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9年9月8日 星期

冒雨打卡“时光博物馆”

老成都人和新成都人都来了

  ▶走过记忆供销社、老教室……“70后”刘尚明触景生情,用手在课桌边比划着说:“我们那会儿读书的条件比这里模拟的还艰难些,课桌就是用一个木板搭一长条。”这名来自国营川西机器厂航利航空公司的数控铣工,是公司唯一的四星级技能专家,今年5月被评为首批“成都工匠”。

  ▶昨日上午,雨水并没有熄灭人们前往参观成都宽窄巷子“时光博物馆”的热情。冒着细雨,几位特别的观众也赶到现场,“乘上”时光大篷车,一路分享他们的故事。

  全国优秀人民警察

  将两个儿子也培养成警察

  刚走进岁月交通局,听闻记者想要采访她,江志敏就慢慢地、小心地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拿出两枚金属奖章别在胸前——它们分别是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模、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那是江志敏作为一名优秀人民警察的象征和骄傲。

  1970年,17岁的江志敏加入了警察队伍,这一干就是几十年。她说,这几十年里,自己见证了5种警服的更换。“刚到成都黄瓦街派出所时,我们一个月工资20来块钱,当时还上六天班休息一天。”江志敏回忆道。

  那时派出所一共才12名警察,“那会儿还分东、西城,我们这一块属于少城,很多社区都还是四合院。”她说,最忙的时候自己要负责12条街道的治安,处理各种家庭纠纷、邻里纠纷,还要做好治安防范工作,顺带管教有违法行为的青少年。据其同行的同事介绍,当年江志敏能把自己负责的两千多户人家家庭成员的姓名、职业等信息记得清清楚楚。

  逛到年代照相馆,老人家有些疲惫,找一张竹椅坐下来。看着房屋里的老物什,她告诉记者,自己刚刚参加工作时,很多普通老百姓家里的物件还达不到这屋里的水平。曾经天天走街串巷的她感慨道:“现在确实是翻天覆地地变化了。”

  在几十年警察生涯中,江志敏曾获得公安系统二级英模、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更是将两个儿子都培养成了人民警察。江志敏于2008年退休,但又在青羊分局老党员工作室于黄瓦街辖区宽窄巷子警务室挂牌的那天,回到了社区工作中来。

  从山村娃到“成都工匠”

  用知识和技术改变命运

  记忆供销社勾起了“成都工匠”刘尚明的回忆,他出生于攀枝花的农村,小时候每天上学需要走上一二十里路,还曾因家庭经济状况不好辍学。他告诉记者,那时候下课之余,他还上山采集制造草纸的山草、树皮等,晒干后拿到供销社去卖以补贴家用。“因为家里比较穷,我们要一边读书一边放牛、放羊,顺便上山收集这些。”

  不过,刘尚明用知识和技术改变了自己的人生。1996年7月中专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国营川西机器厂航利航空公司,从事航空零部件制造及修理攻关工作。通过自修大专、参加本科学习并取得本科文凭,他从一名普通一线操作工人成长为研发技术人员,成为“四川省技能大师工作室”技能大师。

  谈起另外一个自己感触最深的变化,刘尚明说是当代人对于技术、对于“匠人精神”的回归和尊重。他以德国制造举例,“德国需要的不仅是博士研究生,还需要大量的高技能、技术人才。现在中国也是这样发展的。”

  今年5月,刘尚明被评为首届“成都工匠”。“为什么我们第一批就500人,未来还将达到几千人?因为我们不是选拔金字塔尖的人才,让人觉得这离他们相差太远。”他说,而是要通过“成都工匠”的评选去展现优秀的技能可以为人才们带来怎样的优惠条件、待遇、荣誉,进而让大家真切感受到作为工匠,国家对他们的重视程度之高。

  至今,刘尚明已带徒23人,其中8人获技师工程师、5人获高级技师;获得“国家专利”11项;获得成都市“青年岗位能手”、“成都市能工巧匠”、“成都好工人”、四川省“技术能手”等40余项荣誉。除了本职工作,刘尚明还会负责一些地方院校或企业的专家评选,承担各级技能大赛的出题、裁判职责,将工匠精神、技能传递下去。

  西南第一高楼他在建

  12年见证成都成片变样

  罗登华在记忆供销社驻足良久,他的父亲曾在供销社上班,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很眼熟。“原来哪家有辆自行车都不得了。”罗登华告诉记者,“永久牌,那个时候还要凭票才买得到。”

  2007年,罗登华从湖北来到成都,算是“新”成都人。他是全国第一批接触超高层建筑顶模系统的先行者,现为西南第一高楼——成都绿地中心468项目机电负责人,西南地区唯一一台“空中造楼机”机电操作人员。

  罗登华来自中建三局,2007年来成都参与的第一个项目是成都时代广场,见证了过去十年成都成片发展的历程。“那时候,成都南门那边的建设项目就是成片成片的。”作为一名建筑人,他很认可网民给国家取的“基建狂魔”这个外号。

  “过去一个工程项目上,最大的构件达到几百公斤、上千公斤都不得了;而现在,绿地中心468项目最大的构件能达到50吨。”罗登华说,之所以敢于、能够承担这样的建设施工,是整个国家基础建设能力的高水平体现。“以前全部都靠肩挑人扛、三轮车拉。”他说,“而我们现在已经能够做到130吨的钢梁整体提升。”

  几十年间,城市高楼成片起,背后是工业能力的飞跃在支撑。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曾那迦 李彦琴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