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8月1日 星期

日本姑娘在成都的“熊猫人生”

  来自日本的阿部展子,目前是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唯一的日籍大熊猫饲养员。自3岁获得第一个大熊猫玩偶,她与大熊猫的故事便已开始谱写,到如今,她终于过上了理想中的“Pandaful Life(熊猫人生)”。

  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

  从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大门走进,穿过一片茂密竹林,不远处就是太阳产房。

  产房外下着小雨,开放区却依然人头攒动,游人排着长队等待隔着玻璃与大熊猫幼崽见面。每个人只能在玻璃房外短暂停留几秒钟,却都忍不住低声讨论着短短时间里大熊猫的每个动作——“睁眼了!睁眼了!”“你看它睡得肚子都翻过来了!”然后又不得不随着队伍继续前行。

  玻璃另一边,阿部展子正在产房里打扫、冲水、清理粪便,进行着当日的例行工作。游客并不知道,此时看来一本正经的阿部竟然满心怀着“确实很可爱啊”“我懂你们的心情”的想法忙碌着。这样与大熊猫亲密共生的生活,她已经历了十余年。

  阿部与大熊猫结缘的时间几乎与她的年龄一样。3岁时,外婆送了她一个小孩手掌大小的大熊猫玩偶,此后这就成了她舍不得放手的宝贝,几乎走哪儿都带着。11岁时,阿部和朋友一同去往东京修学旅游,终于与这毛茸茸、有“黑眼圈”的动物第一次正式见面。

  “我最期待的就是去上野动物园看大熊猫,迪士尼呀什么的都无所谓。”回想当时的情景,她的语气依然兴奋,“它(大熊猫)就在那儿睡觉一动不动,但是我看到它白白的屁股,突然觉得很感动——‘哇,真的有大熊猫啊!’当时这样想的。”

  高三毕业后,热爱大熊猫的阿部果真开始有计划地往“猫粉”(大熊猫爱好者)眼中“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迈步。她在日本念了中文本科,紧接着漂洋过海来到四川农业大学攻读野生动物研究保护专业,期间,她在卧龙自然保护区、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都有过实习经历。之后,阿部又在东京上野动物园做了6年饲养员工作。

  直到2017年,她再次回到成都。这一次,阿部有了更清晰的方向:“我自己更希望做更多关于大熊猫野外放归的工作。中国在这方面很重视也很有经验,所以我又来了。”

  从“猫粉”到“奶妈”

  在“猫粉”眼里,每只大熊猫都独一无二,对阿部来说也是如此。她几乎能在1秒钟内通过极细微的差别分辨出照片中的两只大熊猫:“这是‘绩笑’,这是‘成风’。它们俩有点像,但是你看它们面颊上的毛量、‘黑眼圈’的大小、距离以及耳朵的远近都不一样。”

  当从远远观望的“猫粉”逐渐向对大熊猫习性了如指掌的饲养员转化,许多曾经认为理所应当的印象也在一个个改变。至今阿部仍记得,第一次抚摸大熊猫时,那只成年大熊猫尖锐的爪子和牙齿。虽然已是资深“猫粉”,但当真实、近距离地接触大熊猫,阿部心里还是胆怯的:“那不是想象中的温柔、可爱的眼睛,而是像熊一样的。旁边的饲养员一直在鼓励‘去摸呀,没事的’,我就鼓起勇气轻轻摸了一下。我一直以为大熊猫的毛是软绵绵的,没想到实际手感比我想象中更硬、更粗糙。”

  作为专业饲养员,阿部的日常工作除了洒扫、喂食、观察,还需根据每个大熊猫宝宝的体重和健康状态制定盆盆奶(基地大熊猫的主要“菜品”之一)中牛奶、维生素、钙片的比例,不能马虎。此外,大熊猫的顽皮也让人头疼。当它们不听话时,阿部总会把幼崽抱起,揉一揉它脑袋上的毛,假装严肃地教训这只犯了错的小朋友:“不行!知道没?”她尾音拉长,像在哄小孩子。

  对于饲养员工作,很多人都有“熊猫那么可爱,工作应该很幸福、很轻松吧”这样的想法。每当阿部听到这样的话时,都会挥挥手,做出的反驳也萌萌的:“才不是的!你们通过电视节目看到了大熊猫很乖的一面,但是不知道熊猫幼崽那么重!”

  饲养员的工作并不轻松,但因为多年热爱,阿部每天都幸福感十足,对大熊猫的爱也从未消减。“猫粉”叫饲养员“奶爸”“奶妈”,他们充当着大熊猫爸爸妈妈的角色。对阿部来说,每只“猫崽”都是她的宝贝,它们有的爱吃,有的爱玩,有的爱凑热闹,有的喜欢独处,性格不一。

  “成浪”是最特别的一只——初生大熊猫幼崽平均体重为120g,“成浪”仅有42.8g,甚至不及姐姐“成风”个头的1/3。“成浪”刚出生那段日子,为了保证它的顺利进食,阿部在熊猫妈妈“成大”那里取奶后再用特质的小号奶嘴给它进行人工喂食,加上不断调整喂养姿势,这才解决了问题。在阿部和同事的悉心照料下,“成浪”一点点健康长大,逐渐成为了一个“奶妈”也抱不动的“大猫”。阿部也时常感慨:“看到它和姐姐‘成风’一起玩的时候,竟然会有‘哇,小朋友长这么大了’的想法。”

  “我既是爱‘猫’人,也是饲养‘猫’的人。饲养员需要很多能力,但最重要的还是对熊猫有爱吧。”在2018年日本纪录片《情热大陆》的拍摄过程中,阿部跟随拍摄团队去到IFS楼顶,第一次看到“爬楼熊猫”。“好大只啊!”她不断感叹着。摄像师问她:“你觉得它叫什么名字?”“总觉得它在看着什么,而‘眺望’这个词用中文和日语写出来都有一个‘望’字,所以我想叫它望望。”阿部笑得可爱,眼睛亮亮的。

  对于往后的生活,阿部并没有明确的设想,她只知道“想与大熊猫一直好好地生活下去”,仅此而已。问她想对“猫粉”说什么的时候,她思索了一下,然后有些郑重,像做出了一个承诺:“我们会好好地、很有爱心地饲养它们,你们不用担心。”

  (据《HELLO Chengdu》 秦雁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