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2月14日 星期

走进“钻石公主”号

被忽视的船员: 我成了“护士”

  一些尴尬

  船员们拿到了口罩、手套和洗手液等防护用品,但并没有受到如何在当下这种严峻情况下降低感染几率的培训。

  一些严格

  乘客外出散步也是非常严格管理的:先是那些没有窗户的客舱乘客允许出去,然后轮到那些有窗户的客舱乘客,最后才是那些有阳台的客舱乘客。

  一些温暖

  有时候,他们还会在门外贴一些感谢和鼓励的话。这些小小的举动也能给我一些力量。

  自2月3日抵达日本横滨港后,“钻石公主”号邮轮上乘客和船员共计约3700人按要求待在船上隔离。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消息,截至2月13日,这艘邮轮上已经有218人确诊感染。

  据《纽约时报》报道,大多来自发展中国家的1000多名船员并没有得到同等的全球关注,而这些船员的工作和生活状况远比乘客的状况严峻。

  邮轮公司称,所有船员“都受到了关于安全和公共健康方面的高水平培训”。怕失去工作而只能匿名接受采访的船员称,他们拿到了口罩、手套和洗手液等防护用品,但并没有受到如何在当下这种严峻情况下降低感染几率的培训。从一周前隔离至今,他们并没有接到新的指示。

  而乘客们一方面很感激船员为他们继续提供服务,同时也担心,这些员工尽管穿戴了防护装备,但可能还是会把病毒带给客舱里的客人,造成感染。

  在一个名为BARCIELONDA的博客上,博主安德鲁贴出了一名在邮轮上工作的儿时朋友的来信,讲述了他作为服务生这一周隔离期的工作和生活,以下是安德鲁和这名服务生朋友的对话:

  在被隔离的邮轮上,工作是什么样的?

  一切发生得太快了。那天早上,我正要开始上班,老板告诉我说,我们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被隔离了。从那一刻起,我们的工作就完全变了。

  现在,一切都比较混乱。我现在不是服务生,更像是个护士,或者说看守,把饭送到每个“隔离病人”门口。工作时间也完全变了,早上6点半就要一直工作到下午4点,下午5点又接着工作到晚上9点。现在,我们一天工作13个小时,提供3000份餐食,还得送到客舱门口。我觉得太累了,但也一定会坚持下去。

  我其实还比较镇定。我知道现在的情况很严峻,但每天的工作都满成这样了,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关于病毒的问题。我都累死了,工作人员的吧台也关了,想喝一杯啤酒都不行。工作结束后,我就找个地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抽支烟,然后去睡觉,第二天又得从6点半开始当班。

  其他工作人员怎么说?

  每个人都担心会被病毒感染。我看到很多人都极度疲惫,而那时候才隔离了五六天。我也不知道情况接下来会怎么变化。这艘船上的所有人中,我们这些服务生的风险是最高的,因为我们一直在接触所有乘客。

  宣布隔离那天是什么情况?

  完全是一片混乱,但我们也得照常做自己的工作。我们被要求戴上了口罩和手套,在公共空间不许摘下。我们开始需要把餐食从厨房送到客舱的过道。我们做到了,还做得不错。

  大概第二天,约三十名医生上了船。他们都是日本卫生部的特别行动组,开始为船上每个人做检查。检查很简单,他们让我迅速通过一种测量体温的摄像头。当时,我们工作人员全都没事,但他们让一些乘客下船了。

  船上剩下的乘客是什么状况?

  那些身体没有异常的乘客必须待在自己的客舱里,只有几小时的时间能出去走一走。乘客外出散步也是非常严格管理的:先是那些没有窗户的客舱乘客允许出去,然后轮到那些有窗户的客舱乘客,最后才是那些有阳台的客舱乘客。当离开客舱后,乘客都必须戴上口罩和手套,也必须跟其他人保持一米距离。此外,包括工作人员在内,几乎所有人都发了一支温度计,这样就能测量是否发烧。

  当有人发烧或不舒服的时候会怎样?

  他们必须立刻回到自己的客舱,并拨打911。医生会为他们进行取样,送去陆地上检测。一旦检测结果为阳性,这个人就会被带下船,送入日本的医院。一开始,只有20名乘客被带下船,但两天前,又有41个被感染的人被带下船了。那时候,我正在室外抽烟,正好看见20辆救护车和一些士兵排队等在码头那里。

  乘客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我们不能进入乘客的客舱。我送饭去的时候,他们会开门。我递上餐盘,有时会聊几句。现在,还有些人觉得他们仍然在度假,抱怨我送餐迟了或嫌餐食不好。但像这样的人不多,其他乘客都会鼓励我们。有时候,他们还会在门外贴一些感谢和鼓励的话。这些小小的举动也能给我一些力量。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林容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