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9年9月11日 星期

约翰逊“六连输”后 英国议会休会

留给约翰逊的选项不多了

  ◆英国议会下院10日凌晨再次否决首相约翰逊提出的在10月15日提前举行大选的动议,令欲强行使英国在10月31日期限前“脱欧”的约翰逊再遭打击,英国“脱欧”前景更加迷茫

  ◆鉴于约翰逊坚决反对向欧盟申请“脱欧”延期,依据多家媒体报道,他眼下剩余选项不多,包括找到规避法律的方法,或与欧盟达成新“脱欧”协议

  ◆应约翰逊请求,英国议会10日起再次休会。担任议会下院议长10年的伯科宣布将于“脱欧”大限当天辞职。作为中立仲裁者,议长通常不做政治评论,但伯科在发表辞职声明时说:“我们正在冒险贬低这个议会”

  英国府院正面“对决”10日凌晨以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三连败”告终。议会下院再次否决解散议会、10月15日提前选举的政府动议,同时通过两项动议,要求政府必须遵守法律并公开关联无协议脱离欧洲联盟的涉密文件和关联休闭议会的政府内部通信。

  约翰逊遇挫后再次强调,不会向欧盟申请延期“脱欧”。

  议会随后开始5周休会,直至10月14日。

  议会再胜利/ 政府提前选举动议再遭否决

  多家媒体报道,约翰逊近期与议会下院6次交锋连续落败。政府一周内第二次发起的提前选举动议没有迈过议会下院至少三分之二门槛,再遭否决。

  阻击“无协议脱欧”法案9日经英国女王签署后生效。法案要求约翰逊致信欧盟,申请把“脱欧”期限推迟3个月至明年1月31日,除非英国议会10月19日以前批准一份“脱欧”协议或同意“无协议脱欧”。

  约翰逊指出,最大反对党工党党首杰里米·科尔宾先前说,只要阻击“无协议脱欧”法案生效,他便支持提前选举,“按他自己的逻辑,他现在必须支持选举”。科尔宾回应,工党“渴望选举”,但不会冒险让民众面临“无协议脱欧”灾难,因而只会在“脱欧”确定延期后才会支持政府发起的提前选举。

  约翰逊在动议表决结束后说,“本届政府仍将推动协议谈判”,同时准备“无协议脱欧”。他将出席10月17日的“关键”欧盟峰会,“无论这届议会发明了多少束缚我双手的工具,我将尽力达成一项符合国家利益的协议”。约翰逊强调:“这届政府不会再延期‘脱欧’。”

  议会下院9日晚未经表决通过科尔宾发起的动议,要求政府必须遵守法律。另一项经表决通过的动议要求政府不晚于11日公开关联“黄鹀行动”的全部文件以及关联休闭议会的政府电子邮件和手机短信。“黄鹀行动”是政府筹备“无协议脱欧”的应急方案,相关文件7月23日起供内阁官员传阅。

  首相选项少/ 包括找到规避法律的方法等

  鉴于约翰逊坚决反对向欧盟申请“脱欧”延期,依据多家媒体报道,他眼下剩余选项不多,包括找到规避法律的方法,或与欧盟达成新“脱欧”协议。

  两名知情人士告诉彭博社,约翰逊政府倾向于规避法律。路透社报道,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9日就上述问题回应议会质询时说,政府会尊重法治,但“有时情况更复杂,因为有相互矛盾的法律或法律意见”。

  英国天空新闻频道报道,政府迄今没有明确如何规避法律,正打算“试探”法律极限,寻找回旋余地。但如果两方争议演变成如何解释法案,可能最终会诉诸法庭。

  英国广播公司报道,另一种规避法律的方法是要求某个欧盟成员国一票否决延期“脱欧”申请。

  美联社报道,就议会要求公开内部文件和通信记录,政府发表声明说,会“按必要流程回应”。

  约翰逊9日在爱尔兰与爱尔兰总理利奥·瓦拉德卡共同会见记者时说,他“想找到并达成”协议,英国“无协议脱欧”意味着“治国失败”,他本人应承担部分责任。

  彭博社注意到,约翰逊与瓦拉德卡会晤期间,就现有“脱欧”协议中“备份安排”的立场稍有软化。约翰逊先前坚持取消关联北爱尔兰边界问题的“备份安排”,但9日却说,须首先确保英国不会遭这一条款“锁住”。这并不等同于要求取消“备份安排”。

  按照英国广播公司的说法,瓦拉德卡就“备份安排”只对北爱地区有效持开放态度。还有人提议,让北爱地区议会发挥更大作用。不过,分析人士认为,英欧双方解决“备份安排”分歧的可能性依然不高。

  此外,英国议会谈论最多的是约翰逊直接辞职,换科尔宾出任首相并申请延期,遭多名保守党议员拒绝。

  议长留后招/ 将在“脱欧”大限日辞职

  府院10日凌晨结束交锋后,议会正式开始5周休会期。约翰逊政府说,将利用这段时间尽力与欧盟达成新“脱欧”协议。

  议会下院议长约翰·伯科则利用主持休会仪式的机会,对政府举措表达不满。他说,本次休会“不正常”“不典型”“不标准”,“时间为数十年来最长”,反映的是“行政命令行为”。

  已出任议长10年之久的伯科同时宣布,将在10月31日“脱欧”大限当天辞去议长和议员职务。

  天空新闻频道分析,现阶段无法确定谁将取代伯科出任议长。伯科选在“脱欧”大限日辞职,意味着接替他的人选将由本届议会选出。而本届议会下院可能会选择一个与伯科有相似立场的人。(新华社)

  新/闻/观/察

  英式民主在“脱欧”迷局中乱了方寸

  自2016年6月的全民公投至今,英国“脱欧”已历时3年多。现如今,如何“脱欧”仍是个问号,英国社会对“脱欧”合法性的质疑日益高涨,不少民众开始反思一度引以为豪的英式民主制度,甚至呼吁英国应考虑民主重建。

  2016年6月,英国举行历史性的“脱欧”公投,“脱欧”和“留欧”分别获得51.89%和48.11%的支持率。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一令英国走上“脱欧”道路的公投结果不仅不能代表民意,反而撕裂了民意。

  有700多年历史的英国议会被称为“议会之母”,这一直让英国人引以为傲。2017年初,英国议会经司法裁决掌握“脱欧”主导权时,民众对其充满期待。如今,民众已对议会无休止的“脱欧”辩论和投票失去耐心。

  就“脱欧”一事,英国政府认为,如期“脱欧”,尽早结束“脱欧”苦旅,符合国家利益和人民意愿;而在反对派看来,草率“脱欧”将引发经济动荡,不利于英国今后的发展。府院分歧始终无法弥合。按照英国民主制度的设计,反对党的职能是监督执政党及政府的行为,一旦其出现重大失误,随时准备上台执政。分析认为,这种监督本应在约束执政党的同时推动政府提高效率,但这一机制在“脱欧”过程中完全失灵。

  中国社科院欧洲研究所欧洲政治研究室主任李靖堃认为,在当下的英国政界,上台执政已成为压倒一切的目的,政党利益甚至个人利益被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脱欧”已演变成党派之争、个人恩怨之争、权谋之争。

  分析指出,西方民主制度宣称服务于人民,本应为人民解决问题。然而受困于“脱欧”引发的党派之争、府院之争,英国政府无法推进其他国内议程,造成经济濒临衰退,商业信心重挫,民众怨声载道。

  李靖堃说,代议制民主从本质上说是一种精英民主,但这种精英民主越来越脱离民众,越来越无法解决民众面临的实际问题,导致民众对精英政治越来越失望。(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