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8年7月20日 星期

《少年天子》作者、茅盾文学奖得主凌力去世

晚年不幸患上“渐冻症”,仍称自己是幸运的

  凌力其人

  凌力于1942年2月出生于延安,1965年毕业于西安军事电信工程学院(现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在从事导弹工程技术工作十余年后,于1978年调入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开始历史研究和文学创作,曾任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在文学创作中,凌力以语言讲究、文笔优美见长。

  凌力一生沉潜史籍、辛勤笔耕,创作了《少年天子》《暮鼓晨钟》《倾城倾国》《梦断关河》《北方佳人》等长篇历史小说以及中篇小说、散文随笔、清史研究等共计500余万字。

  其中最为著名的代表作是描写顺治生平的小说《少年天子》,曾获第三届茅盾文学奖,对中国当代文学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此外还在2003年被改编为由邓超、霍思燕主演的电视剧,大受欢迎。

  生前/

  责编回忆:

  她患上渐冻症后乐观坚强

  当代著名历史小说家,茅盾文学奖得主、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研究员、教授凌力,因病于7月18日上午8时许在北京逝世,享年76岁。

  凌力在圈内非常低调,尤其是晚年逐渐淡出了大众视野,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让她还保持着乐观的心态。

  据人民文学出版社《少年天子》责编胡玉萍的回忆,记住凌力,是从连环画《星星草》;认识凌力,是从《少年天子》。知道凌力患病,是2014年10月26日。那是为了续签“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全集”的出版合同到凌力家里,见到胡玉萍,凌力首先抱歉地说:“我不能站起来迎接你,是因为站不起来了。”胡玉萍先是一惊,虽已听说她身体不好,但没想到病情竟如此凶险。在后面的叙谈中,凌力讲述了发病过程,本以为是腰腿的老年病,最后被确诊为“渐冻症”。

  说这话时,凌力没有沮丧,是微笑着的叙说。当时,胡玉萍就感叹她对待疾病的乐观与心态。凌力还说,自己是幸运的,首先发作在腿,不像有的人从大脑、语言、吞咽开始。

  胡玉萍说:“这次谈话的整个过程,我嘴里说着一些没用的安慰话,其实心里却非常难受。她把新出版的长篇历史小说《北方佳人》签上自己的名字赠我,我一直珍藏在书柜里。我知道,这是她的绝笔,为她新书做责编的愿望恐怕今生今世不会实现。”

  2015年初,胡玉萍与同事去看望凌力。凌力明显更消瘦无力,所有的行动更离不开别人的帮助。

  胡玉萍说,虽然疾病缠身,但温暖始终存在,在凌力患病期间,八一电影制片厂离休的老伴不离左右。家里雇佣的阿姨已有十五年,与她及家人都相处很好,存折、医保卡等重要物品都由阿姨保管。那天,临近傍晚,在厨房不时飘来的饭香中,凌力又为他们带去的新版《少年天子》认认真真地签上自己的名字。

  “今天,惊闻凌力逝世,深为悲痛。不能忘却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自出版的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全集以来,她始终给予的大力支持,从而使得这套丛书顺利出版,并一直行销于世,得到各界读者的赞誉。我将永远铭记凌力先生对我们的信任和情谊,将其作品和文学精神永传后世。”

  经历/

  从事导弹工程技术工作

  耗时十年写成处女作

  最早从事导弹工程技术工作并非凌力本意,她曾说自己选择通信专业,是遵从父命。一个多次进出导弹驱逐舰,进行导弹发射遥测的尖端武器科研人员,放弃专业从事文学创作,写出了第一部作品《星星草》。凌力曾说,是历史和生活把她逼上文学创作的道路。

  凌力参加工作不久,就下决心研究历史。在读史的过程中,捻军的英雄史实深深感动了凌力,由此她写作了以描述清末捻军与湘军的恩怨是非的历史著作《星星草》。

  这部80多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耗时十年,先后改了七次。在投给出版社之前,凌力把这部作品送给戴逸先生,他从史学角度肯定了这部作品,并表示可以接纳她为清史研究人员。从此凌力便进入清史研究部门。1980年,《星星草》上卷由北京出版社出版,凌力的历史小说创作之旅也就此开始了。

  创作/

  茅盾文学奖《少年天子》的写作背后:文学是人学

  《星星草》出版后,凌力在研讨会和报刊上都能看到相关评论,但凡能听到、见到的,凌力都认真聆听拜读,认真思索,其中让她最深受震撼的一句是“文学是人学”。此时她已调入人大清史研究所,正在比较系统地研读清代历史,而顺治帝让她产生强烈的感应。一来是凌力觉得人们历来对他评价不公平,更吸引她的是顺治帝独特的性格命运。虽然还未下笔,凌力就想好了书名《少年天子》。

  凌力万万没想到,正是这一部将写人放在第一位的文学作品助她获得了茅盾文学奖。

  茅奖为《少年天子》戴上光环,而让它走进“寻常百姓家”的则是电视剧的改编。2003年,《少年天子》被改编为由邓超、霍思燕主演的电视剧,目前为止《少年天子》在豆瓣上获得了8.5分的评分,被观众奉为经典之作。

  对于《少年天子》的改编,凌力认为电视剧的前半部完全是编剧的再度创作。而凌力比较认可前二十集,一是因为它是尊重历史的,二是因为在重大历史事件、重要人物关系方面都是尊重原作的,整个电视剧和原小说的创作在精神上是相通的。

  凌力曾说:“我希望所写的历史小说,能站在历史和文学之间,能成为边缘科学的一部分。”凌力并不反对各种角度、各种方式表现历史的作品,但是她还是坚持自己的创作理念:历史小说要写的是所截取的那段历史中可能存在的人和事。

  成都商报记者 陈谋 实习生 杜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