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8月21日 星期

大佛脚下的摆渡父子

两天紧急转移千名孤岛村民


  甲板上的父与子

  罗强开船,父亲和乡亲们在甲板上

  18日上午11点过,“顺宁9999”的船长罗强发动了货船,从乐山市凤洲岛的拜佛台出发,往大渡河对岸的乐山大件码头驶去。船上,有100多名从岛上转移出来的村民,他们的家在过去几天被洪水淹没。

  从18日早上7点开始,从乐山沫若广场到凤洲岛拜佛台,又从拜佛台到大件码头,罗强不记得摆渡了多少人,但是烧了多少柴油他们更清楚些:一天将近400升。

  不要说跑船十多年的罗强,连他的父亲罗应付跑船30年了,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洪水。

  父子俩的船原是货船,在这样的洪水里转移人,罗强和父亲都有些紧张。第一趟载着几十个群众,即使是对这段江面很熟悉,罗强还是开得很慢,他紧盯着江面,担心漂来的木头搞坏螺旋桨。原来几分钟的路,他开了将近20分钟,手心都是汗……

  『洪水中的任务』

  货船当客船 转移“孤岛”群众

  罗强和父亲是8月17日的晚上接到海事部门的通知的。那个时候,他们刚刚把船从犍为县开上来,准备进港停靠整修,“那几天雨水很大。”在船上,罗强是船长,父亲罗应付是轮机长和水手。

  他们接到的任务是,第二天早上7点过,在沫若广场外的河面转移装备和群众。

  8月17日晚开始,青衣江出现“百年一遇”的洪水,青衣江乐山流域出现超警超保水位。18日凌晨6时许,乐山市市中区凤洲岛因近期强降雨导致河水暴涨,连接岛与对面陆地的桥梁被淹没,岛上约有千名群众被困。

  罗强告诉记者,他们的船是货船,平常情况下载人超过三个都算违规。为什么选他们?罗强和父亲心里有数。他们的船440多马力,“小船在那样的大水里,根本开不动,再大一些的船又太重,开得也慢。”另外一方面,父子俩多年来一直在这段河上跑船,对航道也熟悉。

  听到通知后,当天晚上父子俩花了两三个小时做准备,“打扫了船舱,加满油,再检查了一遍机器。”

  但想到第二天的任务,父子俩多少有点紧张。罗应付今年62岁了,跑了30多年船,罗强也跑了14年船,不过这样的洪水,父子俩也都是第一次遇到。不要说他们,“凤洲岛上七八十岁的老人,都说从来没见过。”

  罗强的母亲和妻子都在老家贵州。他也把任务告诉了她们,“一家都是跑船的人,都知道情况。”但妻子和母亲也担心,“就喊我们,遇到危险情况,保命最重要——就是喊我们注意安全。”

  『手心里全是汗』

  第一次渡河运人 洪水里有杂草、树枝和枯木

  18日早上7点,天已经亮了,还在下小雨。来自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消息是,预计青衣江洪峰18日13时左右通过乐山城区。预估洪峰流量37000立方米/秒,为近年最大过境洪峰流量。

  罗强和父亲准时到了地点。沫若广场的岸边临时停靠点并不是正式的码头,靠岸的时候,罗强说,自己格外小心。第一趟是从广场往凤洲岛的拜佛台的位置,船上是各地赶来的救援队,船的左侧绑了几台救援队伍的冲锋舟。

  “洪水太大,水里面杂草、树枝多,冲锋舟过去不安全。”罗强解释,所以才选择由大船托运过去。船启动后,他倒着船身顺着洪水出去,“再启动船,慢慢地移方向。”船去的方向能看到,洪水正慢慢爬上乐山大佛脚趾。

  救援队陆续转移出了岛上的村民,都上了“顺宁9999”。船舱里有新拿上来的塑料板凳,一声鸣笛,发动机轰隆隆响,船启动。

  虽然是大船,罗强也怕水里漂来的粗木头。他们的船是单动力,在这样的洪水里开船,“如果螺旋桨搞坏了,没了动力,就只能随着洪水漂了。”苍黄的江水里偶尔就会有枯木浮起,罗强站在二楼的驾驶室,“必须时刻盯着江面。”平时几分钟的航程,他开了十多分钟,到沫若广场岸边停机时,罗强记得,手心里全是汗。

  『从天明到天黑』

  来回跑了14趟 一天烧了400升柴油

  18日最后一趟船约晚上7点半靠岸,江面上的雾已经很浓。村民下完后,“顺宁9999”向远处的大件码头开去,消失在雾里。

  “单边跑了7趟,来回一共14趟。”罗强告诉记者。

  总共转移了多少人?“不晓得,反正每趟都坐满了的。”父亲罗应付说,这天一共烧了将近400升柴油。

  19日中午,最后一批被困群众乘着大船出岛。罗强帮着父亲打扫船舱和甲板,这几天的洪水、脚印被太阳晒干后,留下干泥巴,扫把扫过的地方扬起灰尘。

  好消息是,水位也在下降,救援队的冲锋舟都能自行通过江面了——这天上午,原本要挂在船沿出岛的4艘冲锋舟,最后也取消了。这几天一切都算顺利,唯一让罗强紧张的,就是一次“挂舟”而行,“进水都还好,但那次最后一个冲锋舟差点翻了。”

  工作人员留下一件纯净水给他们,从岸上,父子俩领了两份盒饭。吃过饭后,罗强躺在一楼房间的床上刷着视频,父亲则在二楼驾驶室的床上趴着,望着刚刚上岸的武警战士列队报号。

  “等通知吧,可能还要再往岛上去。”罗强躺在床上,准备休息一下。记者了解到,两天乘坐“顺宁9999”船转移的村民在1000人左右。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彭亮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