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19年12月3日 星期

从优良成长的乖娃娃到凶残冷血的女魔头

还原“女魔头”劳荣枝


  抓捕法子英过程

  从一位教书育人的小学语文教师,变成身负七条人命潜逃20年的女逃犯劳荣枝,11月28日落网时,她竟对镜头“妩媚”一笑。

  劳荣枝,很多人都没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她的名字堪称家喻户晓。

  1999年7月23日,合肥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持枪绑架人质案。这名绑匪名叫法子英。1996年起,法子英伙同女友劳荣枝(女,1974年生)在南昌、广州、温州、南宁、合肥等实施犯罪,劳荣枝使用色相勾引看上去家庭殷实的男子,将其骗至出租屋后,采用持枪、持刀绑架勒索、抢劫等手段劫财,前后残忍杀害了7人。

  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执行枪决。而劳荣枝逃亡了20年,此前一直未抓获。

  法子英临刑前曾交代新案 其辩护人称劳荣枝落网或发现新悬案

  当年曾担任法子英辩护人的北京中银(合肥)律师事务所律师俞晞告诉记者,在死刑复核期间,法子英曾主动要求会见,得知劳荣枝逃脱的消息后,他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案卷资料显示,劳荣枝跟随法子英亡命天涯的轨迹遍布南昌、温州、黄岩(今台州)、南京、广州、澳门、北京、杭州、合肥等地,他们在每一处的停留都只有十来天。仅以合肥案为例,二人1999年6月21日抵达,短短一个月后便再次作案,而在温州案中,据法子英的口供,从抵达到劫杀逃走,“总共十来天。”

  作案得手后,法子英一般会将之前的手表金饰等找典当行卖掉,换来的钱用于二人消费和挥霍。曾有媒体报道,法子英自称在当时每月花销就在万金之数。记者查阅案卷后发现,法子英被捕后,警方曾对收缴来的赃物进行估价,估价清单就足足写了6页,物品涵盖钻戒、金银首饰、名牌西服、名牌手表等五十余件。

  1999年11月18日,合肥中院当庭宣判,法子英犯绑架罪,判处死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财产,并处罚金2万元。12月28日,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法子英在肥西被公开处决。

  临刑前,俞晞曾和法子英有过一下午的长谈。俞晞称,在这次最后的会面中,法子英还交代了其犯下的其他案件,“当时记笔录的手都酸了”。俞晞表示,笔录提交法院后,因为证据链不完整,即仅有法子英一人供述,且受限于当时的技术手段等种种原因,最终判决未予以认定,“劳荣枝落网后,也许会有新的悬案被发现”。

  这意味着,殒逝在劳法二人手中的生命可能不止7条。

  劳荣枝现男友:在酒吧相识,“不关我的事”

  12月2日下午,记者联系上劳荣枝被捕时手表店老板刘轩(化名)。刘轩表示,与劳荣枝是在思明区真爱唱吧(酒吧)认识,“和她是男女朋友关系,(让其照看手表店)没有签合同,没有雇佣关系。”

  当天上午,记者再次探访东百蔡塘广场时注意到,手表柜台暂时处于无人看管的状态。刘轩则表示“店铺还在正常运行中”。谈到劳荣枝的案件,刘轩表示“不关我的事”,之后挂掉了电话。

  她的前半生

  中小学成绩不错 毕业后当了小学语文教师

  劳荣枝被抓的消息传出后,在江西九江市,许多其当年的同学、同事均为之震惊。

  12月1日在当地采访获知,劳荣枝出身于石油工人家庭,1992年毕业于九江师范学校幼师专业,此后分配到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上班,成为一名小学语文教师。可任教大约一年后,她就离开学校另谋出路。

  “我觉得,她给我们教师脸上抹黑。”12月1日,劳荣枝当年参加工作时的同事、退休教师李明(化名)对记者说。

  工人家庭出身 毕业于师范学校幼师专业

  位于长江边的九江市滨江东路,中石化九江油库对面有一片职工住宅区。1974年出生的劳荣枝,在这一带生活了20余年。12月1日,与劳荣枝家同住一个片区的居民张慧(化)告诉记者,劳荣枝的父亲是中石化九江石油分公司的职工,湖北黄冈人,多年前已去世;母亲当年是公司里的“家属工”,如今70多岁。劳荣枝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其中三人在当地油库、炼油厂等石化系统上班。

  “她父母带大5个孩子不容易,那些年生活上有些困难。”张慧说,在小学和初中,劳荣枝的学习成绩都不错。1989年,她考入九江师范学校,成为幼师专业的一名中专生。在比她低一届的学妹陈艳(化名)印象里,劳荣枝长相漂亮,身高一米六多。“在学校的时候,她应该没有谈过恋爱。”陈艳说,九江师范学校1989届幼师专业只有一个班,那时同学之间的交往比较保守,她对劳荣枝的具体情况了解不多,“她们班的同学好像都比较乖,因为她们班主任是那时全校最严的班主任。”

  在小学当老师教语文

  一年后离开了学校

  1992年从九江师范学校毕业后,劳荣枝被分到了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

  “她那时教小学的语文。”劳荣枝当年的同事李明记得,那时学校大约有20名教师,他和劳荣枝等人共用一个大办公室。在他印象里,劳荣枝穿着较时尚;那时她工资不高,每月300元左右。

  据劳荣枝当年的学妹陈艳了解,劳荣枝在九江石油分公司子弟学校只上班了一年左右。“她教书的时间的确不长。”李明介绍,劳荣枝当年应该是停薪留职,离开了学校,“她可能觉得当老师工资太低了。”

  12月1日,记者在中石化九江分公司的职工住宅区,见到了劳荣枝的二哥。他正接受几名便衣警察的询问调查。

  劳荣枝的母亲租住在职工住宅区一层简陋的红砖屋。据周边居民介绍,近年这位七旬老人常到外面捡废品卖。11月29日,劳荣枝被抓的事开始在小区里引发议论。没多久,劳荣枝的母亲被子女接走了。

  她的后半生

  二人流窜多地绑架作案

  杀人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离开学校一年左右,20岁的劳荣枝认识了30岁的当地男子法子英。据法子英后来向警方交代,大约1994年,他在其朋友的结婚宴会上与劳荣枝相识,“当时她不知道我有家庭了”。

  李明透露,据他了解,当年劳荣枝的父母反对她与法子英交往,但无济于事。1996年,劳荣枝和法子英离开了九江。据法子英交待,那一年他与人打了架,便带上劳荣枝到外地逃避。

  法子英、劳荣枝此后的经历充满了血腥。安徽省合肥市中级法院的刑事判决书显示,1996年7月至1999年7月,法子英伙同劳荣枝,以勒索财物为目的,在南昌、温州、合肥等地作案,先后杀害7人。

  枪战10分钟后法子英被擒 劳荣枝不知所踪

  1999年7月22日晚9时零5分,合肥女子刘某突然接到丈夫殷建华的电话,他声音颤抖地对妻子说,我被绑架了。歹徒索价30万元,并且当着他的面杀死了一个人,因此他让妻子干万别报案。

  次日上午11点,留一撇十分显眼的小胡子的绑匪如约来到刘某所住的安徽省安装设备公司宿舍大院。在后来的描述中,刘某很不解地对警察说,那个小胡子一看见她就伸出手来,和她握了握手。这一细节令警察震动,他们由此知道,这一次遇上了强手。

  就在刘某在自己家中与绑匪讨价还价时,接到报案的西市公安分局刑警已经来到了30幢楼下。很快刘某借口出来借钱,摆脱了绑匪的控制,和公安们站在一起。警察们荷枪实弹,将这里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四楼过道里,站满了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衣、持枪瞄准的民警。上午11点钟,警方对室内施放催泪瓦斯。2分钟后,绑匪实在憋不住了冲出房门,倚着门框对民警连连开枪。激烈枪战持续了近10分钟,枪声如爆竹一般炸响在炎热的城市上空。当此紧急关头,三名警察组成高、中、低立体交叉火力网,始终压住绑匪,使他无法抬头。等他再次出现在房门口对外开枪时果断开枪射击,击中了绑匪的右大腿。看着四周一拥而上的持枪警察,绑匪终于绝望地扔下了手中的枪。

  然而绑匪始终谎言连篇,警方一时找不到人质的下落。直到7月27日晚大约8点钟,双岗虹桥小学恢复楼209室门内不断散发出一阵阵强烈的恶臭,引起了周围住户的警惕,于是向警方报案。打开门后,尸臭熏天。朝南的主卧室里,放着一个高约0.5米、长约1.5米的铁笼子,笼内一具仰卧的男尸,双腿弯曲,双手紧绑,面目黝黑,白齿森森,已经高度腐败。很快就弄清了这具男尸即是失踪5天的殷建华。让警方大吃一惊的是,靠北的小房间里有一个大冰柜,里面冷藏着一具身份不明的男尸,已经冻结。

  询问房主,得知房子是6月底租出去的,租房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留一撇小胡子。与他同来的是一个妆扮入时的年轻女郎,二人自称夫妻,浙江人。经辨认照片,租房的男人正是被警方捕获的绑匪,那个女人则不知去向。

  用狗笼囚禁人质

  当面残忍杀害无辜者

  车到合肥已经接近凌晨2点,刑警大队长王万成仍然不肯休息,连夜对绑匪进行审讯。结果仅仅两个小时后,7月28日凌晨4时30分,即撬开了绑匪的嘴巴。绑匪真实姓名法子英,1964年生,江西九江人。与他同行的女郎真名劳荣枝,比他小10岁,也是九江人。1981年,法子英因抢劫罪被判刑8年,出来后在九江黑道上名声大燥。人送外号“法老七”。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法子英认识了劳荣枝。不久二人就浪迹天涯,开始了他们的罪恶之旅。

  1999年6月21日,法子英带着劳荣枝来到合肥,分别以叶伟明、沈林秋的假身份证,将双岗虹桥小学恢复楼吴家的出租房租下,随后一同到白水坝附近的一家焊接铺,焊了一个铁笼子,准备用它来囚禁人质。随后,颇有几分姿色的劳荣枝即来到三九天都大厦的歌舞厅坐台,以物色绑架对象。殷建华就是这时出现的。

  出现在歌舞厅的殷建华是出手阔绰的样子,自称是某公司大老板。7月22日上午10时20分,劳荣枝打殷建华的传呼,约他到双岗自己的出租房去玩,殷建华兴冲冲赶到,一进门,就被法子英用刀抵住了脖子。接着,又被劳用铁丝捆住双手,塞进大铁笼子里。殷建华知道自己被绑架了,问:你们要多少钱?30万你们把我放了。法子英说你说过的话要兑现,否则我就把你杀了。

  殷建华不相信。但法子英什么也没说,带上劳荣枝就走了。不一会儿,两人弄回一台旧冰柜。殷建华不知他们弄一台旧冰柜干什么,法子英安置好冰柜,又出去一趟,回来后,带进一个手拿木工工具的人。这是法子英在六安路口谎称自己要修门窗,随意找的一个小木匠。那小木匠一进门,就看见了锁在铁笼子里的殷建华,慌忙夺路而逃,却在阳台上被心毒手狠的法子英一刀刺倒,紧接着又是一刀砍在脖子上,几乎把头砍掉下来。然后,法子英和劳荣枝两人抬着,将尸体塞进刚买来不久的旧冰柜。这一切都是当着殷建华的面做的,其目的就是让殷看看他们的胆量。铁笼中的殷建华,目睹这一幕,早已吓瘫了,连说:我给你30万。

  杀害人质后到其家中

  杀死其妻和三岁女儿

  就在法子英开口的当天上午,安徽省厅刑警总队即向江西警方发出紧急协查通报,很快就接到那边从公安信息网上发过来的传真,法子英和劳荣枝同属江西公安通缉的要犯。

  1996年7月29日,在南昌某歌舞厅坐台的劳荣枝将一个有钱的男人勾到临时租住的出租屋,采用的是与殷建华一案相同的手法。法子英拿出刀来,逼迫这个叫熊启义的男人给家里打电话。但熊启义在抓起电话的一瞬间企图报案,被法子英一刀杀死。两人搜出死者身上的钥匙,再把他肢解开来,一半留在出租屋,一半装进一个黑色的大旅行袋。然后,法子英拎着这个旅行袋来到死者的楼下,神色自如地向人打听熊启义住在几楼。法子英站在601室门外,掏出钥匙,从容打开房门。这是晚上8点多,熊启义的妻子和三岁的女儿都在家。法子英进去后,将旅行袋倒提起来,把碎尸块抖在熊妻的面前,让她拿钱。女人当时就吓傻了,将家里的20多万现金全都拿出来。孩子吓得直哭,法子英就先杀死母亲,再杀死小孩,然后将劳力士表、手机等洗劫一空。

  在南昌警方带过来的录像带上,看到女主人双手、双脚被绑趴在床上。孩子被残忍地浸在浴池中,身上仅穿一件小布兜。地上一片狼藉,鲜血横流。案发后,南昌警方投入了大量的警力,走访了全市的坐台小姐,仅获得了劳荣枝使用的名叫“陈佳”的假身份证。警方多次去四川寻找陈佳,顺藤摸瓜,终于在深圳的边防证登记处,查实陈佳即是劳荣枝。据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