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7年12月23日 星期

《行家本色》,让我明白我对“行家”的理解有多陕隘

  什么样的人,才担得起“行家”这个称号?曾经,我对这个词的理解非常狭隘。

  能写程序控制无人机,让它们随着舞者的姿势起舞,并制造炫酷声光效果的高级程序员,算得上计算机领域的行家;发明了能识别大脑发出的电信号,帮助脊椎损伤或中风瘫痪的病人恢复感官和肌肉行动能力机器人的科学家,是医学科学方面的行家。而负责电热马桶座圈产品包装和在货运码头控制起重机搬运集装箱的,纵然他们的工作技术性强,工作能力无可挑剔,并且都为各自的公司大大节省了成本,可我还是觉得,他们可以是优秀员工,但算不上行家。行家都是些高精尖人才,更别提什么洗衣和种菜了——除非你是袁隆平,不然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农业领域的行家?

  最近看了日本NHK电视台的系列纪录片《行家本色》,他们对“行家”的定义,真是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

  洗衣服要什么技术含量?谁家不是丢到洗衣机里搅,差别只是滚筒洗衣机VS涡轮洗衣机、洗衣液PK洗衣粉。实在有什么顽固污渍,比如白衬衫沾了红油,新校服染了墨水,也不过是提前在那一坨上加大清洁剂计量,用手反复揉搓就好。实在不行,就送去干洗好了。

  所以纪录片里那么多行家,我最佩服洗衣服的古田武。

  这位74岁的老人,是东京一家洗衣店的老板。洗了60年衣服,他还是喜欢和各种奇奇怪怪的污渍打交道。从妈妈留给女儿的旧婚纱,到染上煤灰的新运动服;从精贵的奢侈品外套,到不同材质叠加的连衣裙……他依据材质和污渍的不同,从超过50种不同的去污剂里选择最合适的那种,要是遇到棘手问题,他还需要反复试验,直到将衣物恢复如新。

  一件外套干洗过五六次后,就会有脏东西藏在纤维里,肉眼看不到。古田武坚持水洗,“我喜欢客人带着一尘不染的衣服回家”。可好多材质遇水就会变形啊,这可怎么办?古田武就自己发明了一个“压力人模”。

  他把水洗后变形的衣服穿到人模身上,人模就会喷出蒸汽自动运作起来,不一会儿,缩水外套就被逐渐撑回原形!

  百货公司送来一件深色上衣,他们的客人因为穿着这件上衣,染蓝了下身的浅色裤子和肩挎的名牌包包,已经找过几家干洗店,但都无能为力。古田武还是接下了委托,并亲自着手处理。

  常用的去染色剂不起作用,他只得试着从深色上衣的染色剂的成分下手。接着,他把一件白衬衫故意染色,然后用最笨的办法,一个一个的试剂挨着实验,直到将污渍清理干净。那一刻,老先生不像一个洗了一辈子衣服的人,他像一个做实验的化学家。

  古田武不仅接手别人洗不干净的订单,也接手别人不敢洗的,“如果只接受简单的工作,那我做这份工还有什么意义?”在污渍的世界里,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他是衣物清洗的行家。

  那么多与土地打交道的人,怎么就让朝野哲夫成了个中行家呢?

  这位69岁的老人从小生活在日本农村,父母都是农民,一辈子耕作劳动。在继承了家里的土地后,朝野哲夫把精力放在了甘薯种植上。到他50多岁时,随着日本泡沫经济时代来临,他的事业陨落。一个偶然的机会,朝野哲夫从报纸上读到一则新闻,说原产于地中海的芝麻菜在日本供不应求,于是他开始试着在自己的土地上种植这种日本没有的蔬菜,反复试验三年总算培植成功。

  从此,朝野哲夫开始种植很难栽种的西方蔬菜,再将它们卖给西餐厅。印加土豆、欧洲小红萝卜、洋蓟……他在3.5个足球场大小的田地上,种了多达180种欧洲蔬菜。他的目标不是要种出最大的蔬菜,或达到最高产量,相反,他追求自然生长,“因为施肥,就会让蔬菜染上‘那种味道’。”十余年间,朝野哲夫坚持只用牡蛎壳打成的粉末给土壤增加矿物质,每次播种前,他都会把稻草一遍一遍地混入土壤,他说这样能增加土壤中微生物的数量,让土壤变松弛。

  别人口中的“没听说”“是什么”“好吃吗”就是他的机会。但播种,不发芽;发芽,长不好,就又都成了他的问题。朝野哲夫只能一年一年地实验。他在冬天种下的海蓬子种子没有发芽,于是第二年,他换了个季节再种,这一次,他成功了。

  海蓬子是一种生长在海边岩石旁或盐碱地里的植物,是朝野哲夫从没见过的。为了规模化种植,他把一部分海蓬子幼苗从温室里移到田野里栽种,可两种方式种出的植物,品相差别很大。

  朝野哲夫把两种产品送给熟识的大厨品尝,得到的结论让他欣喜不已——温室里长大的海蓬子风味浓郁,适合作为主菜的配菜使用;田野里长大的海蓬子,盐味淡些,适合沙拉使用。

  “你不可能掌握一切,你一直都要学习。行家,就是从来没有‘够好了’这个概念的人。”日本最会种植西方蔬菜的行家朝野哲夫谦虚地说。(周浅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