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2月15日 星期

“其实我就是医疗队小小的一员”

“无胆”司机抗疫逆行武汉的两天两夜


  肖勇在汉阳“方舱医院”前

  连着上了两个晚班,2月13日这天,国家(四川)紧急医学救援队的肖勇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这是他到武汉的第九天,因为两个月前刚刚摘除了胆囊,所以有同事称他“无胆无惧”。

  这天下午,武汉市气象台发布了寒潮预警信号,不过想起中午当地一所小学送来了一批水果,前一天当地一个团体还送来酸奶,肖勇感到“心里都暖暖的。”

  2月5日凌晨经过20小时行驶,他们开着7辆救援保障车,从武汉北收费站进入了这座城市。集合后,医务人员就赶去了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开展工作。直到当晚9点,肖勇才载着医生从医院返回驻地。

  从2月3日晚上在成都集结到此时,这是属于他的抗疫逆行武汉的两天两夜……

  2月3日,下午5点

  “尽快收拾好个人物品,到医院集合”

  立春前一天下午,成都天气不错,有太阳,肖勇正往四川省人民医院去。他是驾驶员,平常主要开车往返于高新区永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省医院之间。还在路上他就收到了一个信息:尽快收拾好个人物品,到省医院集合,准备出发。

  消息来自国家(四川)紧急医学救援队的微信群——这是肖勇的另一个身份:国家(四川)紧急医学救援队队员,负责后勤。出发的目的地是武汉,事实上,更早的时候,救援队就处于待命状态了。

  肖勇中途折返回了趟家。收拾个人物品并不麻烦,毕竟此前他就参与过玉树地震、雅安地震、九寨沟地震等灾害的救援。在家的20分钟,更多是留给了妻子和女儿。

  “两个月前,我摘除了胆囊;春节前一周,还做了痔疮手术。”肖勇告诉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妻子担心他的身体,“毕竟以前的灾害救援,危险能看得到,这次我们的对手是看不见的病毒。”

  他只好安慰妻子:“放心,没得事,我会做好防护。”转眼望向14岁的女儿,“眼泪花含起的。”肖勇于是交代女儿,“宝贝,和妈妈在家互相照顾,爸爸也会照顾好自己。”

  转身,肖勇拎着行李出了门。

  2月3日,晚上9点

  集合完毕,搬运物资到次日凌晨

  国家(四川)紧急医学救援队前往武汉,这次一共有72人。按照计划,肖勇他们负责将7辆保障车辆开到武汉,“有物资保障车、水电一体车、医技车、手术车等等。”路线基本确定,走成南高速,过重庆,再进入湖北,最后抵达武汉。考虑到都是大车,“控制了速度,预计21~23小时能赶到。”医务人员则统一乘坐火车。

  晚上9点左右,救援队集结完毕,相关部门的领导也赶来,“给大家鼓励加油。”肖勇回忆,之后他和队友们继续往车上搬运物资,“有口罩、防护服、药品等医疗物资,还有方便米饭、方便面等生活物资。”一直忙到次日凌晨1点。

  确定4日早上7点出发,肖勇没有回家,在省医院车队的值班室凑合了一夜。

  2月4日,早晨7点

  出发,“我们有信心完成任务”

  出发仪式很简短,“大家一起喊‘我们有信心完成抗击疫情的任务’,然后就出发了。”

  肖勇驾驶的是一辆水电一体车,车上还有他的搭档,“路上换着开,防止疲劳驾驶。”他介绍,这辆车适合“野战医院”的情形,“能为救援提供水电。”

  天色还不太明朗,一辆警车开在最前方,7辆大车紧随其后,很快,车上了成南高速。

  直到下午2点,车队才在重庆境内的一处服务区停下。“都饿了,吃方便米饭。”肖勇说,即使在车上,他们也是戴着口罩,只在吃饭时才摘下来。大家互相都隔着2米左右。

  停留40分钟,车队又启动了。晚上9点过,车队在一处服务区又停了,“那里大约是重庆和湖北交界位置。”晚餐有些简单:一些坚果,还有八宝粥。在服务区里,肖勇给妻子女儿发了信息,“报个平安。”

  2月5日,凌晨3点

  武汉北收费站,第一次到武汉

  夜色里,除了车队的车灯,高速公路上很少能看到其他的亮光。5日凌晨,肖勇了解到,车队已经进入了湖北境内。之后,“在恩施还是宜昌段,遇到了路上的检查点。”按照要求,救援队的人员都接受了体温检测。接着,一辆车在前方引导着车队往武汉行驶。

  凌晨3点左右,前方收费站“武汉北”三个红字进入车队的视线。肖勇看到,下高速的地方有警察和医务人员,“又量了一遍体温,没有异常。”他感觉到,武汉的气温比成都要冷一些。前车将车队领到武汉市的一处酒店。

  在临时驻点休息了不到4个小时,天亮了。肖勇和队友们再出发,去往东西湖区吴北路的正式驻地。

  这是肖勇到武汉后的第一个早晨,也是他第一次来武汉。“路上没有什么人,门面也没开。偶尔在路上看到其他车辆,有的是志愿者的,有的是抗疫的。”

  2月5日,下午2点

  到武汉后的第一顿饭,口味还不错

  救援队的医务人员也在差不多时间到了驻地。集合后,医务人员没有休息,“他们去武汉客厅‘方舱医院’了。”肖勇说,留下来的人开始从车上往下搬物资。两三个小时后,肖勇和队友们也准备去方舱医院,“把医技车开过去。”

  那时“方舱医院”还没收治病人,在那里,他们帮着搬运药品等物资。

  下午2点,他们吃上了到武汉后的第一顿饭,“盒饭,有油麦菜、青笋,口味还可以。”抽空,他给在武汉的朋友打了电话问候,“特殊时期,也不方便见面。”

  肖勇最主要的工作是接送救援队的医务人员。那天晚上9点过,肖勇才载着他们回到驻地。

  “才想起跟家里人报平安。”肖勇说,他给妻子女儿拨通了微信视频,女儿说“注意安全,我们等你回来。”

  2月13日,寒潮将至

  收到武汉市民捐赠,“暖暖的”

  “刚开始几天,大家都没日没夜的。”肖勇告诉记者,慢慢的工作理顺了,大家也开始排了班。11日,汉阳“方舱医院”正式启用,救援队也转移到那里。“稍微远了一些,大概26公里。”

  因为连着值了两个晚班,13日这天,肖勇可以休息一下。下午4:38,武汉市气象台发布了寒潮黄色预警,预计14日夜间到15日,武汉市有强降温、大风和明显雨雪天气。

  肖勇说这天中午,吴家山第一小学给他们送来了水果,“有苹果,有春见”。前一天下午,当地一个组织还给他们送来了一批酸奶,“感觉暖暖的。”

  “其实我就是医疗队小小的一员,大家都很辛苦。”采访末尾,肖勇特别补充了一句。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彭亮 图据受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