨蚯蚓爬出地面之时。目前,小青家里有七八斤干蚯蚓等着售卖。

  “我们这边都是用电打的,现在收的干蚯蚓120元/斤,等到八九月份的时候可能卖到130元/斤。”记者见到小青时,她正在房子后面的菜园里浇水。她说现在处于电击蚯蚓的淡季,因为天气过于炎热,地面干燥的情况下,很多蚯蚓钻不出来。而且由于常年捕捉,周边田里的蚯蚓越来越少,每次都要骑电动车到远处的山上才能见到。

  与出门打工相比,小青觉得电击蚯蚓赚钱要多些,工作时间也比较随意。她花500多元购买了地龙仪,一般情况下,仅仅一个上午,就能捉到十几斤湿蚯蚓,能卖100多元,有时候甚至可以收获二十多斤,卖200多元。

  玉林中药港商户陈志明向记者展示了地龙仪的效果:将地龙仪插到地上后,不到两分钟时间,十多条蚯蚓从地下爬了出来,有些小蚯蚓不停在地上翻跳,想要远离地面;也有附近的小青蛙、甲虫等动物被惊醒,从土地里钻出来开始走动。

  商户

  收购行业一直存在

  几年间收购价格上涨四五倍

  在陆川县乌石镇,记者找到了收购蚯蚓的陈先生,他是中药港商户陈志明的弟弟。“今年地龙生意不好做,要便宜些。”陈先生告诉记者,今年地龙价格下降可能与疫情持续以及养殖户增多有关。他收购的蚯蚓都是野生的,凑够几百斤就发货到玉林市中药港,他的两个哥哥都在那里做地龙批发生意。

  陈先生看上去有30多岁,回忆起小时候,他说当时见到遍地都是蚯蚓,搬块儿石头下面就有很多条,而现在附近都没有了。“七八年前刚开始有地龙仪的时候,一天在地里能抓三五百斤,甚至有些人抓1000斤,现在越来越少了,很多地方基本看不见了。”陈先生说,当地地龙收购行业一直存在,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干地龙卖1元钱/公斤。地龙仪出现后,当地蚯蚓开始大幅减少。据陈先生介绍,近年来,干地龙的收购价格已经从每公斤四五十元涨到了200多元。陈先生说,他也有地龙仪,但自己现在已经停止了电击,因为附近很难找到野生蚯蚓了。

  陈先生听说,现在广东、海南不让电了,“但广西没有”。公开资料显示,2020年,广东省修改了该省野生动物保护管理条例,明文禁止使用电击、电子诱捕装置猎捕野生动物,同时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制造、出售规定的猎捕工具。不过,记者查询相关部门官方网站,并没有看到禁止捕杀野生蚯蚓的规定。

  流向何处

  最终都流向了各地的药厂

  需求量会越来越大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玉林中药港收购的野生蚯蚓最终都流向了各地的药厂。有商家告诉记者,其中包括同仁堂、康美药业等知名药企。

  当记者拨打相关药企的电话,询问地龙药材的来源时,公司办公室人员和药店人员均表示并不清楚。而在安徽亳州一家地龙养殖合作社,对方称同时在收购野生蚯蚓,其表示本身就是一家药企。该养殖合作社官网显示,其背后投资方为广东某药业有限公司。

  “药厂主要提取蚯蚓里面的蚓激酶,现在蚓激酶每公斤卖到20多万元。”蚯蚓养殖场工作人员陈杰介绍,随着现在高血压和心脑血管疾病越来越年轻化,对蚓激酶的需求量也会越来越大。但他不会收购附近农户电击的蚯蚓,因为规格有大有小,里面可能重金属超标。另外,捕猎野生蚯蚓与环保要求相违背,这种涸泽而渔的办法显然不是长久之计。

  对此,多位专家学者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法律法规对野生蚯蚓的保护还属于滞后状态。在遇到电击野生蚯蚓等行为发生时,除了一些地方有专门的约束法条之外,往往难以找到合适的法律依据对当事人进行惩罚。他们建议,采取加快立法、动态调整野生动物名录、加大公益诉讼力度等措施,保护野生蚯蚓。

  另一种生意

  养殖兴起

  亩产可达6000斤 仍无法取代野生蚯蚓

  除了捕捉野生蚯蚓,玉林市近年来也开始了人工蚯蚓养殖。不过与野生蚯蚓相比,人工养殖的蚯蚓收购价格要低些,而且没有形成替代野生蚯蚓的规模。

  7月29日下午,记者来到陆川县大桥镇一家蚯蚓养殖场。工作人员陈杰指着蓝色大棚告诉记者,里面养殖的都是大平2号蚯蚓,之所以养在大棚里,主要是为了防雨,因为玉林离海边比较近,暴雨到来的时候容易把蚯蚓淹死。

  据陈杰介绍,在玉林地区共养殖蚯蚓60余亩,现在每亩每年可产蚯蚓6000斤,按照每斤保底收购价5元钱来算,每亩地每年收入是3万元。另外蚓粪是天然的有机肥,还能卖给大棚蔬菜,种植出来的有机蔬菜口感好,相对价格也高。

  据陈杰介绍,养殖蚯蚓平时主要喂食牛粪和猪粪,喂食可到周边乡镇收购,价格大概每吨100多元。这种蚯蚓不钻地,常在地表活动,养殖密度很高,每平方米有五十斤左右。

  而收获蚯蚓的时候,在隆起的养殖床边撒点料,蚯蚓就会往边上爬,然后用铲子直接可以铲出来。收获的蚯蚓也不用开肚,用某种药物将蚯蚓肚里的沙土吐干净后,经过清洗,打包放在冷库储藏。集够32吨的时候,药厂会来收购。

  据了解,在河南商丘,也有很多养殖户在田间养殖大平2号蚯蚓,但养殖过程中因容易发生暴雨、酷热,还容易被其他鸟类啄食,所以最终产量只有广西大棚养殖的五分之一,也就是每平方米收获10斤蚯蚓左右。但陈杰说,河南养殖的优势是牛粪便宜、土地平整,很容易投料。

  陈杰称,他所在的蚯蚓养殖厂共投资400多万元,其中包含推土机和传送履带在内。接下来,陈杰打算把当地的污泥拉回来让蚯蚓分解,然后每吨可以得到政府补助200元钱。这样把购买牛粪的钱省了,还有助于乡村振兴、保护环境,这也是蚯蚓养殖厂持续发展的必经之路。

  30岁左右的陈杰在广西养殖蚯蚓有3年时间了,他所在的养殖厂在陆川县、博白县、合浦县均设有养殖基地。在陈杰所在的办公室,记者还看到了其所属公司生产的地龙蛋白(饮品)、地龙茶、地龙蛋白酒、地龙口服液等保健品。其表示,公司每年向大型药厂提供的养殖蚯蚓有5000吨。

  (文中陈志明、小青、王勇、刘聪、陈杰均为化名)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卢燕飞 实习生 曾怡 发自广西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