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7年12月23日 星期

爸、妈 我回来了

  离开童年的房间,和室友一起住进合租房,游戏打到凌晨两点没人管;自己一个人租房子的,每天起早贪黑给猫铲屎……曾几何时,这是年轻人向往的自在生活。

  在很多年轻人看来,独立,是通往自尊自强、拥有完整人生的道路。成年后还与父母一起生活,会让他们颜面无光。

  然而,据北美青年文化平台“VICE”的调查数据显示,近年来,20~34岁的英国年轻人中,有330万人住在父母的屋檐下,比20年前增加了62万。另据美国“商业内参”网站报道,在2005年的调查中,“搬出去住”是35个国家年轻人的主流选择;10年后,仅有6个国家的年轻人仍然视之为首选。搬回家与父母同住的“回巢”现象,正日益普遍。

  和他们生活,有“被需要”的感觉

  大学毕业后,我和男友一道去北京闯荡。炽热的爱情只维持了一年,第二年,我就落得独自在痛苦和回忆里疗伤。爸妈借口到北京旅游,执意把我带回了家。

  回家没住两天,我就受不了父母事无巨细的关注和小心翼翼的关心。其实一段情伤而已,哪有那么要命?只是当初把自己囚禁在过往里不愿走出来罢了。

  因为生活习惯的出入,回家没多久,我就想搬出去自己住。妈妈当时只提了一个要求,租得近点儿吧。于是我在离家不过500米的小区租了个单间配套。每天下班前,总会接到我妈电话,问我有没有和朋友约啊?加班不加班呀?要是没安排的话,就回家吃个饭吧,还说我爸又给我做了我爱吃的糖醋排骨……我妈总说,做三个人的饭不比做两人的更费事,他们没有把我当做负担。

  父母退休后搬到了郊区,这下叫我晚餐就不容易了。于是每天一个的电话变成了每周一个。“喂,今天回不回哦?”“啊,这周不回来啊!”“哦,这周也不回来啊。”……电话里,妈妈的声音越来越落寞,但创业工作真的很忙,不回家都有正当理由。

  真正触动我搬回家陪父母住的原因是——我最好朋友的父亲的突然离世。陪她熬过那段日子,总听她埋怨自己没有趁父亲在好好陪他。她说过一句话,“看一眼,少一眼”,让我感慨最多:从高中开始住校,到大学四年,再到北京两年,当时我回成都也差不多两年了,算下来,这十年里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实在非常有限。

  搬回父母家后,感觉老两口真的很开心。虽然一开始还是有很多不习惯,比如每天上班花在路上要2个小时,但想一想,在北京也要花这么多时间啊!玩玩手机看看小说也就打发了。比如有时候工作到很晚,妈妈会强制让我早点睡;和朋友出去耍到凌晨回家,他俩还看着电视等着我……

  经过这几年的共同居住,和父母之间渐渐磨合出一套舒服的相处方式。在这个过程中,也逐渐感受到父母对我的依赖越来越强。高科技产品就不用说了,手机、电脑、家用电器更新的速度他们已经追不上了,只得向我求助;药品、食品上的保质期,甚至一些说明书上的文字,越印越小,他们戴着老花眼镜也看不清,需要我当他们的眼睛……和父母一起生活,我有一种很强烈的“被需要”的感觉。每每想起,心里都美滋滋的。(穆杉)

  只花合租房的一份钱,解决吃住行的所有问题

  “你现在在哪个位置上班喃?”

  “春熙路附近。”

  “城里头啊,那你每天岂不是多早就要出门?咋不在单位边边租个房子喃?”

  我家住在郫都区,离市中心是有点远。所以平时只要有亲戚聚会,嬢嬢叔叔,每次都少不了要问我上面那个问题。

  通常我都是一边假笑,一边努力解释,进城上班单边总耗时一小时:我每天8:30准时出门,骑12分钟共享单车到地铁站,搭地铁算上换乘时间,9:30之前准能出现在办公室。这,还算好吧?但其实我内心真实的想法是:还不是为了节约钱。

  每月上下班的交通费200多,月底帮家里交交水电气,再算上时不时买袋米买桶油称几斤肉……我只用花别人合租房子的那点钱,就能解决吃住行的所有问题,这才花得值嘛!这样一个月下来,我的工资还能存下好大一笔钱呢。

  大学时代,我就早早地感受到了住在家里的好处。由于是同城读书的缘故,别的同学每个月花1000元,我花500元就搞定,生活质量还比他们高出不少——周五一下课,我就要回家小住两天,享受大鱼大肉和水果零食的优待。

  一家子,东西买回来大家都吃,同样是做一顿饭,几口人吃的性价比,绝对比一个人自己做饭高很多,时间成本、经济成本平摊到每个人头上,性价比不知道有多高!

  比起来,租房子真的是花钱买罪受。我朋友在市里老小区租的房子我去看过,环境不能再简陋,白瓷砖的厨房,釉面都坏了,缝里都是一层黑油。就这环境,每月房租还得五六百。住了不到一个月,她直接搬回家去了。

  不是我娇嫩,独立不得。很多时候,关键还是父母也蛮乐意一家子住在一起的。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嘛,尤其在我们家,一直都是很传统的。主卧是一开始就安排给我住的,虽然本人至今单身,但迟早是要结婚的。就连以后换房子这事儿,我爸妈也早就考虑好了,房子得更大一点,我结婚生子后,一大家子才住得下,方便他们随时帮我带个娃。

  但这也造成了我目前为止和父母居住的最大问题:没事儿的时候,他们总有意无意地说起,我的某个同学又结婚了,某个同学又生娃了。变相催婚!通常我都懒得争辩,这不还早么,慌什么慌?有时候说得凶了,就冷战嘛。等他们在客厅不厌其烦地念念念。

  至于住得太远,比别人少睡觉?我似乎也不缺那点睡眠。坐地铁浪费时间?一个来回,我的电纸书又多看了几十页。社交?我似乎也不注重社交,更别说滥交。比起和父母居住在一起的方便、实在,这些通通都是小问题啦。(小彭)

  为什么要跟父母住?还不是我自己不争气

  我必须先自我检讨一番,因为我的生存能力真的太差了——不会煮饭,不会洗衣,不会使用复杂的家用电器。再加上我妈相当能干且非常宠溺我,吃水果都会削好皮、切好块、戳上牙签的那种……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了我20多年,导致我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90后废柴”。

  所以我为什么要跟父母一起住?还不是怪我自己不争气!

  对于我来说,离开父母最大的问题,就是一日三餐不知道怎么办。不怕您笑话,我连煮速冻水饺和速冻汤圆都无法完成。

  有一次我妈周末值班,她给我准备的材料细致到了什么程度?水已经被预先装在锅里(我对水量拿不准,每次装一大锅半天煮不开),红油调料已经兑好放在桌上,我只需要把饺子从冰箱里拿出来,放进锅里,煮好捞出来,拌匀即可食用。就这样,我都能把饺子一个个全都煮来爆开……最后只好用勺子舀起吃……啊,幸好煮熟了!

  所以一想到一个人住,我可能每天都要吃皮肉分离的饺子,就觉得太惨了!

  有一年我妈单位组织去上海三天。她很纠结要不要去,因为她怕三天之后回来,她的宝贝女儿会每天吃泡面和外卖,不然……就是把她的厨房给烧了。

  当时我妈的焦灼,让我想起电视剧《请回答1988》里,罗美兰女士要出门几天,前顾后盼就是放心不下家里的两个儿子和老公。她把三餐分别装进小盒贴上标签条,内裤衣服洗干净并搭配好每天怎么穿,还要手把手教他们煤熄了怎么办,没有暖气了怎么办……出门的时候一步三回头,操心程度直逼我妈本人!而我,甚至没有正焕和正峰欧巴的聪明机智,我可能就是罗女士老公那种只会躺下抠脚吃薯片的人吧。

  算了算了,等我get到可以活下去的技能,我再考虑搬离父母家吧。唉,越写越生自己的气,我怎么可以那么……笨!(小fu)

  外国青年“回巢”

  我跟父母 像室友一样相处

  弗雷德里克,25岁,德国柏林

  20岁上大学时,我在柏林市住过一段时间。本科毕业后我继续攻读硕士学位,未来打算做一个学期的海外交换生,因此租一年房子不太划算。我搬回家中跟父母一起住,这样能节约不少开支。

  我跟父母就像室友一样相处,比如,我们轮流做饭,冰箱里总是塞得满满当当。要说有什么跟小时候不一样,那就是妈妈不再事事替我操心了。过去她会把我的碗也刷了,而现在只是在碗上贴张便签,或者发条短信提醒我去刷碗。

  我爸妈年轻那会儿,人人都渴望自由,恨不得越早离家越好,如今情况发生了180度转变。我的大多数朋友赞成跟父母同住,我爸的朋友们如今也都和孩子住在一起。

  一起生活意味着必然要放弃一些自由。我睡得晚,喜欢听歌,跟家人的作息并不一致,但我没打算为所欲为。一起生活意味着彼此体谅,如果能做到这一点,跟父母住也好,跟朋友住也好,没有区别。

  为了实现音乐梦想,

  我一直住在家里

  乔纳森,23岁,加拿大安大略

  为了坚持音乐梦想,我跟父母住在一起。上大学那会儿我就住在家里,以免为各种账单挠头。我更愿意把钱花在刀刃上,而不是用来支付房租等不必要的账单。比如,我在研究生期间获得奖学金后,把钱存进了银行,为以后买房攒钱,这让我觉得很充实。

  如果我是那种整天抽烟酗酒、无所事事的小混混,父母早就把我扫地出门了。也许因为我的自觉,我跟他们相处融洽,我的存在没有给他们的生活造成负面影响。

  眼下我的收入还不足以支付房租、餐费等日常开支,但只要时机成熟,我就会离开父母独立生活。

  小地方的人,

  留在父母身边更久

  霍奥,30岁,葡萄牙西斯玛利亚村

  我和爸爸在同一家工厂上班,回家只需走两分钟,非常方便。未来我当然会离开这个村子去大城市发展,但现在还没必要搬出去,何况我喜欢这里的生活——乡下风景优美,就在海边。

  父母很高兴有我陪在他们身边,除了上班方便,另一个让我愿意留下的原因是我的父母很好相处,他们不是那种为了管你而管你的家长。不过,有时确实会感到缺乏私人空间,这是我一直在考虑的问题。

  和我一样,我大部分朋友跟父母同住,所以他们没资格取笑我。我觉得这是生活在乡村的缘故,至少在这个地方,人们会在父母身边待更久。如非必要,花大把钱搬到城里是没有意义的。城里的公寓都很小,虽然能确保私人空间,但目前对我来说还不是必需。

  这不是

  我应该过的生活

  梅拉妮娅,24岁,意大利罗马

  失去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后,我付不起各种账单,搬回了妈妈家。这些年意大利的失业率居高不下,房租节节高涨,像我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即使如此,我仍然觉得这不是自己应该过的生活。

  虽然我妈有时候挺烦人,但我有过更烦人的室友。妈妈对我回来很高兴,一来有人帮她干活,二来她终于有机会参与我的生活了。过去她总抱怨我有了自己的生活后不抽时间陪伴她。当然,大部分父母跟她一样,会经历这种失落感。

  我想搬出去住,越快越好,但每次以为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时,总会发生一些变故让我的计划泡汤。我妈也希望我早点搬出去,倒不是她不愿意我留在身边,而是因为她想看到我重新走上正轨,过上安稳日子。(胡文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