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5月28日 星期

宣称两款药品对新冠肺炎有效 贵州百灵股价三连涨

官网文章两天后消失,贵州药监局称将核查

  5月25日,有“苗药第一股”之称的贵州百灵在官网发布消息称,公司独家苗药咳速停糖浆、咳清胶囊两款药品,对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和普通型)有利于疾病痊愈和新冠病毒转阴,可缩短咳嗽时间且安全可靠,可以作为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选择之一,值得临床推广和使用。

  贵州百灵两款药品对新冠肺炎有效的文章发表后,股价迅速受到市场追捧,至今已经连续3天上涨。5月25日当天出现异动,盘中最高涨幅接近9%;5月26日继续上涨1.37%;5月27日再度上涨,盘中最高涨幅5.51%,最终收报9.09元,上涨2.25%。

  官宣

  两款药品对新冠有效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各种“神药”层出不穷。眼下又有贵州百灵的独家苗药来了,而且一来就是两款。贵州百灵官网称,早在1月24日,贵州百灵从近200个已上市的国药准字药品中,选出咳速停糖浆、咳清胶囊、双羊喉痹通颗粒等9款药品,与全国中医系统唯一拥有病毒检测研究能力的研究机构“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达成合作,启动治疗新冠肺炎相关药物筛选研究。

  同步于2月17日起,由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作为组长单位、广东省佛山市第四人民医院、湖北省鄂州市中心医院联合开展“咳速停糖浆、咳清胶囊的治疗新冠肺炎(COVID-19)有效性和安全性的随机、开放、平行对照、多中心临床试验”,并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完成备案。

  贵州百灵称,根据已完成的《临床统计报告》和《临床总结报告》来看,咳速停糖浆组、咳清胶囊组在咳嗽痊愈率、平均咳嗽消失时间等主、次要疗效指标上,相较于对照组显示出更优的治疗效果。由于目前国内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贵州百灵这两款药品公布后,并未复制之前其他“神药”被抢购的局面。红星资本局从各大医药电商平台发现,目前咳速停糖浆、咳清胶囊两款药品供应均十分充足,价格也没什么变化。

  质疑

  仅有30位患者入组

  不过,贵州百灵也披露,相关临床研究已于日前结束。由于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平稳向好,新冠肺炎患者数量锐减,该项临床试验原计划招募72例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参加,最终共入组30位患者,未能达计划招募数量,致使客观性受到一定影响。

  截至目前,新冠肺炎病毒仍然缺乏特效药,感染后主要依靠免疫系统清除病毒,部分轻型、普通型患者也能自愈。那么,贵州百灵针对轻型、普通型患者的临床研究,到底是药品功效还是患者自身免疫力的作用?同时仅30位患者参与临床研究,是否可以据此得出“有效”的结论?

  临床试验研究到底需要多少人?这并无定论,但客观可靠的临床试验要尽量做到“大样本、随机、双盲试验”,这也是现代医学界公认的确定药物疗效的机制。红星资本局特意对比了吉利德科学(Gilead)开展的瑞德西韦临床试验。其在国外的试验总共入组了1063名新冠肺炎患者;在中国进行的试验未能完成,原因是中国疫情控制很好导致病人缺乏,仅入组237名新冠肺炎患者。据此,吉利德科学认为病人数量未达计划,试验规定的统计检验效力也无法达到。而在后期吉利德科学开展的瑞德西韦治疗中/重症新冠肺炎临床试验中,进一步将临床研究样本量扩充至4000例。

  就贵州百灵仅30位患者参与临床研究以及药品功效等疑问,红星资本局致电上市公司贵州百灵,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患者数量太少确实与国内疫情得到控制有关,导致新冠肺炎患者已经很少;对于涉及药品功效的疑问,因为专业性的要求,目前公司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

  实控人曾为贵州首富

  半年内近24亿质押将到期

  5月27日,红星资本局从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获悉,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关注到贵州百灵发文宣称两款独家苗药对轻型和普通型新冠肺炎有效,将核查。记者还注意到,如今贵州百灵官网已经找不到这篇号称两种药品对新冠有效的文章。对此,红星资本局致电贵州百灵公开联系电话,答复称确实已经删除这篇文章,但不清楚删除的具体原因,也需要核查。

  贵州百灵发表上述文章,也引起了是否“蹭热点”炒作股价的怀疑。2019年6月,贵州百灵也蹭过当时火爆的“工业大麻”热点,一度引发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而贵州百灵则回应称,工业大麻项目仅是三方达成的初步合作共识,具体方案尚需进一步协商,交易存在不确定性。

  董事长占用资金20亿

  至今未回复关注函

  贵州百灵的两款药品对新冠肺炎是否有效暂且不说,公司股价倒是一改近期萎靡走势,出现了连续上涨行情。在此之前,因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姜伟占用公司资金逾20亿元等消息,公司股价已经连续6个交易日下跌。

  5月15日,深交所向贵州百灵发出关注函,称根据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有限合伙)出具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的专项审计说明》,2019年度贵州百灵累计向实际控制人划出资金20.86亿元,累计收回资金21.44亿元(含利息),上述资金占用性质为非经营性占用。深交所要求贵州百灵说明这笔资金的占用原因和是否已归还等问题,贵州百灵则于5月23日发布公告申请延期回复,截至目前仍未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监管部门一直在严厉打击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近年来多家上市公司实控人还被处罚,严重者如康得新、华泽钴镍实控人甚至被处终身市场禁入。在A股上市公司,实控人进行股权质押融资是较为常见的现象。但贵州百灵实控人姜伟将股权质押融资获得的资金“全部用于非上市公司企业”的情况则比较少见。

  实控人所持股权

  曾接近100%质押

  贵州百灵实控人姜伟家族曾是“贵州首富”,但后来被中天金融实控人罗玉平反超,目前还有70多亿元身家。贵州百灵这些年痴迷于跨界投资,先后涉足了房地产、金融、体育、饮料、餐饮和白酒等行业,甚至还投资了飞机制造项目。在房地产领域,仅安顺百灵希尔顿酒店项目就投资高达10亿元。

  大量的“跨界投资”贡献多少利润,尚待观察,但实控人姜伟已频频采用激进的股权质押来融资。根据贵州百灵披露,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近年来频繁质押公司股权。在最高峰时,实控人所持股权接近100%质押。因受贵州百灵股价持续下跌影响,导致股票质押一度面临平仓风险。

  为了降低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股票质押风险,华创证券在2019年受让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1.61亿股股票,同时提供逾18亿元专项纾困资金,姜伟股票质押风险得以缓解。华创证券也由此成为贵州百灵第二大股东,占公司总股本的11.43%。截至目前,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8.2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58.49%;累计质押6.64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80.46%。公司表示,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目前不存在平仓风险或被强制平仓的情形,后续如出现平仓风险,将采取提前购回、补充质押等措施进行应对。

  红星资本局发现,未来半年内,实控人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有大量质押贷款到期。根据股份质押公告披露,未来半年内,姜伟及其一致行动人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为5.19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62.84%,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36.76%,对应融资余额为23.66亿元;未来一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累计数量为6.64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为80.46%,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47.06%,对应融资余额为29.46亿元。

  随着巨额质押贷款将密集到期,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被查,实控人姜伟能否应对这连串危机,仍有较大疑问。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