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商报新闻热线:86612222    成都商报刊号:CN51-0073

2020年10月18日 星期

这家长里短的调调,最是我喜欢的味道

  每次看杨亚洲的剧,我都觉得连剧里的光都是暖的,就像我们小时候用的白炽灯,不是很亮,昏昏黄黄的,但照在身上,照在家具摆设上,总给人一种“世界再大,也不过一日三餐一床而已”的踏实感和满足感。

  1

  “幸福里”,一看名字,就晓得是写一条弄堂里的故事,而且是那种有年代感的、家长里短超有烟火气的弄堂里的故事。天哪,这当然是我的菜呀!再一看预告,导演杨亚洲!好了好了不用预告不用宣传了,我保证,寸步不离守在电视机前。

  是的,我是杨亚洲的忠实粉丝。不要问我杨亚洲是谁,我只给你说两部他拍的电视剧你就晓得了。一部是《空镜子》,一部是《最浪漫的事》,当然如果你只有三十多岁的话,我可以再给你说一部剧,《嘿!老头儿》,对,就是黄磊和李雪健演那部。明白了吧?杨亚洲那绝对是中国拍家庭剧最牛的导演之一呀(之所以带上“之一”这两个字,是因为《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在我心目中,是和《空镜子》并驾齐驱的唯二经典,无法分出伯仲)。

  2

  真的,至今都好怀念当年看《空镜子》的情形啊。那是2001年,手机还是少数先富起来的人才能拥有的奢侈品,饭后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仍是当时最主要的夜间娱乐方式。我记得我第一次看《空镜子》并不是饭后七八点钟的黄金时段,而是晚上10点多钟,是只有我这种既是夜猫子又是电视儿童出身的人才会看到的时段。所以当我把这部剧血荐给朋友和同事时,一举奠定了我在电视剧审美上的超高品位,以至于之后至今的近20年来,只要是我推荐的剧,大家都不会有太多疑虑。

  而且,那时候的牛莉还不是个小品演员,美得洒脱又霸气,长头发在空中飞,生气了眼睛一瞪,许亚军这样的超级大帅哥都会马上闭嘴。当然,这部剧里的许亚军,也被许多人认为是其颜值的巅峰期。这样一说,你是不是明白了为什么这部剧如此令人念念不忘了吧?何况那时的陶虹,那真是只要一笑,眼睛立马月牙弯弯,让很多人喜欢得不得了。

  反正看《空镜子》和《最浪漫的事》,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杨亚洲一定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特别怀念吧,所以才会有那么细致复原的生活细节,以及那么看似寻常却令人一再回味的人情故事。

  3

  《幸福里的故事》也不例外。整部剧都是杨亚洲一贯的昏黄怀旧的光影基调。沙发靠背上搭的钩针勾的沙发巾,刷着绿漆的窗子,油光锃亮的小方凳,竹编的水瓶外壳,以及前面有一道梁的自行车……当然,还有年代剧最少不了的小碎花小格子的窗帘布。

  当然,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刷着绿漆的窗子。真的,那时候的人怎么那么喜欢在窗子上刷绿漆呀?是因为绿漆便宜吗?还是因为当时每到夏天,为了防蚊,家家户户都要在窗子上钉一张绿色的纱窗?绿窗子配绿纱窗,显得和谐吗?不得而知。反正我姐当年大学毕业刚分到她们学校时,她们的教师宿舍就是绿色窗子。而且和剧里一样,灶台就安在绿色的窗子下面。那时候的人真可爱哈,明明没啥吃的,但灶台却偏偏要安在窗子下面,每煮一点好吃的东西,还没盛到碗里,香已飘到了隔壁以及隔壁的隔壁,不一会儿,锅前就站了一圈看热闹的人,看着看着,就分而食之了。真是个穷并快乐的年代呀。

  还有剧里,满院的人吃了晚饭后都到院坝里看电视。为了让更多的人都看得见,一台黑白电视机被架得老高,放在一个铁梯上。但那时看电视不像现在,全靠天线和屋顶上的“锅盖”接收信号,经常看着看着就没影子了,女主的弟弟华子就蹲在电视机旁边,负责啪啪啪给电视机几巴掌。电视机挨了打以后,会好那么十几二十分钟,然后又没影了,华子就又啪啪啪给它几巴掌。

  哈哈哈这一幕,多么熟悉!因为小时候家里看电视,我就是负责“拍”电视的那一个。

  4

  再说说演技。

  这部剧的男一号和女一号分别是李晨和王小晨。李晨怎么说呢,可能是在“跑男”待太久了,虽然在剧里演得还可以,但总忍不住会出戏。王小晨呢,有点用力过猛了,太想表现出陈瓦儿的傲气和倔强了,于是嘴不是嘟起的就是撅着的,很少放到正常位置上,看久了有点累。

  这部剧里,真正演得好的还是那些老戏骨啊。刘莉莉、迟蓬、杨蕾……光听这些名字,就知道演技多有保障了。

  但这部剧除了场景让我难忘以外,记忆最深刻的还是里面的一些对话,真经典。

  其中一幕——

  陈瓦儿(王小晨饰):“我爹说了,胳膊拧不过大腿!在我们家我就是那胳膊,他就是那大腿!别拧了!我终于把你给甩了!”

  李墙(李晨饰):“自打我认识你起,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知道这是哪吗!心脏,除了你没人敢往这捅刀子!还不犯法!”

  然后陈瓦儿一把将手蒙在李墙嘴上,来了个隔手亲吻。

  妈呀,谁说中国人的创造力在唐代就用了!这土味情话、这隔手一吻,不是创意吗?

  还有一幕——

  大胜准备和胡美中离婚。院里人纷纷阻止,杨蕾和刘莉莉更是堵着大胜一顿苦劝。杨蕾:“要说离婚,这院里最该离的是我和老周。”刘莉莉在一旁附和:“没错!”杨蕾剜她一眼,接着说:“我这狗怂脾气,谁娶了我谁都得肠子悔青了。刘莉莉又在一旁搭话:“没错!”杨蕾再剜她一眼,又接着说:“你看我这人,没啥能耐,到现在都没给老周生一儿半女,让老周家都断了香火了!”刘莉莉又随口附和:“就是!”说完反应过来了,头一抬,立马迎上杨蕾恨不得把她嘴给堵上的目光。哈哈哈简直笑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还有刘莉莉问大胜:“为什么离婚?”大胜答:“过得不高兴了呗。”刘莉莉立马老大姐上身:“婚姻又不是听相声,不可能天天都乐,哪有铁勺不碰锅沿的。”就问你,经典不经典?哲理不哲理?

  (夏周)