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7年12月23日 星期

孩子们的诗,让人会心一笑


  姜馨贺(左)与姜二嫚

  灯把黑夜

  烫了一个洞

  要是笑过了头

  你就会飞到天上去

  要想回到地面

  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

  还记得不久前在朋友圈里流传的那些孩子的诗么?这些精辟巧妙的诗歌令不少诗人都为之惊叹。有人说,小孩是天生的诗人,他们能用最直接的语言,无拘无束的想象力,写出一首首触动人心的诗歌。

  姜馨贺(14岁)、姜二嫚(10岁)姐妹,就是其中几首流传很广的儿童诗歌的作者。她们不但自己写诗,也敢点评大人们写的诗。比如最近,姐妹俩就聊了聊何小竹和沈浩波的诗。 (谢云霓)

  对话:

  孩子是诗歌的原住民

  成都商报: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写诗的?

  姜馨贺:我第一首诗的创作年龄是一岁七个月。当时,我并不知道我在“作诗”,是爸爸把我说的话记在我的“成长笔记”里,后来把它抄出来当成一首诗。再往后,我的“创作量”越来越大,爸妈从“成长笔记”里往前查,查到了这首“诗”。没想到这成了我诗歌创作的起点。

  我的创作应该可以分为三个阶段: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作诗”,是父母认为有趣,便记录了下来,并鼓励我表达;然后,嗯,我已经知道自己在“写诗”,但还不会写字,还是由父母记录,一有灵感就说给他们听;现在呢,我知道自己在写诗,也能够自己写下来了。

  写诗主要是受到爸妈的影响,他们鼓励我表达,也引导我大量地阅读。

  姜二嫚:受姐姐的影响,差不多从两岁半开始创作。我发现姐姐写诗,爸爸妈妈很重视,我有点受冷落,就也开始写。一开始也是口述,让爸爸记下来。

  姜爸爸:孩子是诗歌的原住民。一个真正理解孩子的家长,一定是一个有趣、有诗意的家长,哪怕自己并不写诗。反之亦然,一个真正有趣、有诗意的家长,一定会理解孩子。理解是亲子关系的基础,良好的亲子关系又是孩子一生成长的基础。这些年来,因为陪伴孩子,我们也跟着一起接触了许多好诗。诗歌里有太多美好的可能。写诗,让孩子把漫无边际的快乐与思考,从空中接到地上、心上。

  姜馨贺姐妹诗作

  作为孩子的姜馨贺、姜二嫚大胆点评早已闻名的诗人诗作,诗歌集结号也将两姐妹最近写的几首诗发给诗人何小竹,看看作为大人的何小竹,又怎样评价孩子们的诗。

  今天有点不高兴

  何小竹

  今天有点不高兴

  我把它写下来

  其实以后也应该这样

  有一点不高兴

  就要写下来

  写在纸上

  而不是搁在心里

  姜二嫚:他写出了我想说的意思:写诗就像写日记,把自己心里的话写出来就可以了。

  姜馨贺:发自内心的表达,颠覆了一直以来的诗歌概念、套路!

  花莲之夜

  沈浩波

  寂静的

  海风吹拂的夜晚

  宽阔

  无人的马路

  一只蜗牛

  缓慢地爬行

  一辆摩托车开来

  在它的呼啸中

  仍能听到

  嘎嘣

  一声

  姜二嫚:我原来以为,他写的是什么热闹的地方,没想到,他描写了一个小蜗牛的悲惨。

  姜馨贺:对骑摩托车的人来说,一只蜗牛算不了什么;但对于蜗牛来说,就是世界末日。

  姜二嫚:假如有一辆比天还要高的车朝你开过来,你跑得掉吗?

  姜馨贺:我们永远无法知道那些蜗牛在想什么……

  尴尬

  姜二嫚

  在图书馆

  挑了一摞书

  《生活小窍门》

  《家居收纳》

  还有些做菜做饭做甜点的

  走在路上

  突然觉得好尴尬

  好尴尬

  自己像个小媳妇一样

  很贤惠的那种

  何小竹:前面六行是纯客观的叙述,七、八、九三行加进了主观情绪,起过渡作用,最后两行点题,释放出一种调侃加撒娇的意味。考虑到作者仅是几岁的儿童,也可以说这首诗是对成人生活的一种戏仿。让我佩服的是,作为一个儿童诗人,对诗的结构和节奏把握得如此精准,语言也干净、自然,是天生有好语感的诗人。

  神探柯南

  姜二嫚

  神探柯南太不吉利了

  到哪哪死人

  何小竹:作为神探,自然是只有死了人,有了案子才会出现。这首诗不顾这个逻辑,反向推论,得出神探走到哪里,哪里就会死人的结论,给人一种陌生化的效果,也算是和读者搞了一个带有童稚趣味的恶作剧吧。

  梦

  姜二嫚

  买了块猪皮

  钉在墙上

  用来练拳击

  每当拳头打在猪皮上

  很远的地方

  就传来一声猪的惨叫

  何小竹:这首诗的情景很调皮,如果是成年人写的,那就是一种很巧妙的构思,但姜二嫚写这首诗,我相信是一种源自本真的幽默。其实,成年人失去了天真,想要这样构思也几乎不可能。

  图书馆的大屏幕

  姜馨贺

  图书馆

  有个用来看

  电子报刊的大屏幕

  妹妹用它搜出了

  长江日报报道

  我们姐妹的文章

  然后

  放大

  留在大屏幕上

  背着手

  走了

  何小竹:这也是一首很好玩的诗,就像一部动画短片,其中的妙处我就不多言了,相信读者看到最后都能会心一笑:背着手,走了。哈哈。

  写诗的和不写诗的

  姜馨贺

  我们一家4口

  步行去图书馆

  刚走出珠江公园

  我

  妹妹

  爸爸

  突然都有了灵感

  停了下来

  站在路边开始写诗

  只有不写诗的妈妈

  继续向图书馆

  走去

  何小竹:姜馨贺的这几首诗都有一种幽默叙事的特点,而且是偏冷的幽默,这首诗显得更冷,我读完之后是完全意会到了的,但觉得它不像前面几首那样明确,那样单纯。我有点说不出来,一下陷入了沉思。我只想提示一下:这首诗的重点是不写诗的妈妈,虽然写到她的地方只有三行、16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