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搜索导航加载中...

2016年9月24日 星期

首页 » 第03版:要闻 » 省医院原院长潘慈康22日离世 下一篇 字号 [放大 默认 缩小]

每周一坚持查病房,数十年雷打不动

省医院原院长潘慈康22日离世


  潘慈康   四川省泌尿外科开拓者之一,1991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曾任四川省人民医院院长,“医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2016年9月22日零时16分,因病抢救无效,与世长辞,享年90岁。

  9月19日8时许,潘慈康最后一次来到泌尿外科病房查房

  9月19日上午8点多,刚过完90岁大寿不久的潘慈康到了距家数百米的省医院第一住院大楼10楼泌尿外科,进行科室查房。每周星期一进行查房,这是他坚持了数十年的习惯。踏进病房,潘老伸出握成拳的右手,和护士周艳琼、郑荷洁分别击了个拳,笑眯眯的样子像个孩子,连全白的长寿眉都跟着颤颤巍巍。

  只是,大家没有想到的是,这竟是潘慈康的最后一次查房。如今,挂有他工作牌的泛黄的白大褂,安静地挂在主任办公室门后,但他却已离开了:22日凌晨零时16分,这位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四川省人民医院老院长、四川省泌尿外科开拓者之一、“医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程。

  犹记

  老院长三天前最后一次查房

  最后一次查房 >>

  坚持了数十年

  “不让我去,我爬都要爬去”

  9月19日,又到周一,上午8点过,“潘爷爷”像往常一样踱着小碎步、不紧不慢地走进了第一住院大楼的泌尿外科病房,护士周艳琼和郑荷洁站在护士站外,和他打了个照面。一脸慈祥的潘慈康伸出右拳,挨个儿跟两个护士击拳,郑荷洁打趣他:“又来了哇!”潘慈康还是笑眯眯地问,“今天忙不忙、累不累?”

  不多久,查房开始,潘慈康仔细地整理好身上的白大褂、挂好左胸口袋外的工作牌,跟他70多年来工作时一模一样。春节前后,潘慈康卧病许久,近两个月才恢复了查房。“只要他不是生病卧床不起,基本上都是风雨无阻。”省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邱明星是1989年到的省医院,笑称自己算是潘老的“孙辈”弟子。

  “考虑到病人实际的情况,我们对治疗方案做了一定的修改……”一改刚刚的慈祥和煦,在“工作”状态的潘慈康十分严厉,认真听着泌尿科医生介绍病人情况和治疗方案,潘老仍不忘提醒,要谨慎,要多多留意。“潘老对待工作非常严肃,对病人对医学都来不得半点虚假。”邱明星说,哪怕是病例上有一个错别字或是语句不通,潘老都会生气地把那页病例撕掉,要求重新补写。

  每周星期一到医院查房,已成为潘老雷打不动的习惯。这个习惯自从医时起,一直持续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已经深入到他血液里头了。”

  潘老的女儿潘红认为,坚持查房、保持病人和医生之间的感情联络的从医习惯,是父亲退休后的精神支柱,已经成为一种乐趣。

  因年事较高,潘慈康患有高血压、心肾功能不全,潘红也曾劝阻父亲不要去了,但父亲一直坚持,“他曾说,不让他去,他就是爬都要爬去。”

  只是,没有人会想到,这是潘慈康的最后一次查房。

  最后一封邮件 >>

  带动年轻医生学习 “你看完没有?学好没有?”

  “原文已译完,但由于我前段时间病了一个多月,电脑好多都忘了。请您们在看文章时对一些错误多加注意,并请告诉我。谢谢!”9月14日,邱明星的邮箱又收到了一封来自潘慈康的邮件,附件里则是潘慈康刚翻译完成的《男性学译文》等国际上关于泌尿外科的最新著作,措辞文雅礼貌,一如潘老的一丝不苟。

  这样的邮件,就像是一次不定时的学习和“考试”,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飞”到每一个泌尿外科医生的邮箱里,在下一次查房时,老头儿会透过眼镜仔细地问“你看完没有?学好没有?”

  “可以说,我们的医生除了有机会出国开会能接触到最新的成果,其他全靠潘老的翻译。”邱明星说,除非有手术,潘老的邮件肯定是第一时间学习。退休在家后,潘慈康除了自己一如既往地扑在最前沿的医学学术学习上,还不忘“带”上学生,常常将文献翻译成中文,就第一时间发给学生。

  别看潘老已90岁,用起电子产品可不输年轻人,至今,潘老70多岁开始学电脑的趣闻还流传在医院里。“潘老70多岁的时候,医院开始教电脑,他学得特别认真。”医院一位行政工作人员说,要“只会说四川话和英语”的潘老用标准的拼音打字,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自己记了一本‘潘氏’字典,遇上医学上的常用词,他就把标准拼音注释记下来,用时再翻翻。”邱明星说,家人在整理“潘氏”字典时,发现足足有20多页。

  凭着学习上的热忱,潘老常常将国外的学术文献翻译成中文,再通过邮箱发送给每一位泌尿外科医生。然而,大家都没有想到,9月14日的邮件,竟成潘老的最后一封邮件。

  最后一次别离 >>

  医者仁心 “病人是弱者,医生要体谅”

  21日晚,不到10点,潘老就洗漱好准备休息了。按照习惯,他会看一会儿书报,到了11点,房间的灯就会按时熄掉。但当晚,已过了熄灯时间,房间的灯却还亮着。女儿潘红起床喊父亲,侧卧着的潘老没有回答,潘红才发现,父亲的呼吸心跳已经微弱。22日零时16分,潘老因病抢救无效,与世长辞。

  潘老的告别仪式在昨日上午7点30分举行。泌尿外科除了值班留守的医护人员,都自发地前去送了潘老最后一程。“特别慈祥的一个老人,一点架子都没有。”提起潘老,彭护士说,年龄小的护士总爱喊他“潘爷爷”,潘老也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父亲总是教我们对人要谦和,生活上要勤俭。”作为独生女儿,潘红小时候对父亲的记忆就是整天见不到人,“我睡着了他没回来,我醒了他又走了。”但父亲言行举止,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自己。潘老对病人的耐心,也感染着邱明星等学生。2014年,一位年轻的患者看遍了省内外各大医院,虽然诊断结果并不严重,但他非要打听到潘老的住址,上门求诊。时年88岁的潘老客气地将他迎进门,仔细地分析了病情,将病人焦急的心安抚回了肚子。“他常说,病人都是弱者,他们有时态度不好是因为身体不适,作为医生要体谅。”邱明星说。

  潘慈康向来手不释卷的“枕边书”《古文观止》犹在,而总摩挲翻阅它的老人却安详地走进了另一个世界。22日,秋雨下了整整一天,似乎也在叹息。

  成都商报记者 于遵素

  照片由省医院和受访者提供

[推荐好友]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首页]

最新跟帖

发帖区

已有0条跟帖(点击查看)     转播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

网友跟帖仅表达其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全搜索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