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10月18日 星期

《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确如周深所言 哎呀这节目跟别的总决赛不一样

  1

  这个夏天太累了,五条人不断被淘汰,我们不断捞他们回来。终于,在《乐队的夏天2》总决赛上,五条人的主唱、手风琴手仁科拎走了奖杯——确实是拎,别人都是把奖杯抱在怀里,他是吹开一只塑料袋,装进去。晃眼一看,以为是提了一口袋菜。

  但,不仅是仁科操作风骚,每个乐队都有备而来。马东说他们“有一种释放出狱的感觉”:达达乐队的彭坦自己给自己剃了头,一个劲地跳,跟当年骑白马向春晓求婚一样开心;马赛克乐队穿得五颜六色的,像鸡尾酒,结果他们说自己是垃圾分类桶的配色;大波浪乐队的李剑唱着唱着,直接把队友邢星从舞台上扔了下去……

  可爱、冲动,又得意忘形。

  周深第一次到现场,他的感受是这节目跟别的总决赛不一样。拼到最后,不是秀技巧,也不是比嗓门,而是沉浸在自我中的极致表达。Joyside的刘虹位问刘昊达达乐队得了多少分,刘昊喝一口水,“不知道,管他呢”。

  管他呢,干就完事了。

  2

  Joyside干到了第五,刘昊穿个紧身衣勒得呀;大波浪第四,李剑红着眼睛,用词单位全是“一辈子”;达达第三,解散又重组,重组又重生,虽然年纪大了点,但永远干净得像少年。如果非要说悬念,应该就是五条人跟重塑雕像的权利(简称重塑)谁是HOT1。

  一支是捞了好多次的五条人,一支是稳如泰山的重塑;一支是失控是常态的五条人,一支是严谨缜密的重塑;一支是不断在破坏的五条人,一支是不断在构建的重塑。怎么比?没法比。

  答案揭晓,重塑领先五条人23票,拿下冠军。微乎其微的差距,也说明谁拿冠军都在情理之中。

  3

  五条人是夏天的惊喜,在第一场就被淘汰的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还要被淘汰好多次。仁科把话筒放在地上,像放一把枪一样缴械投降,但对不起,不让你走。大张伟说,他们是不散的一条魂。

  五条人是不在乎输赢的。他们临时改歌,舍弃掉舞美灯光,不思考任何战术,选择强有力的对手,哪怕是复活回来,也是玩,他们随意得就像去菜市场买菜。

  我觉得五条人之所以被喜欢,不只是他们的喜剧天赋,还有他们浑然天成的气质。在他们的作品里,有汽笛声,有叫卖声,有自行车的铰链声,没有多么宏大的叙事,就是扎根在日常里的片段。神神叨叨,又有一种诗人的浪漫。

  4

  重塑肯定是接受不了这样的随心所欲。你看不到他们除了音乐之外的别的情绪,没有故事,寡言少语,也宠辱不惊,不管你说什么,主唱、吉他手华东就是芭蕾鞠躬。

  华东从德国留学归来,在他身上留下了德国工业体系的严谨。他跟刘敏在讨论歌曲的时候,就形容重塑的音乐是建筑,一砖一瓦地搭建,要经久不衰。华东说他们创作不靠灵感,而是讲求逻辑工整。就连他们排练,一次也只能排16小节,一点一点过,然后上台100%还原。

  所以重塑的音乐,是经得起考验的,虽然没有攻击性,但像一张紧密的网,不留一点可乘之机。

  5

  五条人跟重塑,体现了《乐队的夏天2》舞台上截然不同的色彩,塑料感和雕塑感。塑料感,不是贬义,而是一种态度;而雕塑感是一种审美的追求,是一种信仰。(风犬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