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9月16日 星期

“药中茅台”罕见跌停 长春高新发生了什么?

  9月14日,“药中茅台”长春高新(000661,SZ)罕见跌停。

  此前,这只市值千亿的“大白马”,股价一度上涨500倍。红星资本局梳理,核心产品是让人长高的“生长激素”。今年上半年,这部分业务所在的子公司金赛药业也提供了上市公司超过86%的利润。

  14日,却因为一份神秘的“调研纪要”,一天之内市值蒸发167亿元。这份长春高新第二大股东金磊发言的纪要中显示,金赛药业的营销模式有问题、明年利润不如预期、二股东年底将减持等内容。

  昨日,长春高新秒发业绩预告“救火”,稳住了昨日的股价。不过昨日晚间,深交所也针对上述调研纪要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金磊相关业绩言论是否真实、持股计划以及公司是否违规披露信息等内容。

  “调研纪要”

  引千亿“白马”跌停

  从14日上午开始,关于“药中茅台”长春高新,一份神秘的调研纪要在市场广为流传。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这份纪要显示,接受调研的是长春高新子公司金赛药业;而会议参与嘉宾,则是金赛药业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金磊。在这份纪要中,提出了公司的多个问题:(1)疫情影响,外地患者不来了,医生也出去支援了;(2)城市营销模式有问题,三季度不好也有内部松懈的原因,7月首次出现同比下滑;(3)5年生长激素目标200亿,明年纯销25%(业绩展望增速);(4)由于需要交税10亿,年底(金磊)还会做减持。据说,这份纪要是上市公司股东与东吴证券的交流纪要。不过,至今为止还未得到东吴证券的确认。

  这份纪要在市场上流传颇广的同时,长春高新也迎来了股价闪崩。午后,长春高新一字跌停。截至14日收盘,长春高新一天之内市值蒸发167亿元,收报371.62元。若按照最新股东户数88970户计算,人均亏损18.8万元。

  对于投资者关于“纪要是否真实”的提问,长春高新并未直接回复,而是在互动易上称,公司未收到相关股东的减持意向通知,从未发布过未来几年的业绩展望等。而在接受媒体(中国网财经)采访时,长春高新董秘默认了上述纪要的真实性,但他认为,“上市公司信息是以董事会秘书的对外发布信息为主,金磊作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金赛药业总经理,他对市场偏于保守的判断,并不代表金赛药业董事会以及长春高新。”

  15日早上,长春高新火速披露三季报业绩预告“救火”:预计2020年前三季度预计盈利21.71亿元至22.95亿元,同比增长75%至85%,基本每股收益5.3元至5.67元。业绩预告稳住了长春高新的股价。昨日收盘,长春高新涨3.16%,收383.36元/股。

  不过晚间,深交所也针对上述调研纪要下发关注函,要求其说明金磊相关业绩言论是否真实、持股计划以及公司是否私下向指定股东披露未公开信息等内容。

  机构股东扎堆的“白马股”

  这些都是“潜规则”……

  实际上,长春高新这只“大白马”,本就是机构股东的心头好。

  截至今年上半年,长春高新前十大股东名单里,中央汇金和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分别排第4、第5,排名第6至第10的均是社保基金,分别是全国社保基金一一八组合、一零一组合、一零四组合、一一四组合、一一六组合。

  此外,机构扎堆长春高新,持股机构达1134家,累计持股近2.1亿股。9月14日,长春高新也被诸多机构卖出。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天津华昌道证券营业部、深股通专用、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永嘉路证券营业部卖出最多,分别为2.77亿元、2.5亿元、2.11亿元。

  有券商研究员对红星资本局分析,获得机构投资者的青睐的公司,在大资金合力做多的背景下,一般会得到较高的股价;但同时,大资金抱团,也会对上市公司的负面消息更为敏感。“如果公募基金、社保基金判断公司的基本面出现变化,大笔资金的流出,对公司的股价将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上述研究员介绍,在这样的情况下,上市公司在小型沟通或“私下”说出一些更多的信息来,也时有发生。

  “上市公司并不会披露所有的会议纪要,所以对于中小投资者来说,比起机构投资者,在获取信息这一方面还是处于劣势。”上述研究员感叹。

  据财联社,在盘后投资者交流会上,金磊表示,纪要中的经营预测是他从经营者的角度来阐述的,预测得相对保守主要是为了激发员工的危机意识,让员工戒骄戒躁。“日前的交流是小范围会谈,不代表金赛药业董事会和管理层,更不代表长春高新对业绩的展望。”

  关于股票减持,金磊表示,减持和长春高新的发展前景和业绩毫无关系,减持仅是为了缴纳税款。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15日早间的公告中,长春高新还解释了金磊的减持,称按照相关协议,金磊2019年度业绩承诺已达成,在2020年12月底将有部分股票具备减持条件。但金磊减持的额度、减持的具体时间和减持的方式应遵守“短线交易禁止”、“大股东减持新规”等监管规则。目前,金磊尚不具备减持条件。

  至于金磊这样说出自己的减持计划,是否涉及信披违规?多位律师对红星资本局分析,目前的信息来看,不能判断其是违规。但如果是披露未经公司授权的经营数据,并造成股价波动,影响却是非常恶劣的。

  “一般涉大股东减持,肯定都不想在股价低处进行。而说出自己的减持计划,对股价肯定是没有正面影响的。”上述研究员认为,但大股东减持信息仍属敏感信息,应按照具体规定进行披露。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俞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