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9年11月10日 星期

老外找人代购“中国制造”

成都创意周上透视“国潮”崛起


  第六届成都创意设计周现场 摄影记者 陶轲

  创意是中国产品受欢迎的关键,好的创意应该保留本土文化特性。

  ——世界设计周联盟主席科里·科可曼

  “一口驱蚊、两口入魂。”

  一开始,王语晴是被这句广告词吸引的,不久她就在国货抢购上经历了第一次“滑铁卢”——她和朋友准备尝尝RIO和六神联合推出的花露水味鸡尾酒,只是稍稍没有盯紧购物页面,她就错过了限量首发。5000瓶,一瓶也没抢到。

  从去年初开始,国货以刷屏的姿态闯进大众视野,大白兔、999皮炎平、泸州老窖等老品牌相继推出了让人耳目一新的产品,故宫、颐和园、敦煌、各大博物馆等中国文化的载体也推出文创产品,爆款不断出现。

  当李宁潮鞋和青岛啤酒xNPC系列潮服登上了纽约时装周,故宫彩妆变成剁手党新宠,川剧变脸面膜和金沙面具杯成了年轻人争相收藏的对象,传统文化用年轻人能接受的方式重塑品牌,跨界联名的大获成功,让“国潮”成中国消费市场上现象级话题之一。

  国潮崛起远不止停留在营销层面。“现在很多中国产品勇于摆脱世界上其他文化和市场话语权的影响,在设计中坚持中国传统特色,结果是使‘中国风’的设计在全球很多地方受到了欢迎。”在11月8日第六届成都创意设计周上,世界设计周联盟主席、芬兰赫尔辛基设计周创始人、总监科里·科可曼对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说,他认为创意是中国产品受欢迎的关键,而好的创意应该保留本土文化特性。科里·科可曼表示,设计师的灵感需要植根于他所在的文化环境,优秀的设计师在创作时一定会保留本地的文化特性,使创意设计与本土文化取得平衡。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彭祥萍 李彦琴

  逆变

  “神秘的东方力量”来袭 越来越多国货成潮流

  王语晴第一次感受到国产品牌在国外的影响力,是在美国留学期间。那是2015年,她在国外的朋友拜托她假期回国后帮忙购买一款中国手机。

  那是王语晴第一次听说这个牌子,出于好奇,在实体店打开看了看,“与简洁流畅的IOS系统相比毫不逊色”,她顺便给爸爸也买了同款。

  现在,回国三年的王语晴时不时还能收到国外朋友帮忙买“中国制造”的请求。就在前不久,一位欧洲朋友从中国旅游回去后,拜托她购买一件外卖小哥的同款冲锋衣。这件冲锋衣网络售价不过几十元,通过国际物流漂洋过海后,到朋友手中时身价翻了五六倍。

  对于“中国潮流”这股“神秘的东方力量”,王语晴认为自己也有话语权。去年她去国外旅游时,穿着一套有罗云纹的传统元素服饰,很多国外朋友见到都夸赞,自己也“发自内心的感到骄傲”。“中国制造的影响力反哺着国人的认同感,也改变着国民对潮流文化的理解。”

  近一两年来,王语晴明显感觉到越来越多的国货成为潮流,不止电子产品和食品,各行业的国产品牌都在逐渐变得抢手。“稍一走神,我一个90后都会跟不上潮流的节奏。”

  这并不是王语晴的错觉。据《南华早报》此前报道,瑞士信贷银行第八次年度新兴消费者调查显示,中国涌现出更倾向于选择国产品牌的年轻一代消费者:在18-29岁年龄段的中国消费者中,超过9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计划在未来6-12个月内购买国产品牌家电。

  这项研究基于对中国、印度、墨西哥、俄罗斯和巴西等新兴经济体消费者的1.4万次面谈。瑞士信贷银行中国消费者研究部门负责人表达了他的惊讶:“中国更自信的一代消费者正在崛起。”

  追潮

  蜀绣潮衣小程序上线 用四川元素定制夹克

  除了对国货产生强烈的兴趣,中国文化、中国元素也逐渐变成一种流行的社会情绪,具体表现为,一件容纳了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的物品往往会激发出年轻人澎湃的自豪感。

  在体系庞大的中华文明里,非遗技艺是承载中国文化的载体,过去它总以故事的形式出现在一小部分人的视野里,而现在在成都,有一些人希望它能真正“活”起来,走入寻常百姓家。

  8月10日,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总决赛在中国深圳举行,跟赛事一起站在世界舞台上的,还有来自成都的蜀绣——此次世界冠军杯,中国战队的出征服龙款夹克及总决赛的凤款冠军战袍,都由成都市郫都区安靖“蜀绣之乡”的蜀绣大师绣制而成。

  “我们希望用电竞一类的年轻元素进行跨界尝试,这是在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沟通。”蜀SHOW文创项目品牌负责人告诉记者,从去年开始,蜀SHOW文创就开始进行蜀绣国潮计划的探索,于10月18日在2019第七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上正式发布了蜀绣国潮产品和“蜀绣潮衣”小程序。

  目前“蜀绣潮衣”上线的产品为蜀绣定制夹克,买家可用熊猫、金丝猴、绣娘、四川话等四川元素自行DIY,半个月时间内,该产品线上销量已超500件。“以蜀绣为核心,安靖打造了安靖蜀绣文化创意公园等一系列蜀绣文创产业集群,加上大众对定制化手工产品的追捧越来越热,有价有市,蜀绣国潮的市场化并不是难题。”该负责人提到,这是蜀绣第一次进行国潮化尝试,尽管尚未达到爆款的程度,但他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

  “有着三千年底蕴的蜀绣自带文化属性,这是竞争优势。”该负责人表示,蜀绣本身是一种表达方式,将已形成的IP文化与蜀绣结合变成国潮产品,是蜀绣实现传承的一种尝试。“非遗技艺要真正地存活下来,最好的方式是有消费的载体。如果把它IP化做成文创产品,就能触达更多年轻人。对于传播非遗技艺来讲,这也是效果的最大化。”

  探路

  成都话、成都人……成都有太多东西可以表达

  “国潮是old school的中文表达,即年轻人喜欢的复古风。落地到中国,就是以有文化认同感和有一定经济基础的80年代和90年代初为主的人群,他们具有记忆感的一些具有中国复古风的物件或元素,如回力、飞跃、海魂衫、梅花、龙凤图腾等延伸出来的带有传统文化符号又符合现代人审美的东西。”

  域上和美文旅创意策划有限公司创意研发部经理王垚认为,国潮是连接年轻一代和上一代人情感桥梁的最佳表现形式,而国货品牌作为中国潮起的载体,一端塑造着我们当下的理想生活,一端勾连着国人心中的时代印记。“国潮兴起,是潮流文化和国货这两项受到中国年轻人喜爱的因素叠加的结果,中国崛起带来的民族自信,让更多民族品牌崛起,是国潮兴起的土壤。”

  国潮的兴起让域上和美文旅看到了机会。去年十月,王垚开始负责开发“成都话系列”国潮产品,“成都话是一种有温度、有特点、诙谐幽默、寓意强的语言,是成都复古元素代表,为什么成都话不能像粤语或上海话一样成为文创的代表元素?”

  “我们可能不是最早的一个,但一定是把成都话国潮化探索最深的一个。”王垚提到,市面上大多同类潮品都是以“最常见的成都话+简单的标签粘贴”为主,而域上和美文旅的产品结合了成都话的历史演变。他举例,比如一款绣着“脑壳上有包”的帽子,暗含了成都人自嘲的心理,也暗含了成都人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态度。

  王垚坦言域上和美文旅在挖掘打造成都文化上有很强的野心,计划用一年时间专注于成都文化挖掘疏导,之后将跳出熊猫、辣椒、成都话等常见元素的包围圈,做以成都文化为主的潮流品牌,让外地人更多元化地了解成都。

  “成都话、成都人、成都历史、成都天气、成都味道……成都有太多东西可以表达。成都是中国最有底气做国潮的城市之一,它的历史文化底蕴可以支撑我们做自己的国潮。”王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