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3月26日 星期

从武汉到巴塞罗那:父亲病逝,公公确诊

一个华人两次抗疫


  3月17日,在西班牙巴塞罗那,顾客们保持距离排队等候进入超市购物 新华社发

  / 心痛一幕 /

  当时爸爸已进入休克状态,医生一直在做急救,心脏复苏,胸口按压,已经做了两个小时。后来,医生问我们要不要放弃。

  / 心酸一幕 /

  3月20日我去买鱼时,有一个近八十的老太太从卖鱼的前面过去,还跟摊主开玩笑说:这里有口罩卖吗?

  / 心暖一幕 /

  从前几天开始,每天晚上八点,大家都会自发到自家的阳台上去给医护人员鼓掌,我也参与了。

  1月中旬,得知父亲感冒时,Annie(英文名)并没有把它和后来的新冠肺炎联系在一起。15年前远嫁西班牙后,Annie在武汉生活的父母便一直由妹妹照顾。1月18日,妹妹告诉Annie,父母同时出现了发烧症状,Annie很担心,在电话里劝说父母到医院看病。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当天凌晨4点,通过手机视频,Annie见了父亲最后一面。

  差不多两个月后,在距离西班牙巴塞罗那15分钟车程的小镇上也出现新冠肺炎患者,Annie的公公是其中之一。这场几乎席卷全球的疫情,在短短六十多天内,将Annie在中国和西班牙的家人卷入其中。以下是Annie的自述。

  抢救父亲

  医生问要不要放弃

  我一直没想到疫情会发展那么快。

  1月21日,跟武汉的爸爸通电话时,他还说自己挺好的,让我不要担心。当天下午我也给妹夫打电话,他说爸爸想吃苹果。那天的对话还挺轻松的,医生也说爸爸的病情不是很重。

  然而,当我在第二天(1月22日)早上再次打过去时却没人接,我当时也太没在意,觉得老人可能没注意到,才没接听电话的。可未曾想到,随后我接到了妹妹电话,医院突然通知:爸爸病危。

  我马上买了第二天从巴塞罗那飞巴黎,再飞武汉的机票。结果到了晚上,妹妹就给我打电话,说爸爸快不行了。妹妹穿了医院提供的防护服,戴上口罩,进到爸爸的病房,说让我通过视频看我爸爸最后一眼。

  当时爸爸已进入休克状态,心跳停了三次。妹妹给我打电话时,医生一直在做急救,心脏复苏,胸口按压,已经做了两个小时。所以医生要征求家属的意见,当时跟我妹商量说,虽然爸爸是在昏迷状态,但你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感受,是不是有感觉,是不是很痛苦……再后来,医生问我们要不要放弃,我们决定放弃,不要再压下去了,再压的话,爸爸肯定很痛苦。

  航班取消

  想办法寄医护用品回国

  看到爸爸躺在那里,我非常崩溃。因为来不及赶回武汉,心里特别内疚。

  接下来的时间,我每天都在关注武汉,妈妈随后也确诊了,当时在住院,妹妹的孩子也在发烧,后来检查发现是扁桃体发炎。那段时间,我只能睡四个小时,每天到4点,人就醒了,起来第一时间就拿起手机,看微信上在武汉的家人有没有给我留言,当时很怕留言没及时看到,打电话没听到。

  我们一共准备了两箱物资,准备随飞机带回来。然而,爸爸去世是星期三(1月22日)晚上的事情,到了星期四,我就收到机票代理的电话,说法航停飞,我的机票被取消了,无法飞往武汉。

  又过了几天,在西班牙的一个浙江朋友告诉我,全国物资、救援队都到武汉去了,现在浙江的医护物资很匮乏。其实,自爸爸去世后,我便不想整天呆在家里胡思乱想,所以决定跟那个朋友一起去找防护服、口罩等医护用品。找到了以后,我跟朋友两个人一起,前往巴塞罗那机场打听,看有什么航班可以通航,发到哪里可以让人带回去等等。

  那个周末,我大概早上四点多钟起床,因为提前打听到有一班上午十点的航班,是从巴塞罗那直飞北京,然后转上海。我们就到那边去问,还真找到人帮我们把这批物资带了回去。

  公公确诊

  医院说他已过传染期

  我公公今年78岁,有血液病——骨髓纤维化,需要定期到医院输血。3月9日,公公去医院输血时,我婆婆还拿了两个口罩,让公公戴上。

  但到医院后,没看到任何人戴口罩,公公便也不愿意戴上了,他觉得我们把事情想得太严重。我婆婆跟医生说,希望能劝劝公公,让他戴口罩,但医生也说没有必要,认为当地媒体报道过于严重,把大家搞得太紧张。

  婆婆回来后说,整个医院没有一个医生、护士戴口罩。

  没想到,去了医院回来一周左右,3月14日公公开始发烧,家里人都很担心。

  来说说这边医院的处理流程,会公布一个热线号码,如果发现自己有症状或者发热,就打热线号码,会有医生到家里来查看,不让患者去医院,当地医院也没有发热门诊。医院通常只接收救护车送去的病人,或者被上门的医生确诊的病人。后来还出了一个规定,重点收治65岁以上的,65岁以下的就在家自己隔离。

  打了热线电话之后,社区医院就将他接走。医院也没对他进行隔离,就只是让他待在一个房间,因为医院觉得可能是他之前的血液病引起的发热。然后就做了各种检查,也包括新冠肺炎的检查。

  3月20日周五,医院通知公公确诊了。不过又说,过两天情况好些就能出院,因为已经过了传染期。

  每晚八点

  人们在阳台上给医护人员鼓掌

  我们镇上,现在就只有食品超市、烟草店和药店是开门的,其他的商店,如酒吧、餐厅等都要求关掉。中间我去了两趟药店,每次只能一个人进店,不过我前天去的时候,药店工作人员并没有戴口罩。

  之前去食品超市时,大家也都不戴口罩,现在有一些老年人已戴着口罩。3月20日我去买鱼时,有一个近八十的老太太从卖鱼的前面过去,还跟摊主开玩笑说:这里有口罩卖吗?虽然是幽默,但确实已经买不到口罩了。

  我回来跟我老公说,要不我从中国买一批口罩过来捐给镇上的警察和老人。因为我询问医生朋友后得知,口罩已经全部被政府管制起来了。

  我老公做的是进口生意,政府对此已有一些扶持政策。而我自己的公司在武汉,做的是家具饰品方面的生意,有很多欧美客户。现在公司的账上基本没有钱,很多款都没有收回来。

  从前几天开始,每天晚上八点,大家都会自发到自家的阳台上去给医护人员鼓掌,我也参与了。不管哪个国家,这些在一线的医疗工作者都是最值得敬佩的。我心里默默在想,这些掌声也献给远在万里之外的,家乡武汉的那些医护工作者。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蓝婧 王震华 实习生 汪萌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