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1月14日 星期

“小候鸟”春运迁徙记:列车上 陌生“妈妈”护航


  “列车妈妈”李锐和李俊希

  “列车妈妈”罗琳和列车上的孩子

  1月10日,2020年春运拉开大幕。在外辛苦了一年的人们,将背着行囊,踏上回家路。在这些踏上春运旅程的人们之中,夹杂着不少稚嫩的面孔。他们有的在家长的呵护下踏上回家路,和大人一起体会着旅途中的苦与乐。还有的,没有大人陪伴,踏上漫长的旅途。他们就是春运中的“小候鸟”——留守儿童。

  1月12日,8岁的李俊希和爷爷奶奶来到南充车站,他将独自一人,踏上由成都开往上海的K1158次列车,和一年未见的父母一起过年。

  旅途中的“小候鸟”,有独自出门的紧张,更有沿途遇到的温暖。因为,列车上,有一群素不相识的“妈妈”,为他们护航。

  “小候鸟”的迁徙: “不累,下车就能见到爸妈了”

  李俊希的父母在浙江台州打工,今年是李俊希第三年独自踏上回到父母怀抱的春运旅程。

  1月12日11:35,李俊希从南充站上了K1158次从成都开往上海的火车,他将在翌日14:40到达上海。和往年一样,他由爷爷奶奶送上火车,坐到上海,找到在上海的叔叔,再由叔叔带着前往台州,与父母相聚。

  路程遥远,但李俊希却不觉得孤单。李俊希属于没有大人陪同的儿童,按照规定,是需要重点照顾的旅客。一路上,都有列车员组成的“列车妈妈”团队在照顾着李俊希。“列车妈妈”是针对重点旅客——“小候鸟”打造的志愿团队,他们都是普通的列车工作人员。46岁的列车长李锐作为“列车妈妈”,在工作之余,会带着李俊希来到餐车,教他画画,与他玩耍,“小娃娃一个人,怕生,又无聊,我们要尽量让他不在列车上觉得枯燥。”

  李锐告诉记者,每年春运,都有很多像李俊希这样一个人赶路的“小候鸟”。除了独自远行的“小候鸟”,春运列车上,更多的是结伴前行的“小候鸟”,“一般是一个大人,帮忙带同村的好几个孩子,去父母打工的地方过年。”

  “春运火车上人又多,成年人都觉得比较辛苦,更不要说这些娃娃,但是他们一般都很懂事,不哭不闹。”李锐说,曾经有一个小朋友的话让她很是动容,“之前我问一个小朋友,我说一个人坐车怕不怕,累不累,他说,不累,因为下车就能见到爸爸妈妈了。”

  旅途中的波折:

  险些“掉队”,多亏有了“妈妈”

  “小候鸟”的迁徙之路,并非一帆风顺。

  38岁的“列车妈妈”罗琳就遇到过一个让她心疼的“小候鸟”。罗琳目前是成都东至北京西G350次的列车长,此前,她在普车工作。当时在普车查票时,她发现了一个超过儿童票身高限制的孩子。她联系同行的大人,要求他们为这个孩子补票。“那个家长带了三个孩子,他本来是回乡带着孩子到广州过年,顺便帮邻居把孩子一起带过去。”罗琳回忆起当初的情景,仍显得有些愤怒,“当时那家长就说,我们不认识这个娃娃,补票你不要找我,让他下车就行。”罗琳说,那孩子一听这话,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罗琳说,她和孩子的父亲联系,才得知他的父亲本来给了全价票的钱,只是邻居买了儿童票。“他父亲说,邻居在路上还要照看着孩子,不要把关系搞太僵了,让我们不要再去找邻居要钱,他说来车站接娃娃的时候再补票。”

  “处理好这个事之后,我就关心娃娃,问他吃了饭没有。”罗琳说,当时已经下午三点了,孩子回答说,他上午九点上车前吃了早饭,“当时真的很心疼,就赶紧带着他去餐车,煮了碗面条给他。”在之后的旅程中,罗琳给他找了书让他看,也拿了些玩具陪他玩,直到列车到站,将孩子安全送到父亲手中,她才放下心来。

  罗琳说,多年的工作中,她送了太多留守儿童,“这些孩子有的自己泡方便面烫了手;有的没有买卧铺票,买坐票坐了一天……但是这些孩子也不叫苦叫累。可能想要团聚的心情,让这些娃娃一直坚持着。”

  “妈妈”们的愧疚:

  聚少离多,愧对自己的孩子

  这些在春运中迁徙的“小候鸟”们,离不开李锐、罗琳这样的“列车妈妈”们的细心呵护。

  春运期间,许多孩子随着父母踏上返乡之旅,还有许多由祖父母带着孩子逆春运出行,或一个大人带多个孩子出行的情况,这些儿童旅客成为春运客流中,最需要特别照顾的重点旅客。这些“列车妈妈”除了服务普通旅客外,会重点照顾那些春运期间乘坐火车的孩子,让孩子旅途能得到“妈妈”般细心的照顾。

  据了解,在列车上,还有针对小候鸟的特色服务:在餐车上设置了“宝贝乐园”“小候鸟之家”,配备小朋友喜爱的智力拼图、快乐画板、魔幻积木漫画书等玩具。

  李锐说,自己是一名“列车妈妈”,老公则是一名“司机爸爸”,“平时和老公在达州车站能见个几分钟,然后我们就要各自出发,同时在家的时候就更少了。”李锐说,这些年一直有些愧对女儿,不过好在女儿争气,考上了电子科技大学,“女儿也理解我们。”

  罗琳也告诉记者,自己11岁的孩子曾经在作文里写道:“妈妈回家了是我一个人的妈妈,上班了就是所有孩子的妈妈。”罗琳说,看到这句话时自己内心也很是触动。

  也正是有了这些“列车妈妈”的付出,让“小候鸟”的迁徙之路更加温暖和安全。今年的春运已经开始,无数“小候鸟”在“列车妈妈”的护航下,踏上了与父母团聚的路。

  李锐说,多年的春运经历,让她更加珍惜团聚,“看到这些娃娃哭着扑到来接自己的父母怀里时,我就觉得,我好像也感受到了这种团聚的温暖。”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叶燕 彭惊 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