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7月4日 星期

11岁男孩“走失之谜”:

怀揣8元如何从成都 独自坐高铁到广州?


  小谭在广州被警方找到

  6月26日,成都郫都区一儿童走失,一天后,这名11岁的儿童竟然在1600多公里以外的广州被找到。

  母亲易女士很疑惑,孩子连公交车都没单独坐过,怎么可能独自赶公交、转地铁,再坐上到广州的动车?

  走失

  孩子没去上学

  第二天出现在广州

  6月29日晚,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发布了一则信息:6月29日早上7时30分许,11岁男孩谭某某从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锦城家园小区出门上学,至今未归。第二日,该平台更新信息:6月30日凌晨2时许,失踪儿童谭某某(以下简称:小谭)在广州市番禺区被找到,孩子系离家出走。

  说起儿子走失后被找到,母亲易女士觉得万幸又可疑:儿子是怎么去到1600多公里外的广州的?是贪玩,还是有人引导?

  易女士告诉记者,孩子走失那天,听老师说孩子上午没有到校之后,她骑车在家附近找了一圈儿,寻人无果后便报了警。

  在警方协助下,她查看了公交站附近的天网监控。当天上午8点过,儿子出现在公交站台,随即乘坐P22路车,在10多公里外的犀浦地铁站下车。

  通过犀浦地铁站监控视频,易女士发现儿子在站内花5元钱买了一张到人民公园地铁站的车票。视频中还有一名男子站在儿子身边,“还不时推着他往前走。”

  疑问

  11岁娃娃独奔广州

  为何“一路顺畅”?

  易女士说,她在监控中还看到,陌生男子一直跟着儿子,中途还上来一位年龄相仿的男孩与儿子搭讪,“这个男孩由一个像他爷爷的男子带着。”

  陌生男子在一品天下站下地铁后,搭讪的男孩、老人、小谭一起从人民公园地铁站D口走出来,“儿子买了一瓶水。”由于此处天网监控未覆盖,此后,监控中再未出现儿子的身影。

  小谭后来告诉母亲,他出地铁站后,再次乘坐地铁到了成都东站。

  成都古城派出所民警告诉记者,他们调取成都东站进站口的监控发现,当天下午,小谭尾随成年人进入闸机,登上了成都开往广州的列车。

  6月30日凌晨两点左右,古城派出所接到广州番禺区钟村派出所的电话,告知有人报警在广州发现疑似走失儿童。在通过视频核实后,易女士确认了就是自己的儿子,第二天一早便乘坐早班机去广州接回了儿子。

  儿子找到了,但一大堆疑问还萦绕在易女士脑中。她说,当天家里只给了孩子20元钱,加上吃早餐花了12元左右,他又是如何拿8元钱买了一瓶水,还坐地铁到达成都东站(总计21站,车费7元)的?高铁实名制监管这么严,她怀疑儿子是被人有预谋地分截引导诱骗过去的。

  警方

  基本排除是拐卖

  系孩子离家出走

  “就是被人骗了……他跟我说长隆好耍,问我去不去长隆?”7月1日,在易女士家中,小谭这样告诉记者。

  关于他是怎么凭着几元钱去到广州的,为什么坐火车去广州,动车上是否有人查票等问题,小谭未予回应。

  7月2日,记者从广州市番禺区钟村派出所民警周晓斌处了解到,对于为何出走,小谭曾对警方表示与家长有矛盾,“压力太大,想出来散散心。”

  周晓斌表示,在最开始核实情况时,小谭并未如实说明自己的家庭情况,而是胡乱说了一个广州当地的地点。

  对于公交站以及地铁、动车上出现的与小谭搭讪的陌生人,成都古城派出所值班民警表示:“这个小娃娃不简单,不是你想象中那样……而且十多岁的娃娃拐卖过去干啥子?”最后该民警还表示,经过查证,此案系孩子离家出走,已基本排除拐卖案件的可能。

  据了解,小谭父母于几年前离婚,父亲在四川阿坝州上班,“大约一个月见一次。”

  小谭平时跟着母亲和外公外婆在成都生活。小谭的父亲谭先生表示,他和孩子母亲之间确实有矛盾,有时也会发生争吵,孩子母亲把他的电话也拉黑了。谭先生说,非常感谢成都警方、广州警方的帮助。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章玲 警方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