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8年10月29日 星期

不“疯魔” 不“成磨”

江油68岁“磨疯子”钻研水磨 获4项国家专利

儿媳停薪留职帮他推广水磨面,年产已达1500吨


  一根轴可以带动4个磨的水磨

  冯年高家保存的老式水磨

  他的水磨

  每个石磨都是他手工打造完成,整个设计制作花了8年时间。一根轴带动4个磨,一个小时可以磨120斤面粉

  他的坚持

  水磨是老祖先留下来的,他们当年做水磨非常不容易,不能到了我这一辈就没有了!

  江油小溪坝镇潼江旁,一条水渠流经三合村68岁冯年高的屋底,水能驱动涡轮然后带动水磨进行磨面。冯家这一传统水磨,已经传承200余年。经历机械化的冲击后,痴迷水磨的冯年高坚持要将磨传承下来,经过多年的研究改良,现在4个磨一起推,效率大大提高。

  目前,冯年高的水磨已经获得了4项国家专利。而他的儿媳,为了不让水磨失传,也从山西的一所高中停薪留职,回家将水磨磨面产业化,现在已可年产1500吨水磨面。

  风光

  潼江边上有100多家水磨 磨面碾米最长要等10几天

  小溪坝镇三合村,紧靠潼江,水资源丰富,曾经历过水磨面风光的时代。68岁的冯年高,是冯家水磨的第十二代传人。28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冯年高家,他家至今保存着两台古老的水磨,一个用于磨面,一个用于碾米。虽然两个水磨早已不再使用,但用水驱动的老磨盘等仍完好无损。

  在冯家的屋底,是一条水渠,用木头制作的磨盘仍在下面摆放着。记者下到屋底,发现木质磨盘直径2米左右,磨盘的上方一点,是用木头制作的水渠。冯年高介绍,从潼江引入的水流通过木质水渠冲到磨盘上,然后磨盘通过一根传动轴,带动位于一楼的两个水磨。

  看着这两个水磨,冯年高感慨,上世纪七十年代前,水磨是当年磨面碾米的重要工具。几十公里长的潼江边上,有大小水磨100多家,而冯家水磨就是其中之一。“那时候,我们就是靠水磨生存,利用水磨帮其他村民磨面碾米收取加工费,而加工费就是粮食代替。”冯年高自豪地说,他们家的水磨有200多年的历史,那时候,四面八方的人赶来磨面碾米,有时积存的粮食达到上千斤,水磨日夜不停,有的人要等十几天才能磨好面,碾好米。

  衰落

  受机械化冲击仅剩一家

  他因痴迷被称“磨疯子”

  在冯年高的印象中,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机械化的出现,导致水磨开始出现衰落。

  “主要是水磨效率低,磨120斤面粉需要6个小时,而磨面机只需要20分钟。因此,大部分人选择了磨面机,也因为此,潼江边上的水磨开始被淘汰,最后仅剩下我们一家。”冯年高眼中,闪烁着泪花。

  但冯年高并不甘心,他17岁时,跟着父亲学了石匠活儿,用附近玉屏山的石头凿成石磨,企图重振家业。父亲劝他别搞,钢磨效率高,水磨早晚会淘汰。但凭着一股犟劲,冯年高没日没夜地打造大磨、小磨,圆磨、方磨,连环磨、多重磨,均因费工费时,效率不高,半途而废。尽管如此,每逢节假日、赶集日,冯年高仍四处考察水磨,常常幻想着创造奇迹,那时的他也被乡里人称为“磨疯子”。

  磨面不成,他又去学了铁匠、电焊工。四十二岁那年,县里开发小水电,他获得了灵感,毅然背负行囊,远赴绵阳学做小水电,为改良水磨做准备。三个多月后回到家乡,父亲要和他分家,妻子要跟他离婚。

  但是,执着的冯年高仍然在坚持解释:水磨是老祖先留下来的,他们当年做水磨非常不容易,不能到了我这一辈就没有了!

  改良

  历时8年发明4道碾磨

  获得四项国家专利

  “水磨效率低,是因为一根轴只带一个石磨,而每次磨面,都至少需要4-5次,如果我改成一根轴带五个石磨,这样一来,效率问题不就解决了吗?”于是,冯年高开始设计脑海里的理想蓝图。

  由于只有小学文化,不会绘图,所有技改样式和零部件,全是冯年高进行手工试验,轴的大小、石磨进料口的大小、每个磨之间的距离,他全都装在脑海里。“我只有一边实践一边设计修改,最难的主要是如何让轴来带动5个石磨,想了差不多一年时间。”冯年高说,每个石磨都是他手工打造完成,整个设计制作花了8年时间。

  28日,记者在冯年高家看到,他在潼江边挖了一个水渠引水,有专门控制水流大小的开关,两个涡轮带动一楼的两个水磨,每个水磨有4个磨在转动。一位工人从二楼的进料口下料,然后每个磨磨完后从上往下传输,最后面粉和麦麸自动分离。

  “最开始是一根轴带动5个磨,后来经过若干次的试验改良,一根轴带动4个磨已经能够完成磨面的整个过程。现在,一个小时可以磨120斤面粉。”冯年高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2016年夏天,冯年高的儿子和儿媳从山西回到老家,冯年高表达了要将自己的水磨传承下去的愿望。他的儿媳张从容想到了申请专利,便开始着手准备,到现在,冯年高发明的节能高效水动石磨、挂面自动旋转低温烘干装置等四项发明已经获得了国家专利。

  发扬

  儿媳停薪留职办公司

  将进行产业化经营

  据小溪坝镇政府相关负责人介绍,张从容原本是山西一所高中的语文老师,而且在当地非常出名,但从2016年开始,就停薪留职回到了老家,专门负责冯年高的水磨面。

  说起自己的想法,张从容表示,她只想将冯家的水磨面发扬传承下去。她说,2016年春节,她和老公回到老家,冯年高叫他们去看磨坊,他们发现一根轴带四个磨的水磨已经设计制作成功,以前磨面需要多人干的活,现在一个人就干完了,效率大大提高。

  “当年高考后,我有3个月的暑假,于是就回家开始为他申请专利,在那个过程中,老太爷一直在表达要将水磨传承下去的愿望,于是我就向学校提出了停薪留职,回家专门为老太爷推广水磨面。”张从容笑着说,她也是快退休的人,也没有什么压力,能帮老太爷将水磨传承下去,也是了却他的心愿,“现在每年可以生产1500吨水磨面,我们已经创办公司,将产品进行产业化经营,把水磨面推广出去。”

  成都商报记者 汤小均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