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导航加载中...

2015年12月25日 星期

首页 » 第14版:证券·社会 » 小伙儿照顾房东4年 举债为其治病 上一篇  下一篇 字号 [放大 默认 缩小]

小伙儿照顾房东4年 举债为其治病

房东中风小伙儿带他四处就医,房东为其免租,两人亲如父子


  医院里,胡军在照顾生病的车大爷

  时至今日,在营康西路184号8号院里,很多住户都认为,3单元2楼6号那一老一少是对父子,不然感情咋那样深呢?

  老头儿中风偏瘫时,小伙儿带着老头儿四处就医,清洗沾了污秽的衣裤,晚上甚至同老头儿同睡一床,只为老头儿如厕方便。家里吃穿用,都由小伙儿开销。老头儿康复后,对小伙儿也挺好,家里家务活,从不让小伙儿沾。

  经成都商报记者了解,老头儿叫车俊麟,小伙儿叫胡军。胡军说,俩人只是房东房客的关系,老头儿中风时,俩人刚认识不久,见老头儿无儿无女可怜,才出手照顾老头儿;而老头儿知恩,至今四年,没收过小伙儿一分房租。

  四年间,两人逐渐融洽,说是房东房客,却更似一家人。十余天前,老头儿再次病倒,小伙儿悉心照料不说,更是举债医治,只是医资较大,小伙儿现已无力支撑。

  你对我照顾 我为你免租

  2011年,南充小伙儿胡军初到成都谋生,而56岁的车俊麟因收入微薄,便将自己居住的一室一厅中的客厅用来出租。胡军选择住进来只为一条:便宜,月租只要200元。

  因车俊麟无儿无女,胡军在成都人单影只,两人便在一锅开饭。胡军没想到,刚住进去十来天,车俊麟在一天晚饭后,突然鼻歪口斜中了风。胡军出于热心将其送医,并垫钱给车俊麟治病,后来又为了省医药费,把车俊麟带回仪陇县老家医院康复治疗,花费了两三万元。胡军母亲李琼珍对记者讲述,当时为了给车俊麟凑医药费,儿子还让家里卖了两头猪。

  胡军说,从仪陇县回成都后,又到月末交租时,车俊麟却找到他说,“以后你不用交房租了。”之后至今四年,车俊麟确实没找胡军要过一分房租,他也没向车俊麟提过偿还医药费的事。

  你给我送饭 我为你添衣

  从仪陇回来时,车俊麟行动还是有些不便,车母年事已高,不便照顾。胡军白天就为车俊麟洗衣物,晚上则与车俊麟同睡一床,方便帮扶车俊麟夜里如厕,而车母则移到客厅起居。

  一个月之后,车俊麟逐渐能自由行动,胡军也在外面找了工作。有一天下班回家,胡军发现堆在墙角的脏衣服,已被车俊麟洗好晾在阳台上,饭菜也已做好,热腾腾地摆在桌子上,“看到那一幕,你想哈我有好感动。”

  院里人也知道车大爷对胡军分外地好。邻居大姐罗家英对记者说,胡军休息时,爱泡茶馆打点小麻将,每次到了饭点,胡军要是还没回屋吃饭,就能看见大爷一瘸一拐,端着饭菜到茶馆,送饭给胡军吃。

  车大爷照顾胡军起居,胡军则自愿负担起大爷的生活开销。除此之外,记者还在车大爷家中看到,胡军添置的冰箱、电视、全自动洗衣机等数件新家电。院里人看两人都对对方好,年岁差又像是父子,很多人都以为两人是父子。而后来两人也顺势认了个义父子关系。

  再次病倒 他打飞的赶回照顾

  院里有人稍微知情,就对双方这种莫名的好产生了怀疑。“他们说,车大爷是孤寡老人,我对他这么好,是不是图他这套房子?”胡军说。“其实他们根本不晓得,这个房子是公房,产权是国家的,车大爷只是长期租赁,每个月还要交60块钱。”胡军说。

  对此,记者也向茶店子街道办奥林社区书记陈传寿核实过,车大爷这套房子确为政府公房。因为车大爷生活困难又生病,前天社区已经送去民政和红十字会的资助款5000元,同时社区也为车大爷申请了低保,估计明年1月就能领到。

  今年8月,胡军想去贵阳发展,到贵阳当天,车大爷打来电话,说自己病重,卧床不起,胡军当夜就又坐飞机回到成都,将车大爷带到医院治疗。胡军白天黑夜都服侍他在身边,车大爷大小便失禁污了衣裤,他也会立即去清洗干净。而据胡母李琼珍介绍,在车大爷住院的同时,胡军的父亲则因胃出血在老家住院,因为这些年自己家和车大爷也有了感情,就叫胡军专心在成都照顾车大爷,胡军父亲则留给她来照顾。

  胡军说,自己也从朋友处借了一些医药费。据主治医生黄江涛介绍,只拿车大爷低蛋白这一点来说,正常人的血蛋白是35mg/L,但车大爷的血蛋白只有18mg/L,“每补充一个单位需要700块左右,我只能说要全部治好,在医药费方面,有一个巨大的窟窿要填。”

  成都商报记者 唐奇 摄影记者 王红强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最新跟帖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