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2月14日 星期

456亿美元全球邮轮正遭遇产业挑战


  隔离中的“钻石公主”号

  媒体焦点:“钻石公主”号

  “像钻石公主号等邮轮,在媒体上停留的时间越长,就会有越多从未坐过邮轮的人认为,邮轮旅行不太成为一个理想的度假选择。”

  过去的一周多,全世界都将目光聚焦于被隔离在日本横滨港附近的“钻石公主”号邮轮,船上3700名乘客和船员被困,截至13日,邮轮上感染确诊人数已上升至218人。

  与此同时,“威斯特丹”号邮轮已在大海上漂泊了近半个月,就像现代版的“飞翔的荷兰人”号,由于担心船上有人感染病毒,这艘邮轮被至少5个港口拒之门外,无法靠岸。直到昨天,“威斯特丹”号邮轮终于获得柬埔寨政府许可,在西哈努克港靠岸。

  《纽约时报》在12日的报道中指出,此前,邮轮公司也曾遭遇过大大小小的危机,从与诺如病毒的持续战斗,到2012年歌诗达协和号沉没导致32人死亡等,但这种被命名为“COVID-19”的病毒,可能是全球邮轮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

  订单减少40% 全球消费者信心受损

  “像钻石公主号等邮轮,在媒体上停留的时间越长,就会有越多从未坐过邮轮的人认为,邮轮旅行不太成为一个理想的度假选择。”韦德布什证券公司股票研究部门总经理詹姆斯·哈迪曼说。

  毫无疑问,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暴发会给今年的邮轮业务带来很大的冲击。自从疫情暴发以来,邮轮公司一直不愿公布任何有关这一456亿美元的全球行业是否收到受影响的数据,但一些旅游顾问表示,至少下降了10%至15%。负责为邮轮公司处理预订的迈阿密软件公司Odysseus Solutions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莫尼什·卢特拉告诉美国国家公共电台说,大约10天前开始,预订量出现了大幅下降,首先是亚洲的机票预订量下降,然后是邮轮订单减少了40%。

  邮轮历史学家彼得·克内戈告诉《今日美国》:“中国的邮轮市场在过去五年左右的时间里呈爆炸式增长。”根据国际邮轮协会(CLIA)发布的亚洲邮轮市场报告,2018年,亚洲邮轮乘客人数创下历史新高,达到424万人次,其中中国乘客占了一半以上(55.8%)。

  高级分析师艾米莉·弗利彭指出,尽管目前,中国市场在全球456亿美元的邮轮产业中占比不高,但它仍在快速增长。“这是一个重大挫折”,她说。

  哈迪曼则指出,如果邮轮行业不采取行动,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影响中国消费者,甚至全球消费者对邮轮的信心。

  据《今日美国》报道,来自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安吉拉·佩蒂特是一名忠实的邮轮爱好者。过去十年,她搭乘了二十次邮轮度假。上周,佩蒂特刚结束了“精致新月号”之旅,尽管这艘邮轮在远离疫情暴发的阿根廷和阿拉斯加海岸航行。但船上任然有不少担忧的情绪,“在这段旅程中,这都是一个大问题,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在船上接触的人的背景。”她说。

  如何应对疫情

  邮轮公司也不知道

  从韩国釜山到新喀里多尼亚的利富港、马雷港和松岛港,越来越多太平洋上的港口开始禁止游船靠岸。不少乘客抱怨,邮轮公司非但没有设法为他们提供住宿等帮助,反而一直“装聋作哑”。

  马兰达·普雷艾姆和53岁母亲原定于将搭乘挪威邮轮公司的“诺唯真翡翠号”,这艘邮轮计划于2月17日从中国香港出发,然后分别停靠新加坡、越南和泰国。由于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担忧,马兰达不断询问邮轮公司是否可以改乘其他邮轮,或者退款。然而,2月4日,她的要求被拒绝了,挪威邮轮公司表示无法办理退票和退款。

  随后,挪威邮轮公司将启程港口改为了新加坡,这一更改意味着,马兰达和其他乘客需要重新预订航班,并承担所有额外的费用。周三,马兰达决定取消行程,但她不知道是否能拿回近1700美元的船费。

  “和挪威邮轮公司打交道就像一场噩梦。这家公司没有告诉我们是否有赔偿,金额是多少,也没有提供任何帮助。”她说。

  海事律师吉姆·沃克指出,当一艘邮轮的行程改变时,乘客实际上几乎没有追索权。邮轮公司可以自由地改变行程,如果没有保险,乘客就会陷入困境,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保险的问题通常不会涵盖流行病等类似的情况。近期,他接到了大量乘客的咨询,想知道如何在不退款或重新安排行程的情况下,应对邮轮公司改变行程的问题。

  研究邮轮行业的纽芬兰纪念大学社会学家罗斯·克莱因表示,邮轮公司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它们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根据计算,邮轮公司每取消一次航程的损失在300万至400万美元。对于邮轮公司和这个行业来说,很多决定都是基于经济问题。它们在问自己:“我们怎么才能花最少的钱,损失最少的钱?”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徐缓 编译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