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5月31日 星期

为送个儿童节礼物 法令纹都愁出来了

  明天又是“六一”儿童节了。

  当然因为明天是星期一,实际上很多家庭今天就会提前过儿童节。

  说起儿童节,这真是一个儿童期盼家长发愁的节日。

  愁什么愁?当然是愁儿童节礼物啦。

  对如今的家长来说,礼物,肯定是要送的,但怎么才能送到孩子心坎上,却是一道难解的题。

  你精心准备的,他总说“好无聊”;他想要的,你又觉得“没意思”。

  于是,一年又一年,孩子们就在和家长的拉扯中慢慢长大了。

  特意买了奥特曼玩偶,儿子却说“最顶级的喜欢”是卡片

  (儿子,5岁,幼儿园中班)

  曾几何时,我家这位小朋友也是很好哄的,一份小甜点,一包小零食,就能哄得他团团转。可随着他渐渐长大,我无奈地发现,如今只有新玩具能让这些从未挨过饿的孩子提起兴趣来。

  可是玩具真是费钱啊。去年儿童节,给他买了一盒乐高,三个小时拼完了,就放在柜子上慢慢接灰,也不可能再拆开重装。

  今年疫情期间,闷在家里的孩子也得到了更多的玩具作为补偿和消遣,但我反而还省了点钱——因为,他迷上了奥特曼卡片。

  要不是经常旁观他看《奥特曼》,我永远也无法了解这个浩瀚的奥特曼宇宙——以前我以为就只有一个奥特曼,隔三差五对付各种怪兽。后来才发现,我的天哪,这个家族也太庞大了吧!赛罗奥特曼、欧布奥特曼、迪迦奥特曼、银河奥特曼……再加上无数的怪兽,便组成了无数的奥特曼卡片。这种有点像盲盒,不透明的小袋子里装上一组,拆开才知道是什么,几块钱一袋,就能让小家伙高兴半天。

  前不久,我逛商场时看到一家玩具店里在卖奥特曼玩偶,想起他总摆弄些小纸片,可怜兮兮的,忽然心生怜悯,花99元买了一对奥特曼和怪兽组合,关节可动,精巧逼真,拿在手里摆弄一番,再来个模拟对战,多过瘾!

  带着救世主般的心情,我把这份惊喜带回家,孩子果然十分高兴,周末还揣去爷爷奶奶家“炫耀”。受到鼓励,我跟他说:儿童节再给你买一组!

  然而,听到这个许诺,他反而犹豫起来:“其实,其实……”

  “其实什么?”

  “其实,在所有的玩具里,我最顶级的喜欢,还是奥特曼的卡片。”

  “啊?”我叫了起来,感觉自己的好意被辜负了一般,“卡片哪有玩偶好玩啊,连立体感都没有!”

  “可是,卡片上会写那些怪兽和奥特曼的介绍,还有他们的身高、体重、最厉害的武器……”

  我这才沮丧地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懂小孩的心理。我以为的有价值,跟他眼里的价值完全是两回事。我说好吧,既然你这么节省,我当然没问题。他用复杂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小声说:“嗯,我想要的那组卡片有点贵。”

  前天,他带我提前去家附近的文具店“踩点”,我也有幸进一步认识了卡片世界的豪奢——有一盒包装精美、闪着金属光泽的“限量版”卡片,标价140元!孩子捧着盒子,渴望地看着我。我叹口气:“行吧,就买卡片。”(天竺葵)

  既不想平淡无奇 又最好能够实用

  (儿子,6岁,幼儿园刚毕业)

  记得儿子的第一份儿童节礼物还是他三岁时,表妹斥资几百大洋送了他一套当时非常火的动画片《超级飞侠》的周边玩具,我一边埋怨太贵一边叨叨着“儿子要穷养”。表妹笑我被鸡汤文洗脑,不紧不慢地念出绘本《小王子》里的对白:“仪式感是什么?这是一种早已被人忘却了的事,它就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

  啊,真是醍醐灌顶。

  转眼就要陪儿子度过他人生中第六个儿童节了。

  按我们家往年的惯例,是带儿子去游乐园或科技馆一类的地方玩一天,再给他挑选一件礼物。

  往年我会根据孩子的喜好,购买他中意的玩具,不管是乐高积木还是益智桌游,虽然价格并不便宜,但考虑到玩乐的次数,还是值得购买。而像奥特曼、变形金刚这一类男孩喜欢的动画片周边玩具,在日常生活里随买随玩,作为礼物赠送的意义不大。去年儿童节,儿子看到小区里有孩子玩平衡车,向我提出过要求,考虑到安全因素被我拒绝,换成了同等价位的儿童电话手表,实用性强。

  今年出门游玩大概率会取消,孩子又面临幼升小,单纯把玩具作为礼物带来的“惊喜”一定收效甚微,但节日的仪式感还是要有的,礼物也是必不可少的。

  但今年究竟准备什么好呢?这可真是个世纪难题。

  老公提议,给他一笔钱,自由支配,可以买自己喜欢的图书、玩具、文具,也可以存起来,美其名曰财商教育。我却觉得意义不大,儿童节嘛,怎么可以这么平淡无奇?思来想去,我决定这样:儿子的梦想是长大以后开飞机,那就买一架他梦寐以求的遥控飞机吧。当然要拿到这份礼物并不容易,我会以趣味性的方式及“线索”,引发孩子去“寻宝”——出几道数学题,答案里隐藏了他小伙伴家的门牌号,礼物在小伙伴的妈妈那里,而小伙伴的妈妈也会出一道英文题,答案是飞机的英语单词。

  获得礼物的过程充满乐趣,儿子体验到经过“折腾”得到的礼物更珍贵,也更有意义。其实父母还是那个父母,孩子还是那个孩子,但因为共同的期待,生活在这一天变得不那么一样了,这才是节日礼物赋予的意义。

  (鹿鹿)

  她每次要的礼物 都那么出人意料

  (女儿,9岁,小学四年级)

  每年儿童节,准备什么礼物,都让我犯难。

  前些年孩子小,还好忽悠,送什么礼物由我说了算,一盒彩笔一条小裙子,她都开心得不得了,就算一不小心搞忘了,临时给她一根棒棒糖,她也没意见。这几年长大了,开始自己指定礼物,场面就有点失控了。

  前两年,女儿迷上一个叫“小伶玩具”的节目,成天看两个大姐姐拆玩具。我在一旁瞟了几眼,只见几位成年主持人致力于扮幼稚,语言和动作都特别浮夸。我看着着急,如此无聊的节目,有什么看头?用这些时间看点科学或人文类视频多好啊!可是不,她不仅要看这个节目,到了儿童节,还指定要节目里出现过的一种叫“日本食玩”的玩具。

  拗不过她,只有安排上。打开一看,是些迷你的炉灶烤箱锅碗瓢盆,还有不同品类的“食材”。对女儿来说,她拥有了一个可以炮制美食的超级厨房,我却在心里暗暗叫苦:好多零零散散的东西哦,好难收拾嘛。可表面上还是要假巴意思支持一下:我们家的小厨娘,今天要上什么菜呀?小家伙将袋装的“食材”打开,很有讲究地将几类混在一起,捏一捏揉一揉切一切,再放入小碗,置于“烤箱”烘烤一番,最后做出几个小小的“汉堡”。我正要夸她,她却将一个“汉堡”塞入嘴里吃起来。“什么,这能吃吗?”我简直要惊掉下巴。“能啊!”她非常得意,将说明书上的相关内容指给我看,又拿起一个“汉堡”往我嘴里送。我闭嘴不从,心里直犯嘀咕:就算这些颜色鲜艳的食材没有添加有害添加剂,但被她的小手来回折腾过,在那么多塑料容器里滚过灰,真的还能吃吗?

  去年儿童节,她要的礼物是起泡胶。她向我科普:起泡胶是一种解压神器,和超轻黏土差不多,可以捏呀揉的,我最近学习压力特别大,非常需要用它解压。要解压?好的好的,马上买。我内心却在翻白眼:你一个小学三年级学生,哪来的压力,为了玩具真是什么托词都敢说。

  玩具一到手我就后悔了:这哪点儿和超轻黏土像了?超轻黏土是干干爽爽有形状有骨气的。起泡胶是啥?一堆鼻涕虫一样,湿哒哒软乎乎放在哪里都瘫成一堆,别说摸它了,看起来都瘆得慌。小朋友却一脸坏笑,抓着它就捏呀挤呀,听它内部细微的气泡噼里啪啦破裂的声音,她满足得很:太解压了!唉,你倒是解压了,我可是压力山大呀。

  今年的儿童节眼看又要到了,我只得探问她:今年的礼物,你可以选件稍微成熟点的东西不?她认真想了想:“给我买个喷雾水杯吧。”这又触碰到我的知识盲区了:“什么是喷雾水杯?”“喷雾水杯啊,就是除了喝水的出水口,还有一个喷雾口,天热时往脸上喷点水多凉爽啊,有时我上课昏昏欲睡,也给自己喷点水,一下子就精神了!”

  哎呀,比起前两年,今年要求的礼物简直是天使。好的,立马安排!(清辉)

  你想不到的 才是她想要的

  (女儿,15岁,高一)

  都15岁的孩子了还过啥儿童节?对,15岁的孩子已经不过儿童节了,但这也意味着我陪伴她过完了所有属于她的儿童节,因此在儿童节礼物这个问题上,简直是太有发言权了。

  那天在办公室问一个女同事:你在儿童节送什么礼物给你女儿的问题上纠结不?她说:不纠结呀,因为她才三岁,我送不送她都不晓得。

  我这才想起,确实,在我女儿六岁也就是幼儿园毕业之前,她对儿童节都没概念。幼儿园最后一年,因为要过儿童节,本来一直闲散在家的她被迫要去上幼儿园,她一路哭哭到吃午饭,结果下午2:28就地震了,她因为哭得太累,被老师抱到操场上时还在呼呼大睡,以至于那场大地震完全没给她留下任何阴影。

  不过小时候虽然她对儿童节没概念,但初为父母的我们却对儿童节太有概念了。每年一个毛绒玩具是必不可少的,以至于她的毛绒玩具最后足有上百个,海陆空两栖全齐。她爸为了从小培养她的性别意识,在十多年前哦,花巨资跑到伊藤洋华堂给她买了一个正版的芭比娃娃和一个阿拉伯王子。除了玩具,麦当劳或肯德基的儿童节套餐也是一定会有的。至于裙子鞋子什么的,也是有的。总之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倾其所有在所不惜。

  后来,上小学了,有了小伙伴了,小朋友一下子就“成熟”了,开始有了自己的主意,如果再送玩具或请吃一顿大餐,那肯定是看不上的。记得小学第一个儿童节就是和班上几个小朋友约着去的极地海洋公园。十年前,对于家住西北边的我们,那是一个多么遥远多么不便的地方啊!我们几个家长不远“万”里头顶烈日,在人山人海中皮耷嘴歪地陪了一整天,预感到以后的儿童节可能都不会好过。

  这个预感完全没错。从那以后,儿童节就变得特别不好打发了。无论你送什么,她都会来一句:“又是这个啊?!这个平时都可以送啊,儿童节送点特别的好吗?”可是我的个仙人板板呢,现在物质这么丰富,什么才算特别的呢?所以那些常年送一本书给孩子的家长,我真的只能恭喜你了,生了一个多么乖巧大度的孩子啊。我女儿,你送书,她绝对嘴一撇:“你硬是那么怕我搞忘了自己是个学生嗦?”所以这些年来,为了把礼物送到她心坎上,我和她爸真是挖空心思,经常今年才送完就开始不动声色地打听她还喜欢什么。为此,我们花四五百元送过一个沙画桌给她(结果只画了四五次就弃之一旁如今已沦为家里堆砌疫情物资的地方),还送过竹笛、口琴,甚至还送过男生玩的剑以及弹弓给她。总之你想不到的,才是她想要的,你平时问她,她总叫你“各人猜嘛,我说了那还叫啥惊喜呢”,等你决定好了,她又突然通知你她想要什么,整得你跟斗扑爬好几次都是临时加钱紧急顺丰过来的。

  记得初一的时候,在儿童节前终于拐弯抹角套出她想买条裙子的口风,六一那天我高高兴兴地给她买了回来,结果她只宝贝似的穿了一回就再没穿过了,一问,她还生气:“我一个中学生,平时都穿校服,哪有时间穿裙子嘛,你也不多想一下!”末了还来一句:“儿童节假都不放,算什么节嘛?我看你们大人比我们儿童还嗨。”妈耶,气得吐血。

  初二的时候,学校想到大部分小朋友都是最后一个儿童节了,于是决定以班级为单位集体庆祝一下。天哪,这可高兴坏了我——终于不用为她想礼物了。那天班上举行了一个主题班会,然后每人发了一个面包新语的芝士蛋糕。结果放学回来,还是不满意:“别个X班(隔壁班)发的可乐鸡翅。可乐!鸡翅!好安逸嘛!”算了算了我也听出来了,总之就是隔锅饭儿香。幸好再也没有儿童节了!(李遇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