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8月2日 星期

卖一瓶2元的水,就有1.2元毛利进账

农夫山泉获准上市 创始人身家已近千亿


  钟睒睒

  7月31日下午,证监会官网发布公告,核准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发行不超过13.8亿股境外上市外资股,每股面值人民币0.1元,全部为普通股。完成本次发行后,公司可到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

  同时,证监会核准公司股东养生堂有限公司等70名股东所持合计4,588,200,000股境内未上市股份转为境外上市股份,相关股份完成转换后可在香港交易所上市。

  根据农夫山泉此前招股书披露,2019年,农夫山泉营业收入为240.21亿元,净利润为49.54亿元。而作为“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的包装饮用水系列毛利率达到惊人的60.2%。

  据了解,农夫山泉创始人,现年65岁的钟睒睒持有农夫山泉约87.44%的股份,包括约17.86%的直接权益以及通过养生堂持有的69.58%的间接权益。

  农夫山泉的IPO之后,钟睒睒以及养生堂仍将是控股股东,这位浙江“隐形富豪”的财富毫无疑问届时又将增添一笔。

  根据福布斯排行榜,截至7月31日,钟睒睒个人财富约14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80亿元),距离千亿身家大关近在咫尺。

  饮用水毛利率惊人

  4月30日,农夫山泉在港交所官网披露了招股书。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农夫山泉分别实现利润33.86亿元、36.12亿元、49.54亿元。三年合计119.52亿元。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2年至2019年间,农夫山泉连续八年保持中国包装饮用水市场占有率第一。以2019年零售额计,农夫山泉在茶饮料、功能饮料及果汁饮料的市场份额均居于中国市场前三位。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的收入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和240.21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7.2%,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5.8%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3.1%的增速。

  从细分品类来看,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的营收中,农夫山泉饮用水收入占比都超过57%,近一年稍有提升至59.7%达143.5亿元,而茶饮料和功能饮料的占比则分别为13.1%和15.7%。

  2019年康师傅茶饮料的销售额为155.79亿元,碳酸饮料及其他饮料的销售额为122.37亿元,果汁饮料的销售额为46.70亿元。包装水的销售额为31.14亿元,大幅下滑28.99%。按销售额计,包装水在康师傅饮品业务中所占份额约为9%。

  在毛利率方面,以2019年为例,农夫山泉四大主要产品:包装饮用水、茶饮料、功能饮料、果汁饮料的收益依次为14346百万元、3138百万元、3779百万元、2311百万元;其毛利率依次为60.2%、59.7%、50.9%、34.7%——这也意味着,我们常喝的农夫山泉矿泉水,每卖出一瓶售价2元的水,就有1.2元的毛利进账。

  对于农夫山泉在饮用水和软饮料层面的优势地位,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曾对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指出,农夫山泉在研发端口的高投入高产出,以及在产品包装和品牌文化建设上的成功,使其相比只专注于营销的企业而言,能收获更高的市场份额和利润。

  上市前曾突击分红

  早在2008年5月22日,农夫山泉曾与中信证券签署A股上市辅导协议。不过,十年后的2018年12月29日,辅导协议终止。

  自2019年以来,农夫山泉屡屡被传预备上市的消息,但公司一直是“无可奉告”,对外三缄其口。而近年来,饮料行业龙头寻求上市,并非农夫山泉一家,总部同样位于浙江杭州的娃哈哈在“拒绝“上市多年以后,创始人宗庆后公开表示,未来会考虑上市。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食品饮料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对于资金的周转要求也越来越高,上市虽然要提高企业的透明度,但是相比于融资成本的降低,吸引力仍然很大。

  而在申请上市之前的2019年,农夫山泉曾突击分红95.98亿元,分去三年利润的大半。这也导致其结构性存款由2018年末的36亿元减少至2019年底的2亿元,现金及银行结余减少了6.81亿元。

  此前2017年和2018年,农夫山泉分红金额均为3.67亿元,2019年的分红高达前两年的26倍。

  此后2020年3月份股东大会上,农夫山泉再次宣布派出总计9亿元的股息,并且4月份已支付完毕。

  隐形富豪身家暴涨

  睒,有一个意思为“闪烁”。唐诗有云,残月晖晖,太白睒睒。

  钟睒睒有一个充满诗意的名字,这要归功于他的父母,二人均是传统的知识分子。

  电大毕业后,钟睒睒去了《浙江日报》做过记者,种过蘑菇,卖过窗帘、养过虾,还还曾做过娃哈哈在海南、广西的总代。不过,他的第一桶金还是来自90年代兴起的保健品热潮。

  1993年,钟睒睒成立了海南养生堂药业公司。他聘请了3个中医药大学专家,用了8个月的时间,终于研发出鱼鳖养生丸,大受欢迎。接下来,钟睒睒马不停蹄带领团队继续研发了“朵而”、“清嘴”、“母亲牛肉棒”、“成长快乐等多个保健养生、休闲食品等产品系列。

  随着养生堂在全国知名度的打响,钟睒睒乘胜追击,杀回了具有万亿增长潜力的饮料业。1996年,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公司成立,这是农夫山泉的前身。

  “保健品之所以火热,是出于人们对健康需求的提升,如果能把健康和更具消费潜力的市场联系起来,一定是一笔大买卖。”

  按照这种思路,钟睒睒将饮用水命名为亲民接地气的“农夫山泉”。钟睒睒是一位优秀的广告营销人才,最初令农夫山泉甫一出世就爆红的广告词“农夫山泉有点甜”,以及那句“我们不生产水,我们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就是出自钟睒睒之手。

  不过,钟睒睒本人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也因此被称为“隐形富豪”。根据旗下企业万泰生物披露的资料,钟睒睒的养生堂控制了近80家公司,业务涉及饮料饮用水、休闲食品、化妆品、健康养生品及医药等领域,一级子公司包括农夫山泉、养生堂药业有限公司、养生堂浙江食品有限公司、养生堂(安吉)智能生活有限公司、万泰生物等。

  今年4月29日,万泰生物在上交所主板上市,这种涨势凶猛的新股让实控人钟睒睒的财富猛增。上市首日,万泰生物股价上涨44%,收至每股12.6元。

  截至7月31日收盘,万泰生物市值达到1054亿元,股价在短短3个月内暴涨约30倍之多!(据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