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8月1日 星期

/周末诗评/

让人隐隐撕心裂肺的诗

  □文/李发模

  读吉狄马加的长诗《裂开的星球》,给我的直感是:立意壮阔,引人哲思,没有一个废字,让人隐隐撕心裂肺。

  都说“伴字如伴虎”,面对这首长诗的中华虎——吉狄马加,我愿是虎的山高水远之山之水!

  这是一首充满宇宙信息,覆盖人类思索的长诗。字字句句事关人类灵魂,以及世界利益。长诗告诉我们,面对举世疫情,人类只有携手合作,否则就是自杀。

  在各民族多元文明中,我们都是精神的兄弟,相互援助的同志。

  “文明与进步。发展与倒退。加法与减法/这是一个裂开的地球。”怎样让人心不再撕裂?长诗中独特的论述,几多奇思妙语让我折服!

  我一直认为,诗之传承,除了线型伸延,更需辐射状思考。诗不讲理,却又在情理之中。长诗不畏散文化,但内在音律千万别忘了“纲举目张”。诗行句式的长短,不忘最为“人道”的行进,方可打开读者驰骋的空间。

  是的,从该长诗中可看出:一人一家一国一世界,进出都要打开心门,否则,胸怀将成为坟墓。我们都在时空的笼中,若再互设圈套,只在“自以为是”中转动一人一家一国乃至一世界,没有出发的四面八方,怎跨出世纪的门槛?

  长诗中,诗人的提问让人沉思:“这个星球创造了我们/还是我们改变了这个星球?”

  “当裂开的星球在意志的额头旋转轮子/……无处不在的光从天宇的子宫里往返”……这些古贤与现代科教追问的思考,我们该怎样回答?

  我曾说过,人不怕你怕他人,怕的是他人怕你。诗言志,情的提炼离不开语言,正如刀嘴在宰杀邪恶的过程中,谁不曾错“杀”过人?

  做一个诗人要接地气、天气,升华人气。尤其是写长诗,更考人学识、阅历和格局。悟知境界之上是素质,那才是真诗人。

  读长诗《裂开的星球》,让人隐隐撕心裂肺……又时时承受诗人哲思的重锤……该怎样疗治受伤的人文与自然,解开当今纠结,真是一道难题,真需要各民族各国共同合作,共赢发展。

  这东方给出的药方,从该长诗透出的信息,诗人的所思,对于这个星球,也许有一定药效。

  吉狄马加的写作,总给人一种探秘时空的大思考,他真的像一匹马,矢志负重超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