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9月16日 星期

6000多元离职补偿金全是硬币!

女子:公司涉嫌侮辱 会计:硬币也可流通

  资中女子张某在一家医学美容公司离职后,通过劳动仲裁,获得共计6000多元的补偿金。9月14日,她应约前往劳动仲裁部门领取补偿金时,公司方面却用三轮车拖来两桶硬币。她称,对方拉来的都是一角的硬币,还让她“一角一角地数”,因此认为公司这一行为涉嫌侮辱。

  涉事的资中允熹医疗美容有限责任公司会计俞某接受采访时,否认侮辱一说。她称,硬币是公司搞活动剩下的,并非只是一角的,还有一块的,且硬币也是可流通的,“劳动仲裁也没说必须现金、百元大钞,公司一分不少支付了就行了”,但她承认给得很不痛快。

  离职女子:

  让我一角一角地数,是侮辱

  张某系资中当地人,今年4月20日,她入职资中允熹医疗美容有限责任公司,从事咨询师助理岗位工作。几个月后,因为公司要求她转岗,她不接受,在没有填写《辞职人员工作交接核查表》的情况下,离开了公司。8月13日,公司以她旷工为由,通知解除与她的劳动关系。

  随后,张某以公司未依法按时签订劳动合同、未依法缴纳社保和未支付加班费为由,申诉至资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公司支付经济赔偿金、加班工资和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的差额。9月2日,资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决公司在15日内支付张某经济补偿1000元、加班工资3074.57元、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2000元。

  9月14日,张某接到资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电话,对方称公司要给她现金,让她去一趟劳动仲裁部门。“从下午3点等到4点,公司的人来了后,让我写收条、按手印,然后去一楼拿钱。”张某说,但下楼后她发现,现金竟是对方让公司的员工用三轮车拖来的。“两个医疗废物桶装的硬币,一个装了1/3不到,一个1/2不到,全是一角的。”

  “我说到银行去,让银行柜员清点。但他们不同意,让我自己数。”张某说,她提出把硬币拿到劳动仲裁部门去,她看着对方数,对方也未同意。因此,双方争吵无果后,她回了家。“用装医疗废物的桶来装人民币,让我一角一角地数,这就是一种侮辱。”

  公司会计:

  给得不痛快,她不能胜任工作

  9月14日晚,资中允熹医疗美容有限责任公司会计俞某告诉记者,她认为公司用硬币支付张某补偿金等并无不妥之处。“硬币也是钱,也有一块的,还有纸币,只不过都是零钱。劳动仲裁(后履行)也没说必须现金、百元大钞。只要裁决了,该履行支付的,我们一分不少地支付给她就行了。”

  俞某还说,张某有怨言,公司同样有怨言。而对于张某所认为的这是一种侮辱,俞某认为,这不存在。“这是发行的硬币,是有效的,可流通的。”她还称,这些硬币是公司此前做活动时兑换的。“这事情是劳动仲裁的,我们肯定就在劳动仲裁给。要去银行,是她自己拿去银行存,那是她的问题。”俞某证实,公司的人未同意张某提出的去银行让柜员清点。

  俞某还称,张某在公司上班期间“一直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调岗也不同意,同意离职后还要求减免之前在公司进行眼袋手术的尾款和未缴社保折现。“公司不同意,她第二天就去劳动仲裁告了。”

  “我给钱,确实是给得很不痛快的,我没有说‘不给一分钱’,但是我觉得我以任何方式给,都没问题吧。”俞某告诉记者。对此,资中县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相关工作人员证实,经劳动仲裁,涉事公司向张某支付补偿金等。在公司提出现金支付后,他们通知了张某到场领取。但双方写好收条后,是到人社部门楼下去交涉的,他们也不清楚。“我们仲裁了,具体他们怎么支付,我们就管不了了。”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姚永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